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财政频现蚂蚁搬家式敛财 土特产一年花55万

时间:2014-12-26 07:27:00作者:谭元斌新闻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一年购买柑桔支出22万余元,接待及购买土特产开支33.8万多元;

  26次挪用镇财政资金,用于炒股、玩期货,7年中“一路畅通”,总计189万元……

  一些地方的镇财政所(少数地方称为财经所)、村委会近期屡屡曝出腐败现象。与侵吞国家上千万元、上亿元的巨贪相比,乡镇干部、村干部的权力看起来“微不足道”。然而,小小“芝麻官儿”一旦伸出黑手刮百姓油水,占政策红利,其手段之黑,下手之狠,令人侧目。

  一个乡财政所的开支究竟有多大?2008年至2012年,仅仅4年,湖北恩施州巴东县东瀼口镇财经所购买柑桔及土特产开支185万余元。其中,仅2012年一年,购买柑桔、接待及购买土特产开支达55.8万多元。当地纪检部门有关负责人近日表示,此案正在紧密调查中,将一查到底并严肃追责,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乡镇机关和村级组织财务乱象频现,此案并非个例。

  虚列招待费。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段店镇财政所原主任郭振东,用公款报销人情往来费2.65万元;今年上半年,恩施州咸丰县清坪镇政府以会议费名义报销公务接待费11万多元。

  擅自截流补偿款。湖北仙桃市船埠头村党支部书记杨落新,擅自将铁路建设土地补偿款19000元、村民宅基地办证费和配套费66500元不入账,均用于账外开支,随意支用。

  肆意挪用财政性资金。湖北省广水市关庙镇财经所所长黄家成,从关庙镇财经所挪用财政性资金共计189万元,用于炒股、炒期货黄金等营利性活动,造成资金亏空无法归还。令人吃惊的是,这种挪用行为从2007年开始直至案发,“一路畅通”。

  乡镇财政所是我国财政系统的“毛细血管”,承担着代理、监督乡镇机关和村级组织财务的重任,在基层工作中占据重要地位。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乡镇财政所财务管理混乱,屡屡发生挪用资金、冒领补贴、胡乱开支等现象,其违法违规、贪污腐败行为呈现出三个特点:

  雁过拔毛,“不怕麻烦”。基层干部权力不大,管事不多,然而,为了多捞钱,就分期分批、“蚂蚁搬家”式敛财。

  记者对湖北省纪检部门集中通报的村级组织的财务问题梳理发现,45起案例中,敛财手段主要为白条入账、重复报账、账外开支、套取补贴、挪用资金、公款私用。

  无视法律法规,什么钱都敢贪。扶贫救济款、移民安置费、医保补助金……不管哪一类资金都敢挪用,不少都拿去赌博。

  据民政部门有关政策,低保的救助对象主要是无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年老病残等最困难群众,农村低保平均标准每人每月216元。然而,就这点儿微薄的生活来源,一些基层干部也不放过,将低保群众的“救命钱”占为己有。

  无孔不入,渗透到各个环节。骗取财政拨款、冒领保险赔付、人情送礼竟能报账、挪用公款炒股……种种“奇葩”招术侵占国家财产。

  记者采访了解到,村镇等基层干部贪腐所得看似“边角碎料”,但因其无孔不入,名目繁多,累积起来,小腐最终成大贪。一些村干部违规报销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花村民的钱为自己办事,如人情送礼费用,用公款为个人购买高额保险,违规收取入户费、建房款、计生押金、土地补偿及低保居民服务费,截留挪用退耕还林资金、移民专项资金、危房改造资金、临时救灾款等。

  “基层财务尤其是村级财务管理混乱,其最大的危害是直接侵害了群众的利益,导致很多农民生活、生产困难。”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尚重生说。

  专家表示,村干部侵占挪用的往往是农民的救命钱、保命钱,民生政策的“红利”没有了,基层群众尤其是困难群众生活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被破坏了。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表示,乡镇和村级财务触目惊心的乱象,使得党和群众的关系特别是党和农民的关系受到伤害。基层财务之所以出现种种不堪入目的乱象,根本原因在于制度没有得到很好地执行。

  “专项资金的监督,人大代表的监督,都形同虚设。”尚重生谈到,应加强乡镇和村级财务公开,组织专项资金审计,集中查处一批贪腐村官,通过身边的案例来震慑教育警示广大村干部遵纪守法。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网民称官中介沦为创收工具 蚕食简政放权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