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天眼"视频监控系统:一年抓贼200多

时间:2015-02-02 09:47:00作者:李涛新闻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我们常说贼输一眼,每个贼都有自己的死穴,就看你能否看出来。”昨天早上刚刚7点,朝阳分局呼家楼派出所民警徐占胜就已经来到派出所的视频巡控室。通过这里的210个监控探头“天眼”系统,老徐和同事守护着呼家楼派出所2.8平方公里的辖区。2014年,老徐带领的团队,成功打掉了22个盗窃团伙,通过“天眼”年均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

  “天眼”监控

  小偷走S形路线露马脚

  2014年12月20日凌晨2点多,两名走在街上的年轻人引起了老徐和监控员王大斌的注意,在视频监控中,这两名年轻人戴着帽衫和口罩,一前一后,不时走向小店和停在路旁的车,“他们伪装得很好,都没有在车前和店前停留,但是贼输一眼,他们还是暴露了自己。”顺着老徐所指,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其中一人不经意地朝一辆好车窗内望了一眼,仅仅停留了不到一秒钟,老徐说:“这就是他的破绽。”

  老徐说:“深夜大街上一般就有四类人,第一类是着急回家的,都是走直线的,第二类是喝多了的,就是乱走,甚至有躺地上的,第三类就是有作案动机的,他们走路路线是S形的,就是哪里有商铺,哪里有好车都会看一眼,第四类就是我们的公安人员。”

  “视频监控就是天眼,贼在做天在看,在技术角度上,现场的民警就不用跟得太近,这样也不容易暴露。”在确定两人有作案嫌疑后,老徐马上通知了辖区内的蹲守打击队警力,对两人进行了跟踪布控。

  半小时内,两名年轻人一直在街上游荡,走着老徐说过的S形路线,不时在路边车辆和一些商铺跟前停下,两人虽然刻意保持一段距离,但从二人行进方式看,老徐已经肯定两人是一伙的。

  随后,二人先后走进几个小区尝试,“这个小区进去了,又出来了,因为有门禁没进去,而且一般回家的人谁一个楼门洞一个楼门洞的看啊。”最后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潜入的小区门洞,先后进入,十几分钟后匆忙走了出来,出来便马上打车离开,结果开出没多远,便被等候多时的民警抓获。

  事后证明,老徐的判断完全正确,不过这两名小偷在老徐的辖区并没有作案成功,但通过朝阳分局技术队技术比对核实3起案件,当天晚上两人曾在其地地区作案一起,得手后打车来到了老徐的辖区,没想到东西没偷到,反被抓获。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随后两名男子被刑拘。

  斗智斗勇

  曾抓贼时心脏病突发

  老徐今年55岁,当过海军,从便衣探组到社区民警,几乎做过了派出所的所有岗位。2002年,已经四十多岁的老徐在追一个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心脏病突发,被送到了医院抢救。康复后,他的工作重点转到了视频巡控上,不再上街抓贼,却用一双“天眼”带领团队抓获了更多的贼。

  老徐因为有弱电专业的相关知识,又喜欢钻研电器,所以工作间隙总是喜欢研究下视频探头。在做便衣的时候,每当所里有案子,他就总是第一个想到去所里的机房调取监控录像,获得嫌疑人特征。

  日子长了,老徐坦言总觉得“以案子倒查嫌疑人”的效率太低,为什么不能事前阻止人民群众受到侵害?为此,他几乎翻遍了全部视频资料,归纳总结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并带着这些特征上街蹲守,但茫茫人海效果可想而知。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又是视频巡控给他带来灵感。他认为,视频巡控既然是一种破案工具,自然也可以作为打击手段,与其事后取证不如提前发现固定证据。

  苦乐自知

  每天盯着监控视力严重下降

  “如果说我们这行有职业病的话,就是视力下降得厉害。”老徐曾经是一名海军声呐兵,视力和听力都是最优秀的,“可以说是本钱,我在部队时,视力非常好,这些年天天盯着监控,视力就不到0.8了。”

  虽然视力不如以前,但依然不妨碍老徐抓贼,视频监控中,有时候小偷的举动就是一瞬间,能否捕捉到就看“功力”了。曾经有辖区内小偷猖獗,邀请老徐去抓贼,还没走到派出所在路上老徐就已经凭借着一双“鹰眼”在公交车站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并最终通过视频监控成功抓捕。

  天网恢恢

  布置辖区内九成以上摄像头

  呼家楼辖区内共有210个摄像头,九成以上都是老徐亲自布置的位置,没有亲自布置的也是因为安装时并没有问到老徐。“这些摄像头放在哪里,我都是反复考察,深思熟虑的,比如央视没搬来前,门口摄像头位置我就琢磨了好久。”

  2003年,在他的坚持下,呼家楼派出所成立了视频巡控平台,所里让他带联防保安开展视频工作。面对年龄偏大、最高学历只有高中文化的联防保安,老徐并没有放弃,而是将自己总结的嫌疑人体貌特征传授给大家,并制定了发现可疑人员的奖励措施,激励联防保安的积极性。

  “这些资料都是我的宝贝,里面各种案例都有。”老徐的包里装着4块移动硬盘,包括家中的两台电脑都是他为了研究视频抓贼的技术自费购买的,“至于U盘用了多少块就不知道了。”

  现在这些视频还被他剪辑成教材,老徐也被邀请到警察学院讲课,2011年时,老徐凭借八年的执著坚持和视频巡控工作取得的成绩,在所领导和地区街道的支持下,所里的视频设备逐渐更新,老徐正式从兼职视频巡控民警成为本所视频巡控平台的主责民警。

  天下无贼

  民警提示:近期骑摩托车盗窃增多

  “比如最近两年,路面上小偷偷东西就有了新的特征。”老徐介绍,最近两年骑着摩托车和电动车在路面上行窃的小偷增多,“一般两人一组,后座的人进行扒窃,得手或者遇到问题时,马上蹿上车就跑。”

  “干这行就是与贼斗智,你至少不能输给他们才能抓到贼。”老徐播放的一段视频中,北青报记者看到一个小偷跟着一名女士准备下手,当女士有察觉时,小偷并没有跑走,而是拿出了手中的手机,女子居然转身离开。“如果有人发现,他就假装是卖手机的,问事主要不要手机。”

  随后两名小偷骑着摩托车在不同街道穿行,视频监控也在切换着不同摄像头跟着两人,“他们在寻找猎物,但他们也是我们的猎物。”老徐现在很享受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状态,“当然你对辖区内的摄像头位置和操作也要相当了解,不然就会跟丢,这都是基本功。”

  视频中,这名犯罪嫌疑人自以为聪明,甚至大胆地跟着一名骑车人盗窃,但依然没有逃过“天眼”,当他得手准备打车逃离时,被守候多时的民警当场抓获,骑摩托车的同伙也被一起擒获。

  “贼跑到哪里,我的视频就盯到哪儿,现在全区的摄像头都可以看,跑出我的辖区我也会一直跟着他们,直到落网,让犯罪嫌疑人就像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孙猴子。”老徐说道。

  记者 李涛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上一篇文章: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反腐败之路
下一篇文章:公交纵火行凶者戾气何来? 仅22.9%有过犯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