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男子围殴少年”事件两人被追刑责

时间:2014-11-05 07:04:00作者:李铁柱新闻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导读:今年5月,一条“实拍三男子轮流殴打一少年”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三名男子用极其暴力的手段轮流殴打一名少年,引起广泛关注。5月26日,经过警方连夜工作,三名打人男子全部落网。

  昨天,该案有了新的进展。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朝阳区检察院获悉,该院已对此案中的犯罪嫌疑人杨某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盗窃罪提起公诉,对犯罪嫌疑人程某以涉嫌放火罪提起公诉。

  围殴少年视频网上流传 涉案四人及一名窝藏者全部落网

  今年5月底,一条“实拍三男子轮流殴打一少年”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长达8分40秒,视频中3名光背男子持续殴打一名少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许多腾讯微博网友表示,视频内容太过暴力,不忍看完。大部分网民都认为殴打行为性质太过恶劣,希望能够严惩几名打人者,并希望被打的孩子能够尽快好起来。

  事发之后,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此案侦破工作,5月25日11时,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消息,表示“对此,北京警方高度重视,朝阳分局正在开展调查”。通过警方连夜工作,5月26日凌晨,公安机关在河北燕郊将犯罪嫌疑人杨某、程某抓获,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其他两名参与人员也相继到案。

  经查明,2014年5月23日14时许,犯罪嫌疑人杨某(男,17岁)、程某(男,14岁)、郭某(男,14岁)、常某(男,14岁)等人在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奶西村内,借故生非、对被害人(男,13岁)持凶器进行殴打,造成被害人受轻微伤,涉嫌寻衅滋事罪。另查明犯罪嫌疑人杨某于2014年4月28日夜砸碎停放在奶西村的汽车窗户并窃取车内8000余元人民币财物,涉嫌盗窃罪。犯罪嫌疑人程某于2014年1月24日在朝阳区朝来万通市场内放火,造成市场内摊位受损,涉嫌放火罪。

  2014年7月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对杨某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盗窃罪批准逮捕,对程某以涉嫌放火罪批准逮捕,对窝藏上述犯罪嫌疑人的王某(17岁)以涉嫌窝藏罪批准逮捕,并建议公安机关对未达寻衅滋事罪刑事责任年龄的常某、郭某收容教养。

  两人被追刑责 两人由政府收容教养

  承办检察官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规定: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本案中,程某(男,14岁)、郭某(男,14岁)、常某(男,14岁)均未满16周岁,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四款规定,没有追究其寻衅滋事罪的刑事责任,对郭某、常某由政府收容教养。程某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还涉嫌放火罪,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依法追究其放火罪刑事责任。杨某(男,17周岁),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依法追究其寻衅滋事罪、盗窃罪的刑事责任。

  检察院为被打少年申请救助金 建议当地加强治安保护

  据了解,在办理案件中,朝阳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检察处了解到被害人家庭较为困难,便联系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为被害人申请了小额救助金。朝阳检方表示,救助金,是对孩子进行心理安慰。让他知道,他被打了之后,社会各界关注,大家都没有抛弃他,愿意对他进行帮助,让他感受到社会的关爱。日前,朝阳检方已将钱交到孩子的父亲手里。

  据了解,事发时打人孩子手里拿的砖是空心砖,客观上的打击力度并不是特别大,但是此事的恶劣性不在于身体的伤害,而是精神伤害。几个孩子手拿树枝和砖头,欺辱一个孩子。虽然伤情鉴定是轻微伤,但这事对孩子的精神伤害巨大。承办此案的检察官称,被害人来检察院时总是低着头。

  检方启动对此案的社会调查时了解到,被害人的父母是河南人,三十五六岁,一直在北京打工,孩子很小就在北京生活,讲话的口音也是北京口音。孩子的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他被打也并不是第一次。他所生活的区域处于北京的城乡结合部,学校里高年级学生欺负低年级学生,或者校外的无业青少年找学校里的孩子滋事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孩子自认为这是生活中遇到的事情,没啥不正常,便没有跟家长说。孩子的父亲是通过警方在网上寻找网络视频的当事人,才得知此事。

  此案发生之后,朝阳检方于7月2日将嫌疑人批捕,之后于7月十几号向朝阳警方发了检察建议。建议警方在该地区加强警力,强化安全保卫。据悉,该地区的孙河乡和崔各庄派出所已加强安保措施,治安状况有望好转。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晓玲

  对话

  被打孩子家长:我们不接受道歉

  昨天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拨通了被打少年父亲高先生的电话,他说现在他们不太希望再被问起这件事,也不想再谈这件事情,所有的事情等到法院审了以后再说。

  高先生表示,孩子被打之后一直有心理阴影,晚上经常睡不好,为了不让孩子继续受到该事件的影响,他们已经搬离了奶西村,并且给孩子换了新的学校。

  北青报:现在还住在奶西村吗?

  高先生:不住那里了,今年6月份就搬家了,我们在昌平的燕丹乡找了个住的地方,每个月房租几百块钱,我也在这里找了份工作,每个月大概有2000多块钱的收入。

  北青报:为什么搬家?

  高先生:出了这个事情,没办法再在奶西村住了,怕孩子在那里再受刺激,想给他换个环境。

  北青报:孩子现在状况怎么样了?

  高先生:现在在这边重新给他找了学校,正在上学。他母亲在家里照顾他。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对孩子影响挺大的,白天看着挺正常的,但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经常睡得不踏实,很难睡着,还经常做不好的梦。

  北青报:跟孩子谈过这个事情吗?

  高先生:我和孩子的母亲都跟他谈过这个事情,试着开导一下他。孩子心理这块其实我们一直想找个人和他谈谈。

  北青报:事情发生之后,打人孩子的家长对你们进行过赔偿吗?

  高先生:他们没有对我们进行过赔偿,虽然说要道歉,但是我们不接受道歉。假如你的孩子被打成那样你会接受道歉吗?

  北青报:现在打人的孩子被起诉了,您知道这件事吗?

  高先生:知道了,检察院的人告诉我了。开庭的时候我会去。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美国中期选举投票已开始 选情对共和党较为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