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乱象如何治理

时间:2017-12-20 07:31:00作者:刘文晖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共享单车,乱象如何治理

   

  共享单车堆积如山

  共享单车 出行新宠

  2017年,北京的春天格外靓丽而富有生机。似乎一夜之间,五颜六色的租赁自行车铺满京城的大街小巷。自行车道上、人行道上、机动车道上,还没有脱下冬衣的人们骑着各色各款的车风行而过:他们上学上班购物,他们运动健身休闲,他们顺行逆行,他们把车随处停在地铁口、公交站旁、小区单元楼下,甚至把车骑回自己家。

  用手机扫二维码开锁,半小时5角或1元,周末经常还有优惠,或送红包、或免费骑行,这种被称作“共享单车”的交通工具受到人们的青睐。

  北京市西城区初中二年级学生刘申,家离学校只有三公里,以前每天上下学是父母开车接送,路上要花半个多小时。“早高峰时,一个红绿灯至少要10分钟才能过去。现在我每天骑共享单车去学校,很方便,最多用10分钟。”

  “家里原先有一辆自行车,再买一辆也没地方放,现在有了共享单车,我们两人周末可以一起骑车出游,健康环保,家庭和谐。”北京朝阳区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说。

  人们享受着共享单车带来的从未有过的方便,更惊异于经济实惠——

  “花5块钱买了摩拜单车三个月的月卡,最近还领了一个月的月卡,累积下来红包拿的钱差不多有400元了,还赚了几百块。”

  “我在威海玩,骑ofo小黄车,支付宝信用抵押金,玩了4天,一分钱都没有花。”

  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共享单车市场,车身颜色成为每家公司的标志。橙色的摩拜、黄色的ofo、绿色的酷骑、红色的小马……不只是在北京、上海、广州一线城市,在南京、武汉、重庆甚至在一些中小城市,共享单车已经十分流行。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全国共享单车市场月活跃用户量已达到432万。

  5月,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共享单车与高铁、支付宝和网购被“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青年评为中国新四大发明。参加论坛的外国青年称,“共享单车简直就是‘神器’”。

  然而,共享单车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一系列问题:在一些地铁和公交车站、重要交通枢纽、大型商圈等区域,共享单车过度投放、堆积占道;骑行者随心所欲违反交通规则;一些小学生骑车上路事故频发;共享单车在居住小区大量、无序的停放也给物业管理带来很大压力,在许多城市的居民小区入口,都张贴出“共享单车禁止入内”的告示。

  今年清明小长假期间,深圳湾公园大量游客骑共享单车进入园区,随意停放堆积,最终公园被共享单车攻陷。

  8月,交通部等10部门下发《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在充分肯定对共享单车在满足公众出行需求、有效解决城市交通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缓解城市交通拥堵、构建绿色出行体系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也指出存在车辆乱停乱放、车辆运营维护不到位、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用户资金和信息安全风险等问题,要求政府部门“引导有序投放车辆”“加强用户的资金安全监管”。

  车企倒闭 10亿押金去哪儿了

  夏末秋初,不少共享单车用户发现,有些共享单车的押金退款开始出现异常。

  从湖北到北京出差的王先生,因急用注册了一款共享单车,注册时连押金带充值交了近300元。离京时,他准备退出这款共享单车App,但等他回到湖北一个多月,退款界面一直显示“退款中”。

  以前,押金可通过手机秒退的,而现在,提交退款申请的用户,收到的却可能是这样的回复:“系统处理中,请耐心等待”“信息核实中,请耐心等待”“银行处理中,请耐心等待”……

  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上,北京、西安、兰州、青岛、合肥等地用户纷纷吐槽一些共享单车企业押金退还不及时、联系不上客服的问题。

  8月,总部设在北京市通州区的酷骑单车被推到退还押金的火山口。

  “从8月26日起,酷骑单车的投诉量激增,那些天,我们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接受消费者的投诉。”通州区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乌迪告诉记者,8月29日,消协约谈酷骑单车的相关负责人,要求酷奇积极履行企业自身的职责。但之后,投诉有增无减,从刚开始的几百几千户,到后来越来越多。

  9月13日,消协再次约谈酷骑单车,要求他们针对退还消费者押金及余额的问题作一个说明。“酷骑单车当时并不承认资金出现问题,称企业目前的现状是由于其他同行业的挤兑。”

  11月1日,消协第三次约谈酷骑单车。当时酷骑已经出现了大规模人员离职、辞职。酷骑负责人称,公司因为资金紧张造成退还迟缓,建议消费者采取其他途径解决。

  11月19日,酷骑单车在其办公场所贴出一纸公告后人去楼空。公告称,“委托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运营酷骑单车管理和运维工作(不包括债务),选择退押金用户,可以到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吉泰路588号海洋中心708室现场退押金或拨打退押金专线。”但据消费者反映,三个专线电话,始终都打不通。央视记者近日前往成都调查,发现公告所指的现场退押金处并非酷骑公司所在地,也没有工作人员现场办理退押金事宜。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透露,截至12月11日,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已收到关于酷骑公司投诉21万人次。

  12月12日,针对酷骑公司押金、预付资金退还出现严重问题,中消协发布公开信,要求该公司法人、股东、原首席执行官等高管主动联系相关部门配合调查并向消费者道歉。但酷骑公司一直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几个月前还红红火火,在全国十几个城市设有分公司的车企,带着消费者的几亿押金,就这么消失了。

  然而,像这样“人没了钱没了车没了”消失的车企并非只有酷骑一家。截至11月,全国范围内已经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倒闭。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显示,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

  专家把脉 乱象如何终结

  车企消失,留下了一连串的疑问——用户的押金去哪里了?企业破产,用户如何追讨自己的押金和预付款?股东是否应该承担连带责任?政府应该如何监管共享单车企业?

  “企业经营有发展,也可能会倒闭。”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华从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分析了一些车企突然倒闭可能存在的几个原因——企业入场前未进行严密的市场调查而盲目跟风,导致其在市场选择时被冷落;因为缺少创新,较小的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供应资源不足难以维系;早期投入成本较高而回收较低,如果管理跟不上,经营成本与收益严重不成比例的情况下就会难以维系,不得不退出市场或者走向倒闭。

  “车企倒闭是正常的,但带着数亿元用户押金跑路肯定是不正常的。”郭华说,交通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倒闭无法退还用户押金,说明车企并没有设立专门的押金账户,而金融等主管部门也没有尽到监管职责。”

  “在互联网+技术下,设在共享单车上的押金其实已不是传统意义上押金的概念,共享单车押金不再是即退即还,而具有持续使用的特点,而且它不再是一对一的,一辆单车,张三第一次用,李四第一次用,王五第一次用,都在这上面设定了押金,一辆单车可能设定了十个以上的押金,单车押金数额一般在99元至299元之间。算下来,这是一笔超过百亿元的巨额资金。”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会长河山认为,这么大的资金池,必须加强监管,车企挪用用户押金,实际上是一种金融行为,如果没有金融许可,还可能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必须引起重视。

  “对于是否应该有第三方监管,一直存在争议。从目前共享单车的营利模式看,一旦对押金和预付款进行强制存管,共享单车还能否继续生存值得深思。”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红一提出,监管如何兼顾企业经营和用户利益,需要进一步探讨。是如同金融机构监管那样监管(如规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其他形式,也有待考虑。

  “一些共享单车昙花一现是意料之中,因为当初市场准入太低,车企几乎是零门槛入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鹏认为,当下共享单车乱象反映出,应对互联网下的经济形态,行政主管部门的反应不够快速、主动,管理手段滞后,加剧了企业的恶性竞争,使一些小企业很快出局。“理想的管理形态是,政府通过科学测算,掌握一个城市需要多少投放量,甚至精确到每个区要多少量,再用招投标方式让企业竞标,综合考量不同企业的能力来分配其投放数量,在规范有序的竞争下,很多小企业是可以活下来的。如果放任企业恶性竞争,最后就必然会导致垄断,服务下降,网约车就是前车之鉴。”吴鹏说。

  车企倒闭后,各地都有一批消费者找消费者协会,希望消协提起公益诉讼,为消费者追讨押金。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肖建国表示,共享单车消费者虽然数量众多,但数量固定、身份明确,并不完全符合消费者协会提起公益诉讼所针对的“众多不特定的消费者”的定义,但消协组织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介入。如果众多的消费者把自己退还押金的请求权转让给消协,消协就可以以诉讼信托人的身份来提起诉讼。

  “按照常理,企业破产应优先归还消费者押金。”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法官蒙瑞认为,押金实际上是一种担保,是一种质权,其所有权是属于消费者的,消费者拥有取回权。“破产法第38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占有的不属于债务人的财产,该财产的权利人可以通过管理人取回。”蒙瑞认为,在企业破产之后,消费者不需要等待漫长的破产清算,也不需要债权申报,可以直接向管理人主张取回。只要相关交易记录完备,管理人可以直接将押金还给消费者。

  “如果调查发现高管对企业经营造成损失的,公司可以对高管提起诉讼,高管向公司清偿之后,这部分钱就变成公司的破产财产,可以用于偿还消费者。”蒙瑞说。

  共享单车公益诉讼第一案具样本意义

  许辉

  在4个多月的时间内,广东省各级消费者委员会受理对小鸣单车的投诉超过3万件,大多针对押金逾期退还的问题,但小鸣单车却被动消极应对。12月18日,广东省消委会以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目前,广州中院已受理此案件。这也是全国首起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12月19日《北京青年报》)。

  尽管法院才受理此案,广东省消委会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还有待法院开庭审理后依法作出裁决,但作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把舆论高度关注的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导入诉讼解决的法治化渠道,既为民事公益诉讼增添了新的案例,更为今后共享单车押金问题指明了法治化处理方向,具有多重样本意义。

  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已经成为消费投诉的“重灾区”,引起高度关注。就在本月12日,中国消费者协会针对近期共享单车企业酷骑公司大量押金、预付资金难退的问题发出公开信予以强烈谴责,并要求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主动与有关部门或中消协取得联系、主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取证、主动向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开道歉。但跟提起公益诉讼相比,发公开信谴责对共享单车企业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更不具有强制性,而公益诉讼就不一样,只要法院就此形成的判决生效后,对各方当事人就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

  运用公益诉讼的手段给共享单车押金问题来个一锤定音,给众多共享单车消费者撑了腰、解了难。从法律规定层面而言,单个消费者可起诉请求共享单车企业退还押金,可谁又愿意为几百元押金而去较这个真呢?且不说诉讼成本问题,单就诉讼精力的投入,就不是一般消费者愿意选择的纠纷解决渠道,这就是为什么消费者就此投诉居高不下而鲜有诉诸法院的原因。而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通过一个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就能解决成千上万乃至数百万共享单车消费者面临的押金问题,可谓“四两拨千斤”,惠及千万家。

  自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确定民事公益诉讼制度以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进一步明确,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省级消费者协会可以提起公益诉讼。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又专门出台了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司法解释,进一步健全完善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制度体系。从2015年7月上海消保委提起的全国首例民事公益诉讼案,到如今的全国首例共享单车消费公益诉讼案,公众对民事公益诉讼也不再陌生,民事公益诉讼的领域也不断得以拓展,其对涉及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社会公共利益的保护作用正日益凸显。今后,希望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更多地用好公益诉讼这柄利剑,为消费者合法权益保驾护航。

[责任编辑:贾潇]
上一篇文章:医院紧急救治免责彰显生命至上
下一篇文章:5人盯上“僵尸车”组团盗窃 一条龙洗白微信卖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