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原书记廖少华双面人生:人前抓廉政人后收贿赂

时间:2015-01-26 07:56:00作者:陈晓英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最受舆论关注的莫过于“双面人”廖少华。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他的一面是勤勤恳恳、废寝忘食,另一面则是骄奢淫逸、贪污腐化。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贪官都在落马时被发现两副面孔?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钟情于“廉政秀”?

  清代小说《镜花缘》讲述了一个“两面国”的故事。那里的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一张是慈眉善目的笑脸,另一张则是凶狠阴险的恶脸。一个长安人在这里呆久了,也变成了“两面人”,善于表演,擅长伪装,用假面具掩盖自己极其肮脏的灵魂和丑恶的行为,演出了一幕幕丑剧。

  荀子把“口言善,身行恶”的“两面人”称为“国妖”,把“口能言之,身能行之”的人称为“国宝”,认为治国者要“敬其宝”,“除其妖”。

  “两面人”的故事虽是杜撰,但却是现实生活中人物的再现。这个故事说明,虽然历史的脚步走过了漫长的岁月,但是,那些腐败分子的劣迹行为却是一脉相承的,他们腐败的一些手段也借鉴了古代腐败者的各种伎俩。

  因为在落马前高调反腐并热衷“监狱反腐”教育,1月22日受审的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引起了特别关注。他的行为,极像“两面人”。

  廖少华的双面人生

  “人前抓廉政,人后收贿赂”

  落马前的廖少华,在许多人眼中属于“低调务实”的干部,甚至一度被视为“廉政标兵”、“反腐先锋”。贵州省六盘水市某企业负责人如今聊起廖少华被查,还表示“出乎自己意料”,因为他觉得廖在当地任市长时名声比较好。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很多基层干部对廖少华的落马也感到“吃惊”“突然”。一名科级干部回忆廖在位时的“廉政风暴”——“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和朋友吃饭,怕撞到枪口上”。

  调查显示,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廖少华一直在塑造“高调反腐”的形象。在担任黔东南州委书记时,廖少华曾与各县市和州直各部门签订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责任书,并多次对反腐倡廉重大问题作出批示。履职遵义市委书记后,廖少华也多次参与和主持重要反腐会议。

  2013年6月,遵义市启动了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活动,廖少华在启动大会上发表讲话,要求“切实增强党性意识和防腐意识”。启动大会前,与会人员还到忠庄监狱观看了服刑人员的生产生活场景,听了服刑人员剖析思想蜕变、走向犯罪过程的介绍,接受警示教育。

  此前,廖少华在黔东南州任书记时,就对“监狱反腐”教育这一形式特别重视,在当地一所监狱设立了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并亲自揭牌。

  廖少华在法庭陈述时表示,自己作为党政主要领导,是当地党风廉政建设的主要负责人。在党风廉政建设中,只要求别人不要求自己,失去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使自己成为人前讲党风抓廉政,人后搞交易收贿赂的“两面人”。

  廖少华在庭审陈述时说,自己是“温水煮青蛙”被朋友拉下水的。从收自己最好的朋友陈春章的钱开始,打开了贪欲的大门,走上了腐败的道路。

  据媒体披露,廖少华从六盘水到黔东南州再到遵义市,湖南籍商人陈春章一直跟随其左右做生意。

  22日的庭审中,公诉机关的指控也对此作了印证:2004年春节至2012年年初,廖少华利用其担任中共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黔东南州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盘县红果大酒店有限公司、六盘水市新华大酒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春章的请托,为六盘水市盘县红果大酒店有限公司获取政府贴息扶持资金和技改资金、申请取得六盘水市相关信用社贷款提供帮助;为六盘水市新华大酒店有限公司取得凯里市裕豪酒店及配套房地产项目用地提供帮助;为陈春章承揽榕江县体育馆等政府投资工程项目等事宜提供帮助。2004年春节至2011年8月,廖少华先后10次在其六盘水市宿舍、黔东南州凯里市宿舍等地收受陈春章给予的人民币共计394万元。

  廖少华陈述说,刚开始还惶惶不安,后来就心安理得,觉得自己收的是好朋友的钱不会有问题。自己在社交圈喜欢听奉承话,喜欢别人围着自己转,喜欢交各种各样的朋友。特别是在交朋友上,交了一批“讲哥们儿义气”有“铜臭味儿”的老板朋友。

  为了自己的“朋友”们,廖少华可谓“两肋插刀”。公诉机关的指控显示,在收受巨额贿赂后,廖少华在为朋友“帮忙”时手段多样,包括获取政府扶持资金、取得银行贷款、争取建设开发用地、承揽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催要工程款项等。

  “许三多”市长

  多次在公共场合高调反腐

  在廖少华落马后,有媒体爆出了他的“廉洁语录”,称其提醒干部,要把好“思想关”、筑牢思想防线;把好“欲望关”、警钟长鸣;把好“权力关”、正确使用权力;把好“小节关”、始终廉洁自律。

  句子整齐、音韵铿锵的“反腐语录”,公众并不陌生,手边就有例子。稍早于廖少华落马的季建业在2010年就任江苏省南京市市长时,也曾在就职演说中以一个漂亮的排比句作出承诺:“做一个执政为民的市长;做一个务实奋进的市长;做一个依法行政的市长;做一个廉洁从政的市长。”

  事实上,近年来,每一次对落马后巨贪的报道中,几乎都会发现一些读来冠冕堂皇的“廉政语录”、一些貌似雷厉风行的“反贪举措”。等贪腐事实暴露后,公众再回看这些人当年在台上的肃贪反贪情形,其表情之严肃、眼神之凝重、措辞之有力、态度之真诚令人惊讶不已。

  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因受贿、贪污等多项罪名,涉案金额高达2.69亿元创全国之最被判死刑。在公众视野中,许迈永的最大特点莫过于钱多、房多、情妇多,因而得名“许三多”。殊不知,他还有“一多”,那就是善讲假话,多次在公共场合高调反腐。

  在媒体报道中,许迈永曾这样语重心长地讲道:“我们的干部队伍在廉政意识方面存在组织观念不强、法纪观念淡薄、自律意识弱化的问题,各级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一定要有足够认识,高度重视。”

  许迈永落马前,在杭州官场的口碑整体不错。在杭州,几乎没有人能否认,许迈永是一位“双面官员”,一方面成绩突出,另一方面举报不断。其任职西湖区期间,西湖区发展亦十分迅猛,尤其在城市建设方面最为突出。

  据许迈永一位同僚介绍,走马上任西湖区代区长时,许迈永即开始垂涎土地开发。在分配分管工作时,许迈永对一些社会管理类领域没有一点兴趣,点名要分管城建领域。上任伊始,许即出任西湖区集镇建设总指挥部总指挥。该指挥部负责西湖区旧镇或集镇改造建设,其中尤以三墩、留下、转塘三个集镇为核心。经过多年开发,这些区块目前已经成为杭州新兴的居住区,各类楼盘、小区林立。

  “西湖区每块土地的出让,他都要插手。卖完三墩卖留下,卖完留下再卖转塘,几年时间,从北向南,把三个地方的地都卖得差不多了。事后看来,他这么热衷土地开发,都是有原因的。”这位同僚说。

  “以前许迈永是很多人的骄傲,现在他是西湖区的耻辱,杭州市的耻辱,也是党和领导干部的耻辱。所幸他落马还比较早,如果在副市长岗位上多呆几年,那后果更不可想象。”这位官员说。

  2010年12月,杭州市纪委在对外通报反腐倡廉工作时专门提到:有些腐败分子极其善于伪装,“两面性”和双重性格现象突出,其中就点了许迈永的名。

  “双面贪官”向人们呈现了一种错乱的人生。一方面,他们或务实肯干,或业绩不菲,或声名颇佳,人们对其寄予厚望;另一方面,他们又利欲熏心,变质堕落,搞起腐败来也很有一套。其结局,无不在欲望的迷途上越滑越远。

  “好领导”龙小乐

  “廉洁”背后隐藏几多阴暗面

  “高调反腐,低调贪钱”的现象并不是孤例。为此,评论者创作了很多段子形容这些“两面”官员,诸如“台上反腐败、台下搞腐败”、“左手拿现金、右手拿先进”等等,不一而足。

  2011年2月17日,武汉大学党委原副书记、副校长龙小乐,因受贿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0年。龙的案发,让许多熟识他的同事朋友感到震惊。

  在同事眼中,“龙书记”一向以作风正派闻名,做人低调、谦虚、平易近人。从事高校党务工作22年,他平时生活节俭,常在各种会议上强调每位党员要遵纪守法,克己奉公。去过他家的人描述,龙住在学校的家属楼,家里装修很一般,使用的都是旧家具。就是这样一个“好领导”,在貌似“廉洁”的背后隐藏着这么多的阴暗面。

  龙小乐有写日记的习惯,积累了厚厚的几大摞日记。法庭调查发现,对连年来发生在身边的腐败案件,他在日记中都有点评,笔触大多是痛斥腐败,在他涉嫌受贿的时段,日记也是这么写着。

  但是,在日记里痛斥他人腐败,并没有妨碍他自己在现实中的收受贿赂。检察机关指控,从2000年8月至2003年11月,龙小乐在担任武汉大学副校长期间,利用分管后勤、基建的职务便利,先后11次收受贿赂61万元。

  对于自己的受贿问题,龙小乐在日记中只字不提,他的日记“只写别人腐败,不写自己问题”。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显示,龙小乐对此有自己的解释:“这些记录(日记)都是违心写的,怕万一有人看到了,那我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说自己没有问题是假的,我确实不好写自己的问题,也不敢写,我没有勇气面对自己违法犯罪这个事实。”

  据法庭调查显示,2000年底收受第一笔贿赂时,龙小乐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行贿人巴某送给他10万元表达心意,他先是拒绝,但在巴某劝说下,他承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虽是第一次接触工程建设,但这或许是他们行中的潜规则,都是照此办理。不是我要,他坚持要送,不送心里不踏实,送了,他放心,一门心思把工程建设好,这也是我的愿望”。龙小乐甚至侥幸地想,“他坚持要送,不会又无故加害于我的”。

  就这样,第一笔受贿发生了,接着是慢慢习惯和自然的第二次、第三次……

  从此,人前与人后,出现了两个不同的龙小乐……

  识破“伪善”面具

  “双面”官员影响恶劣需严查

  梳理媒体报道可以发现,十八大以来,贪污腐化高官相继落马,他们的“双面人生”也曝光在人们的目光下。

  2014年1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宣判,刘铁男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有媒体总结,刘铁男的一面是“玩命干工作”,另一面则是“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案发时却被发现家藏赃款2亿元人民币。

  更早之前,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原局长冉崇华因利用职权收受贿赂288万余元,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损失560万余元,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4年。之前,在外人眼中,冉崇华与贪腐“绝缘”——冉崇华一直租房子住,每年支付1万元的房租,人称“租房局长”。

  此外,还有广东省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广州市花都区原区委书记潘潇、海南省国营保国农场原场长彭华达、湘潭市原副市长朱少中、海南文昌市委原书记谢明中……高调反腐,低调贪钱,这些人中,有的在落马前甚至找不到一点与其相关的负面消息和材料……

  社会需要精神的力量,精神支柱一旦失却,随之而来的便是理想的缺失和信仰的坍塌。“双面贪官”更容易激发社会的不满情绪。伪善的面具一旦被摘掉,给百姓心理、给社会公论带来的反差以及这种反差引发的失望、不满情绪,不言而喻。此外,内外不一、表里不同的负面人格,也容易成为长期影响社会发展的毒瘤。

  从各类案件分析,为了保住现有地位、利益、名誉,同时谋取更大的升迁,“玩双面”成了越来越多贪官的共同选择,而且手段也日趋多样,严厉打击“双面”官员,早日识破假象迫在眉睫。

  在1月22日的法庭最后陈述阶段,廖少华说,他也曾经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但是看到身边的人大把赚钱,心里开始发生变化,迷失方向。他的权力观发生了变化,乐于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在帮人办事的过程中显示自己。从开始帮人办事收取烟酒土特产,到帮人办事收取钱财,最后利用手中的权力大搞权钱交易,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变成了一个人前讲党风抓廉政、人后搞交易收贿赂的“两面人”。

  廖少华的落马,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印证了“伸手必被抓”的真理,也为反腐倡廉工作提供了鲜活的素材。台上高调反腐、台下低调奢腐的官员,廖少华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本报记者 陈晓英)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江苏宣判"没收死亡嫌疑人违法所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