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追捕贪官终落网 "百名红通"嫌犯钱增德被捕

时间:2015-07-28 15:02:00作者:陈月飞新闻来源:新华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图为25日,埃塞俄比亚航空ET684航班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钱增德被带出舱门。记者 陈月飞 摄

  25日下午,随着埃塞俄比亚航空ET684航班徐徐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百名红通”嫌犯钱增德成功落网。钱增德被法警押下舷梯、押进警车,似乎很平静。追逃人员告诉记者,就在12小时前,此人曾激烈反抗甚至伤人,远不像眼前看上去这么老实。

  潜逃9年的钱增德在非洲能耐不小,强行遣返之际差点因一纸释放令前功尽弃,有关部门不得不通过第三国转移其回国。记者采访多名追逃人员,还原了此次追逃的曲折过程。

  潜逃非洲,在当地“风生水起”

  1963年出生的钱增德,曾经是淮安当地风云人物。他曾任江苏中淮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家国企改制后也归到他的名下。淮安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现初步查明,1995年3月至2005年3月期间,钱增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就在检察机关侦查期间,钱增德于2006年3月仓皇潜逃出境至非洲。

  “他选择非洲,是有原因的。”省追逃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中淮公司此前在肯尼亚、苏丹等非洲国家有不小投资,钱增德对当地也十分熟悉,因此选择那里作为藏身地。

  钱增德的选择“很有眼光”,他混得“风生水起”,在肯尼亚开有高档酒店、餐厅、赌场等,还“聪明”地与当地上层搞好关系,甚至戴上了“荣誉公民”的光环。这种在当地“通天”的关系,给国际追捕造成了不小麻烦。

  虽在万里之外,执法机关从未忘记这名在逃嫌犯。钱增德潜逃后,淮安市检察机关曾多次试图劝返未果。去年“猎狐行动”中,钱增德被列为重点对象后,惶恐不安,曾多次联系大使馆表示愿意投案,并主动退缴了50万元赃款,却对有关部门最大限度从宽的承诺置之不理,一直漫天要价。“他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回国后取保候审、不采取强制措施;二是只判缓刑。”省追逃办相关人士说:“法律不可以拿来讨价还价,但如果主动投案,可以考虑从轻处理。”

  今年3月,检察机关再次动员其亲属赴肯尼亚做其工作,同样无功而返。4月,钱增德成为“百名红通”排名第93的嫌犯。

  果断抓捕,钱增德拼命反抗

  鉴于钱增德主动投案诚意不足,为维护法律尊严,中央、江苏及淮安市有关部门,在中央追逃办、外交部、公安部指挥下,决定采取果断措施将其抓捕并遣返回国。

  “前方最新消息说:钱增德反抗得厉害,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否能上飞机,我们先部署一下预案。”24日子夜,江苏省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连夜在南京召开紧急碰头会,各方迅速集结协商如何交接押解。25日11:30,中央追逃办再次在上海召开协调会,根据前方消息,进一步调整和细化方案。

  旁听中记者了解到,当地有关部门经过艰苦努力,依法扣留了钱增德。但就在准备将其押上飞机时,不甘就擒的钱增德拼命反抗,躺在地上耍赖不肯走,甚至拳打脚踢打伤一名我方人员。钱妻随即带着律师和一纸释放令赶到机场,大喊大叫要求放人,双方对峙起来。前方立即多方协调,重申我方立场,反复强调钱是国际“红色通缉令”人员,扣押并遣返其符合规定。机场警卫随后将钱妻等人赶出机场。但原定回国航班已经起飞,怎么办?

  “钱妻就等在机场外,出机场可能发生意外,所以我们不出机场,将钱转移到了第三国。”25日上午,中央追逃办在介绍前方情况时说,方案调整后,先将钱增德转移到他势力比较小的第三国,然后再回国。前后方各有关部门彻夜未眠协调此事,终于让钱增德登上了回国飞机。

  ET684起飞,江苏追逃办上下也在紧张落实各种预案。25日13:30,记者来到浦东机场,淮安市检察院多部警车已到达机场待命,其中有一部囚车。淮安市检察院相关人士说,已经细致准备了沿途多套预案,包括吃饭、如厕、医疗等,一办完手续立即将其押往淮安市看守所。

  守候5小时目睹钱增德被逮捕

  15:30,各有关部门与机场边检、海关等部门一起赶往航班预定停机位。记者看到,警车、救护车等围绕舷梯排开,“钱增德有心脏病,这样准备以防万一。”省追逃办相关人士说。

  原定15:15降落,但降落时间一直在变,等待让人心焦。直到16:28,传来了航班降落的消息。“终于降下来了,心一下就凉快了。”一名省追逃办工作人员说,“毕竟这是中国的土地!”

  17:00,涂着三色尾翼的ET684滑行到停机位,边检立即上机确认,记者看到,钱增德的身份证明并非护照,而是大使馆出具的回国证明。17:20,待全部乘客下完,中央追逃办工作人员和两名淮安市检察院法警进入机舱。17:30,钱增德被押出舱门,押进警车。记者注意到,他神情平静,十分配合,与此前负隅顽抗的形象相去甚远。

  钱增德甚至感慨:“听到乡音很亲切。”他并不认识这些检察官,但这些检察官为追捕他归案已隔空较量了9年时间。17:50,浦东机场T2航站楼,淮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徐建国庄严宣读了逮捕决定书,钱增德签字后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与预料相反,钱增德既不垂头丧气,也不沉默寡言,他形容如此回国“感慨万千”。在国外,钱增德也想过回来。“哪个不想回家呢?”但侥幸心理让他未付诸行动。记者问他,有没有想过可能会落网。钱增德坦言:“想过,很早以前就想过,包括今天这个场面。国家行为,个人是抗拒不了的。”

  中央追逃办有关人员介绍说:钱增德案是“百名红通”发布以来,外逃人员被强制遣返的典型案件,是国际合作追逃的成功范例,意义非同小可,表明“劝返”之外还有“遣返”。省追逃办负责同志说:钱增德是继“百名红通”首名落网者戴学民之后,我省第二个落入法网的“上榜”人员。两级追逃办相关人士都请本报记者转告:钱增德落网再次表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外逃人员如不早日回国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追回并绳之以法。本报记者 陈月飞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湖南怀化"遭女儿举报吃喝嫖赌养情妇"官员被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