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龙凤区检察院:三个月拿下"小官大贪"

时间:2015-09-08 07:04:00作者:何其伟 刘星辰 邵国振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黑龙江期间掌握了一条“小官大贪”线索。2014年8月,线索移交大庆市龙凤区检察院。该院高度重视,抽调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检察官组成办案组,不到三个月时间将该案侦查终结提起公诉。最终,被告人被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十个月。8月19日,龙凤区检察院在亮点工作展示会上介绍了这一“小官大贪”案件的办理情况。

  在厘清脉络中还原犯罪行为

  线索指向大庆市科学技术局对外合作科科长寇喜艳。2008年至2013年,她在该局担任会计、办公室主任,同时兼管财务工作。其涉嫌的犯罪行为,就是在这期间发生的。

  收到纪委移交的线索后,办案组面对的难题是:纪检部门移交的只是涉案线索和不够清晰的犯罪事实。如何在错综复杂的案情中厘清脉络成为侦破关键。为此,办案组兵分三路快速行动。

  第一路:审查账目破疑点。办案干警专门调阅了有关联的多家企业近百笔账目,逐一核实寇喜艳贪污公款的数额、去向、用途。共记录侦查重点上百条,登记核实涉案企业账目数十笔,以详实的调查数据确保定性准确、公款谋私用途清晰。

  第二路:踏查企业取证据。办案干警多次深入新百汇宾馆、嘉财庆典用品服务行等多家企业,调取寇喜艳以住宿、购置图书、制作展板、支付印刷费的名义虚开发票套取巨额公款的证据。并为一笔贪污资金的去向远赴厦门、北京等地调查取证,力求证据扎实。

  第三路:整合案情定脉络。此路人员将第一路和第二路办案干警即时传回的调查情况综合研判,再把研判发现的情况反馈回去,或补充或调整调查方向。

  随着疑点被一个个突破、证据被一个个坐实,办案组在较短的时间内厘清了寇喜艳涉嫌贪污的脉络。2008年至2013年,寇喜艳利用职务之便,虚开发票、虚报费用,多次贪污公款高达16笔,共计51万元。其中,以制作展板、支付印刷费、住宿等名义在新百汇宾馆、嘉财庆典用品服务行等单位虚开发票套取单位公款13笔44万余元。她还以个人借款名义,从单位账户借款并以其他虚假发票平账,将所得款归个人所有;以虚报培训费、招待费等名义虚报费用,归个人挥霍。

  在缜密侦查中完善证据链条

  寇喜艳负责财务工作的上报预算、决算和财物日常核销,还兼管单位的人事劳资、财务、文秘、文件收发、办公用品采购和发放、接待及其他日常工作。这样的工作环境,让她在接触金钱上有着极大的便利,涉及金钱往来的途径也较多较为复杂。

  寇喜艳贪污案涉及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20余家,涉及对公企业账户、经办人员账户、她自己及家属账户、第三方人员账户近百个,特别是存取款、网银转账业务较多。

  金融往来明细是贪污案件的关键证据。针对如此复杂的情况,快速推进银行账户查询工作显得尤为关键。

  在这一环节上,办案组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

  充分明确查询任务。主要围绕寇喜艳的身份、居所、背景、家庭成员等具体信息,编制《银行调查信息表》,列出查询方向和应查询的任务,从而明确了其与相关企业往来的可疑重点,在查询中迅速切入,照单抓药,定点突破。

  深入熟悉查询要求。为加快进度,办案人员在去银行查询前,专门集中熟悉了有关银行的业务要求,避免了“跑瞎道、打乱仗”。办案人员以最简洁的程序,快速查实了寇喜艳贪污公款购买理财和炒股的犯罪事实,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认真整理查询结果。坚持在已形成的《每日银行调查情况报告》的基础上,撰写《查询情况综合汇报》。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调取寇喜艳的网银转账明细,并对这些基础数据分门别类、系统分析,从中理清侦破方向,形成了强大的证据链条。

  在证供互动中固定犯罪证据

  “对这起案件的侦破,我们一方面扫外围,在初查期间获取大量翔实的信息,并进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研判,了解熟知具有犯罪可能指向的事实背景资料,详细掌握犯罪嫌疑人文化、性格、处事方法、家庭背景、职权职责范围等情况,以争取面对面交锋中占取主动权。寇喜艳身为办公室主任,经办财务工作多年,具有较强的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和周旋对抗的能力。为此,在对她的突破中,我们主要采取‘由证到供’与‘由供到证’相互支撑的办法进行。”该院副检察长王永在介绍经验中说。

  该院主要从三个方面突破寇喜艳的三道防线,从而顺利突破了口供,固定了犯罪证据。

  一是政策攻心,化解思想疑虑防线。向她讲明法律政策利害关系,指出负隅顽抗与主动交代的不同法律后果,打消其顽抗到底的想法,引导其主动坦白,争取从宽。二是人性关怀,触动亲情底线。寇喜艳的迟迟不配合有其心理上的担忧,既怕连累丈夫,又怕影响正在读大学的孩子。尤其最后一点。在了解其思想波动的情况下,办案人员采取亲情攻势,言明利害关系,让其打消因办案会影响孩子学习的念头。三是抛出证据,突破心理防线。坚持讯问和证据相结合,在她游移不定的关键时刻,抛出一连串有力证据,形成破竹效应,促其交代问题。口供获取之后,外围核查组及时调取、补强、扩充完善证据,通过“证—供—证”反复循环,最终成功突破案件。

  2014年10月27日,案件侦查终结,同年11月19日,寇喜艳被提起公诉。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专家谈刑(九):修法是反腐"治本"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