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99”将实现统一调度监管

时间:2015-07-27 07:05:00作者:谢文英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系统由北京急救中心(“120”)和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999”)两个服务网络组成,两个系统相辅相成,但在日常急救调度中又相对独立。这种医疗急救体系的构建,导致“120”和“999”出现重复救护、急救网点空缺等问题,严重影响急救效率。

  在2011年北京市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潘迎等21位北京市人大代表提出制定《北京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的法规案。而早在2007年,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就将急救立法列入了五年立法调研计划。为规范北京市的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提高院前医疗急救能力和水平,及时、有效抢救急、危、重患者,北京市政府起草了《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草案)》(下称条例草案)。今年7月24日,条例草案提请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

  提高效率,院前医疗急救网络如何实现全覆盖?

  如果把北京市急救体系比作一张网,那么每一个急救站就是网中的节点,是构成急救体系的基础,负责完成具体的急救任务。当指挥中心接到急救呼叫后,如果急救者附近有急救站点,会优先选择该急救站点中的待命车辆前往现场施救。

  在2007备战奥运会期间,北京市民曾享受过急救呼叫满足率接近100%、10秒钟内自动接听并就近派车的急救服务。据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体办公室副主任张秀芳介绍,当年北京市增建了65个急救站,各医疗机构抽调700余人补充到院前急救队伍中去,高投入、高配置加上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京城百姓觉得“特踏实”。但“120”和“999”两大急救系统的高效率运转并未持续太久,奥运会结束后,65个新增急救站便因缺少人员和资金等问题陆续荒废。

  据统计,2010年以来,北京市院前急救呼叫量年均增长6.49%,呼叫满足率为87.13%。也就是说,急救系统接到100个急救电话后,只能派出87辆急救车。而发达国家的呼叫满足率已达到95%。

  北京市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刘振刚向常委会会议作条例草案说明时介绍,尽管自2011年7月15日起,北京市正式启动“120、999联合指挥调度平台”,两个急救网络呼叫信息在技术上可自动切换,但并未从根本上实现统一的指挥调度,急救网点重复出车、舍近求远等问题依然存在。

  条例草案吸收了奥运期间的经验,规定建设统一的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组织、协调、指挥、调度院前医疗急救机构提供服务;明确由北京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整合现行分别设立的指挥调度机构,组织设置统一的指挥调度机构,负责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的运营和管理。

  提高急救效率是条例草案的初衷。针对目前北京市急救服务网络建设缺乏合理规划、网点重复建设与不足并存的问题,条例草案要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组织调整不符合规划的网络站点,网络站点设置不足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补足。

  交通拥堵,如何保障急救车畅通无阻?

  遇到响着警报的救护车,你的车会不会主动让道?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在爆堵的路面上,与应急车辆“抢道”的行为经常见诸报端。如何保障急救车辆畅通无阻,是条例草案的重要内容。条例草案规定,阻碍执行院前医疗急救任务的救护车通行的单位或个人,由公安机关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救护车的路权问题,写入法规固然重要,但立法之后如何实施、谁来执法等问题也需要考虑。领衔提出制定《北京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法规案的第十三届北京市人大代表潘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有的法律法规早就制定了对不避让救护车的行为的处罚规定,但是在现实中的执行却很难“落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3条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

  北京市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实施办法中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在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在应急车道内行驶,其他机动车不得在应急车道内行驶;驾驶机动车遇有执行紧急任务的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未按照规定让行的或违反规定在应急车道内行驶或停车的,均处200元罚款等。

  然而,记者近日采访交管部门时了解到,这些规定的执法难度相当大。一位交警坦言,如果社会车辆占了应急车道还好说,很多情况下难以界定到底是谁堵住了救护车,更谈不上处罚了。

  条例草案还规定,指挥调度机构可以根据抢救急、危、重患者的需要,申请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采取必要的救护车通行保障措施。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视情况可以采取措施保障救护车快速通行。

  李师傅是北京急救中心的一名司机,对于堵车,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法律规定救护车可以走应急车道,但是北京城区很多道路没有应急车道。遇到拥堵,就是想请交警帮忙疏导交通,交警也常会被堵在路上无能为力,交通部门协助清道必须提前布置、早做准备,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在条例草案中,还有救护车执行院前医疗急救任务时免收公路车辆通行费的规定。潘迎建议在现有规定上再增加“救护车可以走ETC通道”的规定。她说,北京的救护车走高速路不收费,但是不能走ETC通道。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尽管不用交费,救护车也要跟普通车辆一样排队从收费窗口取条,而对争分夺秒抢救病患的救护车来说,一秒钟都生死攸关。

  完善规定,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

  社会急救知识的普及程度和急救能力水平对于提升城市急救服务水平至关重要。据刘振刚介绍,发达国家和地区接受过急救知识培训的国民占到全体国民的50%以上,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比例更高达95%,而北京市这一比例是4%左右。为此,条例草案有7条内容涉及社会医疗急救培训的内容。

  身为北京妇产医院医生的潘迎认为,急救设施及急救人员的培训更应当引起重视。潘迎说,当前高危孕产妇和高危新生儿的数量越来越多,而北京目前针对高危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急救设备非常有限,尤其是针对高危新生儿的急救设备,“120”和“999”两个急救网络系统目前几乎没有。对于高危新生儿的转诊救治无疑是重大隐患。

  潘迎说,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都是衡量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实践中,发生死亡的情况往往与转诊有关。危重新生儿转诊,需要使用专门的急救设备,而且在转诊途中需要有专业知识的医生陪护,现在硬件设备不到位,急救队伍也严重缺乏,目前“120”“999”急救中心几乎没有能够转运高危新生儿的专业人员。潘迎希望这些内容能够在法规中有所体现,促进政府部门加大投入。

  此外,针对街头突发病症由于害怕担责而无人施救,以及好心人出手相救反遭诬陷的现象,立法应当持怎样的态度,也备受关注。审议中,常委会会议组成人员认为,立法应当鼓励并保护好心人,同时让恶意诬陷者承担责任。条例草案规定,鼓励具备医疗急救专业技能的个人在院前医疗急救人员到达前,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恶意索赔侵害救助者合法权益的,则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话题:职业资格认证如何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