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追逃追赃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

时间:2016-06-21 07:36:00作者:刘金程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抵制和打击腐败是世界各国法律精神的共识。但是,不同国家的法律和文化对腐败范围、性质的认知有所区别,在反腐败的司法框架与执法机制上也有差异。一些国家严厉禁止的行为在另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可能是被默许的。更为重要的是,政治边界严格框定了各国司法的行动范围:一个国家的法律不能延伸到别的国家,国际司法合作更多集中于暴力刑事犯罪,而针对经济犯罪的司法合作还有待完善;在一些国家,腐败贪官逃到另一个国家,只要他(她)在外逃目的国没有违反当地法律,他(她)就有机会逃避自己本国司法制裁。

  曾几何时,贪腐官员中间心照不宣地流传着“贪、转、逃”的“腐败经”。他们利用政府之间的制度和文化差异性,提早将贪腐赃款转至海外,一旦有风吹草动便秘密出逃。他们把出逃目的国视作“避罪天堂”。

  外逃贪官形成社区、贪二代海外炫富、贪官资产转移、裸官等相关消息不断刺激公众的敏感神经,同时也在挑战党和政府对腐败现象“零容忍”政治承诺。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党和政府不断加大打击腐败的力度,使得相当一部分腐败贪官把出逃海外视作最后的退路。

  那么,外逃的贪官真的可以就此逃过法律惩戒了吗?尽管在具体的制度和文化方面存有差异,但是腐败是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敌人,绝大部分国家的法律都将腐败列为违法犯罪行为。尽管贪官手中握有大笔不义之财,但是没有哪个地方欢迎涉嫌贪腐的犯罪分子,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希望自己是犯罪分子的“避罪港”。

  由于背负罪责担心被抓,外逃贪官往往像老鼠一样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像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长期躲避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让她觉得被捕反倒是一种解脱;因为没有合法身份,外逃贪官经常面临各方的敲诈勒索,比如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忠,长期面临美国黑社会的敲诈和恐吓,提心吊胆、郁郁而终;没有一技之长、甚至连语言也不通,坐吃山空之后外逃贪官往往沦为社会底层,湖南省长沙市国土局原局长左天柱逃到美国,最后靠着给殡仪馆背尸首勉强谋生。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国际反腐败合作以及跨国司法合作不断推进,外逃贪官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2014年开始,中央纪委着力推动海外追逃追赃工作,利用各方资源主动迎接挑战,重塑制度权威、积极取信于民。习近平同志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不能让外国成为一些腐败贪官的“避罪天堂”……要切断腐败贪官的后路,集中表达了中央对追逃追赃工作的决心。当国内“打虎拍蝇”不断取得进展、有效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之后,外逃贪官问题成为廉政法律制度执行与落实的关键。中央纪委统筹协调各地各部门开展“猎狐行动”,成功在海外抓捕一些出逃腐败分子;2014年中国政府首倡《北京反腐败宣言》,主导跨国打击腐败的合作框架;作为“天网”行动的重要措施,借力国际刑警组织的平台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为外逃贪官敲响了“丧钟”。

  红色通缉令不仅公布了被通缉人的基本身份信息和照片(少部分通缉令没有照片),甚至还公布了被通缉人的头发、眼睛颜色等外貌特征。腐败分子即使是逃到其他国家,只是暂时逃脱了本国法律制裁而在外国隐匿起来、苟且偷生。但是一旦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就在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成了“过街老鼠”。国际刑警组织及其红色通缉令在全世界有很高的识别度和信誉度。

  据统计,红色通缉令上的犯罪分子超过70%都已经被抓捕归案。红色通缉令每隔5年更新一次,但是只要被通缉人未被抓捕归案,就会一直被通缉。所以,2015年新近公布的100份通缉令中最早一份发布于1997年,虽然被通缉的梁锦文至今尚未被抓获,但是可以想见,他这近二十年见不得阳光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跨国追逃追赃以实际行动重申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控制和打击腐败的坚定决心;党员干部携款外逃,就是叛党叛国,严重损害党和国家形象;腐败分子偷走了国家和人民的钱财,人民群众痛恨至极。不将他们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党纪国法不容,党和人民决不答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腐败分子跑到哪里,跑出去多久,都要一追到底。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将其追回来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只要还有一人在逃,追逃追赃就决不停止;坚定社会公众对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信心,一旦全社会动员起来,腐败分子将再无藏身之所。

  (作者为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廉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上一篇文章:忏悔录|黄云华:身旁的人从我眼神里读出我想要什么
下一篇文章:百名红通已有29人到案 "避罪天堂"只是贪官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