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瑄:人大代表要从"人民"的角度思考问题

时间:2014-12-08 09:24:00作者:胡端生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广州市人大代表 徐瑄

  有人不解,为何她当人大代表这么投入;有人认为,为了一份建议多方奔走,甚至得罪人,似乎不太值得;有人调侃,以她的研究水平和能力,可以去当一名全国人大代表了。她,就是徐瑄,两届广东省广州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内司委委员。 

  初见徐瑄,是在广州人大网主办的“市民议政厅”节目中,面对网友尖锐的提问,作为嘉宾的她耐心回答,一一释疑。徐瑄身为暨南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以研究知识产权著称。再次见到徐瑄时,发现她的视野已经不局限于此,她更关注国家体制机制改革问题,研究的方向是民主法治建设。“知识产权法的全面运行,需要体制和机制的支持”,她说。 

  “当下,我们的法律相对完备和健全,关键在于体制机制是否公平合理以及体制机制和法律是否匹配;体制和法律冲突时是否‘依法治理’”,她解释着研究的初衷。徐瑄担任大学教授和人大代表之前,兼职做过10年的律师,当时她看到一些弱势群体受到不公平、不公正对待时,更多的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当选代表后,她不断接触社会底层,发现许多问题是由于社会资源分配不平等或制度安排不均衡造成的。她开始反思自己的立场,并尝试换位思考,把自己放在弱势群体的角度来看社会,从而更深刻地理解了公平正义的含义。 

  她把集中资源、力量办大事比作“分水管”的施政方法,把发挥市场、社会力量比作“分水阀”的治理方法。“分水管”的方法虽然效率高、力量大、注水集中,但难免出现分配不均衡、不合理、权力滥用现象,而采用“分水阀”的法治方式,可以尽可能减少不公平现象的发生,同时降低行政成本,让更多群体受益。“这是一个法治方法论,用在很多领域都管用。”她说,“站在制度设计和制度安排是否公平正义的角度思考问题,这是当下人大代表首先应有的担当”。 

  推进养老事业发展是2013年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的重点监督工作。在讨论如何构建全覆盖的养老模式、推进养老院建设中,相关职能部门一直抱怨财力不足,养老床位增长幅度受限,既定规划因此难以实现。针对这一问题,徐瑄进行了一系列的前期调研和分析。她提出,养老事业的发展应该转变观念,只靠财政力量远远不够,应该开放养老市场,让更多社会力量参与进来,从而推进养老事业。财政力量只能承担“兜底”功能。这一理念的运用,将使养老事业发展“全覆盖、一个也不少”成为可能。 

  “这就是‘分水阀’治理的理念,也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举措的具体要求。”她表示,“社会治理现状对政府管理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但只要将‘分水管’理念改为‘分水阀’理念,提高干部管理水平是很容易的。” 

  类似理念她还应用于思考交通问题。2011年以来,徐瑄一直关注城市治堵。要解决城市拥堵,就必须先解决交通布局科学合理这一“前提”,打通断头路,再具体解决节点问题即堵点冲突问题。“各种车、人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汇集,各不相让,又没有明确的指令,这才是拥堵的根源。”徐瑄指出,要实现均衡和谐的交通状况,就要推行分道制衡。“在路面稀缺的情况下,以提高单位时间路面的利用率和人车通行率,来构造整个交通系统和管理法规,从而使车、人都各安其位、各行其道,呈现‘分水阀’均衡治理的特征。”她多次在调研座谈会上提出这一观点,建议“以通治堵”,不要“以限治堵”,得到了广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当下要推动民主法治建设,不断改进体制机制,代表需要一定的担当精神。”一到休息时间,徐瑄就会潜心研究和调研。她不纠结于具体的问题或人,而是从根源、方法论上去思考。从提出简化、优化政府机构,到杜绝“官本位”思想,从推动广州全面系统地运行知识产权制度,到倡导建设广州知识产权人才培训基地,她着眼的都是源头治理。有时为了提出一条好建议或意见,她会利用休息时间进行大量研究论证。为了一个问题,她会大胆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时让政府职能部门措手不及。 

  “在当下,代表最重要的社会担当就是怎样落实宪法规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的代表职责,让人民给予代表的权力真正地为人民服务。”徐瑄这样诠释自己对人大代表的理解。 

  “人大代表所代表的利益,不再是单一的权利人立场,要从‘人民’的角度思考问题。”为了做一名有担当的人大代表,徐瑄一直在努力履职。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文化部原中国录音录像总社社长王笑然接受调查
下一篇文章:全国政协委员王兴东:宪法是国家出演的"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