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改革面临硬骨头 专家称需防车补变“涨工资”

时间:2014-07-26 16:18:00作者:陆文军 苏晓洲新闻来源:瞭望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新车改“上路”之后

  唯有正视问题、突破惯性、公开透明、严格监督,才能真正体现新车改的改革实质

  “公车改革喊了多年,现在看来要动真格。”面对新制定的改革方案,湖南省宁乡县政府办副主任、县公务用车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黎正明用“期待已久”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中办、国办《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公布后,新车改迅速引爆舆论热点。根据改革方案,2014年年底前,我国将力争基本完成中央和国家机关及其所属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制度改革,2015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地方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用2至3年时间全面完成公务用车制度改革。

  多位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基层干部表示,随着新车改明确公车补贴标准,触及公车“留还是不留”、“留多还是留少”、“留下来咋管”等关键节点,基层和社会对于公车改革的强烈期待得到了回应。而从以往车改的经验教训来看,未来各地各部门在制定更具操作性的实施细则过程中,也将面临纷繁复杂的难点和问题。

  一些地方探索公车改革的人士说,在“三公”消费领域,公务车改革面对暗礁密布的“既得利益”和“灰色地带”,在这样的“深水区”推行车改,一个文件不可能解决现实中的所有问题,实际操作环节还需要“敢啃硬骨头”。

  防堵车辆处置漏洞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何防堵公车处置漏洞是公众的一个关注热点。根据改革方案,对取消的一般公务用车,要制定处置办法,公开招标评估、拍卖机构,通过公开拍卖等方式公开处置。取消车辆处置要防止甩卖和贱卖现象,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处置收入,扣除有关税费后全部上缴国库。

  “显然,拍卖清理具有彻底性,避免了以往所谓‘封存’式治理出现反弹。”长期关注“三公”问题的华东师大教授余南平认为,一头收紧新车采购,一头加快处置拍卖,对于保障改革彻底性,抑制再次反弹,具有决定性作用。然而记者发现,公车拍卖环节中客观存在的一些漏洞,亟须在新一轮车改的落实中加以防范。

  比如,公开不足、私下处置。在全国各地已经启动公车改革的区域中,公车拍卖信息见诸报端、广而告之的非常少见,可见不少地方的公车是通过“非公开渠道”进行处置的。其中是否存在国有资产贱卖?会否因缺乏监督而将公车拍卖演化成某种利益输送?这样的问题以往时有发生,值得警惕。

  再如,操作简单化、服务缺失。受访群众表示,各地方的新车改应该对拍卖方式进行规范。由于当前对于公车拍卖还没有严格规范,各地操作方法不同,参拍的范围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仅允许机关干部参与,有些则将机关人员排除在外,也有的采取不对参拍者设门槛的公开竞拍方式。一些不恰当的拍卖方式加剧了拍卖环节的信息不对称,加之缺少相关服务,有的地方不仅竞购者不能试乘试驾,甚至仔细看车的机会都很少,导致不少群众“想买不敢买”。

  又如,未充分引入市场机制,可能造成国资变相“贱卖”。目前,大量公车车况良好、保养规范,是优质国有资产。如果通过专业二手车机构清洁、整修、包装后出售,完全可以取得更高的销售资金。然而由于一些拍卖采取“评估-拍卖”的简单模式,有的公车在外日晒雨淋,轮胎瘪了无人管,车辆积灰车容不整,导致成交价降低,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国有资产损失。

  还有一些地方,在拍卖过程中不注意节奏,大量公车集中入市卖掉了事,导致均价下跌。记者在温州采访时了解到,当地公车处置拍卖中的一个成功经验,就是顺应市场规律,“分批、逐步”拍卖公车,保证公车拍卖“不掉价”。

  严防“公车照坐、补贴照拿”

  由于涉及到利益分配,如何“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成为新车改的另一个敏感点。根据改革方案,中央和国家机关司局级公务员每人每月1300元,处级每人每月800元,科级及以下每人每月500元。地方公务交通补贴标准不得高于中央和国家机关补贴标准的130%,边疆民族地区和其他边远地区标准不得高于中央和国家机关补贴标准的150%。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对于党政机关非领导岗位的普通公务员来说,过去“实物补贴”时代他们往往享受不到公车待遇,而车改后车补“人人有份”,过去无奈的“私车公用”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偿。因此,新车改在基层干部中获得了广泛的民意基础。但与此同时,一些干部也表示,目前公布的政策还比较粗线条,在执行中需考虑如何更接“地气”。

  比如,规定科级及以下公务员每月补贴500元。但一些基层公务员面对的服务地域较广,即使按照中央规定上浮到650元,甚至750元,对那些跑腿多、路途远的乡镇干部、一线业务人员而言,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在一些地方车补不够用的同时,以往各地在车补环节出现的问题,也给新车改提出了“另一个极端”的提示。比如高额车补“赎买”。记者发现,以往的公车改革中,一些地方的车补数额很高。

  比如温州车改中,正县实职每月最高补贴3100元,杭州正局职位车补每月2600元,宁波市正局职位每月补3000元,一些地方处级干部每月超过3000元。如此高额的车补实际依据不足,有“赎买”之嫌,引发群众对于公务人员变相增加福利的质疑。新车改在全国推行后,将统一车补标准,已经“升上去”的车补该如何“降下来”,也是改革在地方落实的一大阻力。

  受访专家表示,新车改推行过程中应合理确定补贴标准,既不能影响党政机构工作效能,又不能将车补变成新一轮公务员“涨工资”,催生机关单位养“懒汉”、“闲人”。同时,针对交通事故应本着“对人不对车”的原则——个人按政策比照工伤,而车辆只能走保险等细节问题和衍生问题,如不能出台补充性、可操作的制度安排,也容易影响改革的实际效果。

  此外,一些基层干部表示,“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应在全国范围内自上而下推行,形成联动,特别是省级层面以下不宜“各自为战”。

  改革应该“一刀切”

  进入新世纪以来,公车改革一直是改革热点。各地在公车改革中做出的种种探索取得了经验,也留下了教训。在调研中记者发现,一些地方“拉抽屉”式的公车改革经历,也导致部分群众对于新车改心存疑虑。

  “会不会拍卖旧车去买新车?”“地方上会不会是为了应付上面作作秀?”“会不会出现拿了补贴、公车照坐的情况?”记者在基层采访中也听到了这样的质疑。

  公车改革专家、湖北省政协常委叶青认为,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多年来改革不彻底导致群众信任度降低,另一方面也确实应该防范群众担心的问题再次出现。“比如此次改革力度很大,中央明确厅局级官员都要改革,而一些地方还在磨蹭观望,甚至不相信会改到这个层面。要打破这些顾虑,只有加大改革力度,让群众有真切的改革感受。”

  采访中,多位基层干部群众和业内专家表示,国内公车改革逐步走向深水区,遭遇的难题可能越来越多,唯有正视问题、突破惯性、公开透明、严格监督,才能真正体现改革的实质。

  首先,要保持改革“一以贯之”。多年来各地公车改革不断,但容易陷入“越改越多、越改越乱”的困境,就是因为缺乏彻底性。一些地方应付、作秀,有的在风头上把公车“封存”一阵子,风头过了更加肆无忌惮。

  此次中央明确要求取消一般公务车辆,就是要求彻底改革,抑制再次反弹的空间。值得注意的是,纳入本次车改的“厅局级干部”在地方上算得上“大领导”,如何触动其切身利益阻力可想而知。但是,既然新车改已经“上路”,改革就不能打折扣,必须根据中央精神坚决突破,让基层群众看到坚定的改革决心。

  其二,抑制借改革增福利的冲动。当前公车改革中群众最不满意的就是一些地方的高车补问题。个别地方干部车补抵得上当地职工大半月工资,存在变相增加福利之嫌。叶青说:“中央制定的补贴标准低于目前一些试点地区的标准,这些地区应按改革方案调整补贴。决不能变相增加公务员福利,否则与改革目的背道而驰。”

  其三,加大监督和惩戒。多年来公车乱象屡禁不止,根源之一就是监督惩戒力度弱,法不责众。群众最担心改革后出现“公车照坐、补贴照拿”的“回潮”现象。记者在调研中也看到,一些率先车改地区的个别基层干部,通过向业务关联部门或企业“借司机”,用公款支付司机工资等方式,让“领导专车”回归。

  还有一些基层干部群众表示,按照改革方案,党政机关单位还是可以保留“机要通信、应急公务用车”。这个“尾巴”如果处理不当,未来可能成为一大隐患。因为很多单位实际上本来就只有一两台车,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改革等于没改,“只是增发车补而已”。

  而且在现实运行中,只要单位“留了车”,很多情况下都会归属部门或单位“一把手”使用,普通公务员很难提出意见,纪检监察对此往往也很无奈。一些基层干部担心,如此一来,单位领导一边享受高车补,一边享受实际上的专车,造成新的不公。

  此外,目前党政机关与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地方改革时,应保证车改在事业单位、国企同步开展。否则公车“乾坤大挪移”,不仅更难监管,还会更加隐蔽、更加奢侈。

  对此,受访的基层公务员和普通群众呼吁,公车改革不能有“特殊情况”,应该搞“一刀切”,在利益惯性很大的公车改革领域,千万不能留后手。新车改只有不“越改越多、越改越乱”,才能收获节约“三公”经费、重塑各级党委政府形象的实效。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正厅干部谈应诉"民告官"案:损群众利益该赔就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