八一|从军人到检察官 从来没有后悔过

时间:2018-07-31 21:14:00作者:郭璐璐 单鸽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北京7月31日电(见习记者 郭璐璐 单鸽)我爱嘹亮的军歌,有排山倒海的力量……一首《军歌嘹亮》唱出无数复转军人的心声。建军节前夕,正义网推出“忆军旅话检察”主题采访,多位检察院复转军人接受采访,追忆军旅生活畅谈检察工作。

  “初到检察院很多东西靠自学”

  北京市怀柔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检察官郭兴华旧照

  北京市怀柔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检察官郭兴华

  “我以前在军校教政治理论,现在在检察院做未检工作。”北京市怀柔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检察官郭兴华说,自己1994年大学毕业后,从军入伍到了装备指挥技术学院,主要从事教学工作给学生上课。学校主要是给卫星发射中心、远洋试验基地、核武器试验基地等培养人才,有高考进来的“地方生”,也有部队里来的“战士生”。

  军校不同于野战部队,但同样实行军事化管理。“我们比一般的学校管理更紧,老师们平时需要坐班,早晨也要出去跑操,有时还要集中时间进行队列训练。”郭兴华回忆说。

  从军人到检察人,她如何完成角色转换?郭兴华提到自己准备司法考试的那段日子。怀柔是北京的远郊区,无法去市区上辅导班,网络也不发达,备考只能靠自己看书,“当时学完司法考试,有一个月我看到书都想吐。”她说,在军校时因为自己是研究政治理论的,到检察院后很多东西要靠自学。回顾自己的从军经历,郭兴华说:“军人就是不服输,有困难就去克服,这是部队教会我的。无论是军人,还是检察人,都是一种职业选择,不论选择何种职业,都要努力去做好。”

  “骨子里流淌着责任与担当”

  江苏省海安市检察院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科员杨柏森旧照

  江苏省海安市检察院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科员杨柏森

  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江苏省海安市检察院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科员杨柏森忘不了自己在舟山岱山岛的那段从军岁月。“白天冒着三十几度的高温,要穿着军装、背着装备训练,晚上要训练到凌晨一点,有时我们直接就地休息,在野外搭个帐篷就睡了。杨柏森回忆说,驻岛最大的问题是交通不便,碰到刮台风的日子,想回家探亲的人都走不了。

  除了进行常规性训练,海岛部队还要进行演习,参与地方抗台(指抗击台风)救灾工作。杨柏森提到1979年发生在江苏省溧阳县的一场6级地震,震中附近的二十多个社、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我们的任务首先是救人,其次是帮助群众搭防震棚,再次是拆房重建、帮助生产。”他回忆说,那时候每天休息不足6小时,战士们虽然黑了瘦了,可群众的财产得到了保护。

  “23年的军旅生涯锻炼了我的意志和毅力,部队这所大学校教会了我许多做人的道理。”杨柏森说,平时看电视时,自己仍关注军队的新闻和消息,“和不少战友都有联系,我们还有自己的微信群。”

  在杨柏森看来,军队和检察院有很多共同之处,都要不断学习、积极向上。“不论是军人还是检察人,我们骨子里都流淌着使命、责任、奉献及担当。”他说。

  “从军人到检察官,从来没有后悔过”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检察院案件管理处处长吴锐利旧照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检察院案件管理处处长吴锐利在工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佳木斯飞机场安全检查站工作,主要是负责检查旅客的人身安全、证件真假等。”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检察院案件管理处处长吴锐利解释说,当时检查站是属武装警察管理,边检和安检是合在一起的,因当时恐怖分子活动比较猖獗安检需要严密把关。根据旅客的相貌、言谈举止,需要做好预警、排查敌情工作。

  “安检站距离市区远,且没有部队经费支持,我们就种地自给自足。”吴锐利说,那时候航班不是每天都有,有的话我们就去执行任务,没航班时我们就训练射击、种地干活。她还特别提到,自己在齐齐哈尔培训的情况,“那是真正的部队生活,白天训练晚上学习,东北的冬天非常寒冷,就住在烧炉子的小平房里,方圆几十里没有一户人家,吃了很多苦但非常锻炼人。”

  谈及自己初到检察院时的情况,吴锐利坦言,确实遇到不少问题,自己是从书记员做起,协助检察官办案提审开庭,忙碌的时候一周都要待在看守所,“从懵懵懂懂到成熟理性,过程虽然漫长但我不后悔。做人做事较真儿、坦率,这点检察院和部队都是一样的。”

  “当兵时我还是个18岁的小孩,这一眨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吴锐利感慨地说,“这其间有心酸有欢乐,也有不刚强的时候,但回头想想都是美好的回忆。作为一名检察院的复转军人,我也很骄傲很自豪。”

  “军人作风在检察工作中传承”

  云南省昌宁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黄绍建旧照

  云南省昌宁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黄绍建

  又到“八一”建军节,云南省昌宁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黄绍建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的那段军旅生活。1980年,他从保山市施甸县中学毕业,到云南省德宏军分区服役,成为了一名人民解放军。新兵连训练结束后,他被分到该军分区的炮兵连,后来又被选派到团通信连担任报务员。

  “那个时候当兵是一种梦想。”黄绍建说,部队的生活虽然枯燥单一,现在自己还时常怀念那段军旅生活。转业到检察院后,黄绍建被安排到当时的刑事案件检察科办案。

  “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法律知识的欠缺,我就从最基本的法条学起,在做中学、在学中做。”后来,黄绍建逐渐开始独立办案。2017年至今,他共办理各类公诉案件145件,没有被法院判处无罪的案件。

  今年55岁的黄绍建,已到知天命的年纪,常有人劝他该歇一歇、松一松了。对此,黄绍建说,作为一名员额检察官,就是要深入一线办案。作为一名老军人,一定要把军人作风传承到检察工作中。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107天 多项工作稳步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