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安:山西腐败很特殊 和煤价高涨煤矿整合有关

时间:2015-03-04 06:59:00作者: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令狐安 全国人大代表、曾任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对科技部等单位巡视

  昨日下午,山西团全国人大代表令狐安接受记者采访,介绍中央巡视组工作情况。新京报记者 关庆丰 摄

  去年,中央第十巡视组先后进驻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发现科研项目成果弄虚作假,科研经费管理使用违纪违法等问题。

  年近七旬的令狐安时任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他还曾担任过审计署副审计长,是不折不扣的查账高手。令狐安特意写了首诗《巡视有感》,其中两句“奋发莫为廉颇老,一箭穿心中命门”。

  昨日下午,山西团全国人大代表令狐安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在介绍巡视工作情况时,他告诉记者,科技部驻部纪检组对巡视反馈线索做了重点了解,其中还有重大突破。在谈到反腐工作时,他直指土地、矿产资源、企业改制等领域易腐败高发。新京报记者 关庆丰

  谈巡视 “严重问题交中纪委直接办”

  新京报:你做过审计署副审计长,这段经历对你做巡视组组长有帮助吗?自己要看账吗?

  令狐安:中纪委从审计署借调了一批审计人员,我这个组里审计人员就比较多,他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不自己去看,主要领导他们对发现的线索进行研究,进一步深挖。

  新京报:巡视组人员构成,是不是会考虑一些专业背景?

  令狐安:巡视组人员构成主要是中央巡视办来确定的,审计人员占一定比例,有的是一开始就参加,有的是中间借调来的。有时涉及工程项目,不会看账是不行的。

  新京报:巡视组发现线索,进行初查还是直接反馈给中纪委?

  令狐安:巡视是中央赋予的职责,但不办案。实际上,巡视组没有办案的权力,更没有实现双规的权力。巡视组主要就是广泛了解,根据谈话、群众举报,对线索进行归纳分析,对可信度比较高,或者反映集中强烈的问题,进行重点了解。期间,会不断跟中央巡视办、中纪委领导进行沟通,看哪些问题还可以深入。

  新京报:巡视科技部时,有没有发现比较大的老虎?

  令狐安:据我了解,科技部驻部纪检组对巡视反馈线索还是做了重点了解,而且其中还有重大突破。

  新京报:巡视过程中,巡视组和驻部纪检组会合作吗?

  令狐安:互相配合,在整个巡视过程中收到的举报,无论是书面的还是电话的,我们分析以后,隔一段时间转一批。

  新京报:什么线索是部里自己处理,什么由中纪委来处理?

  令狐安:总的原则是看干部管理权限,比如央管干部一般交给中纪委调查了解,部管干部,比如司局级和以下的,一般情况下交给部门纪检组去调查。

  当然也有个别的,比如有时发现的问题非常严重,或者涉及关系比较复杂,部里也为难的话,由中纪委直接办理的。

  新京报:你在巡视过程中直接向王岐山书记汇报吗?

  令狐安:我们巡视完后,向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汇报,组长就是王岐山,他亲自听汇报。

  新京报:之前有媒体报道,巡视组进驻的时候,地方政府截访,举报的人想见巡视组都见不到。

  令狐安:我们在北京好像没遇到过这个问题。比如,巡视中科院,了解住房分配问题时,住户都来,我们也没有保密,住在哪里他们也都知道,好像也没有拦截,有的举报人要求跟我们谈。有重大线索,巡视组组长、副组长都可以谈。

  新京报:你亲自出来谈过吗?

  令狐安:个别的谈过。

  新京报:是不是举报部级官员的要你亲自来谈?

  令狐安:倒没这个要求。

  新京报:重大的定义是什么呢?怎么来界定呢?

  令狐安:巡视组有专门接访的,从司局级到处级干部都有,他们会进行分析。

  新京报:有的巡视组发现了一些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现象,你是怎么看的?

  令狐安:也曾有人跑官托关系找到我,我说怎么可能帮你跑这事呢,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如果老百姓和官员相信跑官要官,这说明吏治腐败已经很严重了。

  谈反腐 “出现塌方式腐败不奇怪”

  新京报:山西出现塌方式腐败,大家比较关注,你觉得意外吗?

  令狐安:对这种塌方式腐败我不奇怪,但发生在山西我有些意外,主要是因为我不了解山西的情况,和山西没有什么来往。

  新京报:最近一次去山西是什么时候?

  令狐安:去年11月,按照规定,我们每个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都要有联系基层的代表。我联系山西西山煤电公司的全国人大代表董林,我自己去山西找一个地方住下,山西省里也不知道,直接去西山矿务局找董林,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临走之前,和省里打了个招呼。我知道这段期间很少有人去山西,所以我去了他们还挺感动的,说你看这个时候大家都怕粘包,谁也不来了,你还来了。因为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新京报:山西腐败和煤有关吗?

  令狐安:山西腐败有它的特殊性,和煤价高涨和煤矿整合有关。

  新京报:除了围绕“资源”的腐败,你觉得现在还有哪些领域腐败高发?

  令狐安:第一个是土地,房地产开发是腐败的主要领域。第二个是矿产,矿产资源也是高发。第三是企业改制问题,并不是企业改制方向有问题,而是企业改制过程中操作不规范、不透明、监督不到位,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企业向家族输送利益。民生银行的问题你们都看到了,叫什么“夫人俱乐部”,挂个名领着工资,连班儿都不上,这是明火执仗侵吞国有资产。

  以前我在审计中发现高速公路转让的问题,将高速公路转包给领导家族输送利益,招标也不公开不透明,涉及领导亲属,那我就不客气要写报告。当地领导肯定不愿意让写,我告诉他,要不写的话,除非我辞职。

  链接

  ●中央第十巡视组巡视科技部发现的问题

  1,党风廉政建设和作风建设

  对所主管的学会、协会缺乏有效监管,干部兼职过多

  因公出国(境)、公车配备、召开会议等方面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现象

  3,在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方面

  项目评审立项权力过于集中,存在廉政风险;科研经费管理制度监管不力,违规违法和浪费问题易发多发;一些科研项目成果弄虚作假;科技资源缺乏统筹协调

  2,在执行民主集中制和干部选拔任用方面

  班子存在民主有余、集中不足,议而不决和效率不高的问题

  机关各司局和事业单位借用人员过多,干部交流轮岗不够

  ●中科院专项巡视发现的问题

  1,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落实不够到位

  2,科研经费管理使用方面,违纪违法问题和国有权益损失问题比较突出

  3,擅自改变科研用地用途搞经营性开发

  4,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仍有发生

  5,执行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不够严格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巡视组长回应科技部有无"大老虎":有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