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托合法企业隐秘偷油横跨四省 29人获刑罚金4000万

时间:2014-07-03 06:47:00作者:何其伟 王居卓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6月18日,法院对赵士杰等29名被告人以掩饰犯罪所得罪进行宣判。

资料图片

  大庆,共和国最大的石油工业城市。1959年9月26日,油田第一口油井喷出工业油流,从此取名“大庆油田”。大庆因盛产石油而举世闻名,这也为许多“靠油吃油”的油耗子们提供了栖衍的温床。

  据大庆市公安部门资料显示,近年来土炼油厂(点)死灰复燃现象比较严重,而且越来越隐蔽。此外,一些不法分子为了逃避打击,把土炼油点向大庆市以外的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市甚至省外转移,从而形成一条条集盗窃、收购、运输、加工为一体的地下产业链,肆无忌惮地蚕食着国家能源,满足着自己的欲望。这其中,居于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的晟旗化工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旗公司)就是这条产业链的终端之一。

  2014年4月2日,由黑龙江省大庆市大同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3·30内蒙古特大涉油案”公开审理。随着29名被告人出庭和公诉人的指控,一号被告人、晟旗公司老板赵士杰掌控的家族企业打着招商引资合法企业的幌子,却干着违法的勾当,收、化、运、贩、炼大庆原油,操控“黑金”链条的手段首度曝光。

  侦查:合法企业“挂羊头卖狗肉”

  晟旗公司是个什么样的企业?“3·30内蒙古特大涉油案”是怎么回事?两者是什么关系?

  庭审为我们拉直了一个个问号——2011年下半年,赵士杰通过招商引资的渠道,在内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工业开发区组建了晟旗公司。这里的东北部与吉林省双辽市接壤;东部和南部与辽宁省彰武、康平、昌图县相邻;离始于大庆的大广高速也不远,地理位置非常优越。用当地人的话说是“一脚吉林,一脚辽宁,一蹿黑龙江”。

  在公安机关侦查中,反映着这样的信息:晟旗公司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的企业。它利用合法的晟旗公司名号作掩护,长期大肆非法收购炼制大庆被盗原油。

  而令人意外的是,这家企业不但是合法的,而且还是当地招商引资重点保护的对象,土地使用优惠,获得了巨大利益。赵士杰欺骗了当地政府,打着煤化工的幌子,实际却从事着长期收购大庆原油、炼制柴油的非法勾当。

  2012年6月,大庆市公安局油田公安分局通过群众举报获得了晟旗公司勾结盗油团伙非法收购大庆原油的线索。

  经过10个月的跟踪追查,大庆警方终于弄清了赵士杰为首的晟旗公司犯罪集团情况。与此同时,一场捕“鼠”清窝行动也拉开帷幕。2013年3月29日,警方长途奔袭,分赴黑、吉、辽、内蒙古四省的大庆、白城、盘锦、通辽市等地,多个行动组分在5个预定地点集结。

  3月30日凌晨2时,100多名参战民警全部进入战斗状态。6时许,“四省五地”集结的各行动组按照部署同时发起清剿行动,一举端掉“耗子窝”。公安机关当场查扣该公司车辆5台、日生产能力150吨的炼油设备1套、200立方储罐4个、500立方储罐4个、化油设备1套、化油池4套,收缴大庆被盗原油及原油制品近2000吨,作案工具若干,嫌疑人纷纷落网。

  此案从侦破到庭审时隔一年有余,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因为该犯罪集团破坏的不仅是大庆油田的能源经济秩序,更给国家带来上千万元难以弥补的损失。市民在欣慰国家能源利益得到维护的同时,也希望法律对涉案人员予以严惩。

  庭审:隐秘偷油路径横跨四省

  庭审整整持续了一天。

  检察机关指控其中三人为主犯:分别为晟旗公司老板赵士杰、齐齐哈尔市收油老板贾传兴、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收油老板黄树奎。

  在法庭调查阶段查明,自2011年12月至2013年3月29日期间,晟旗公司非法收购来自于杜尔伯特、肇源、齐齐哈尔、哈尔滨、吉林松原等多地的原油。

  据查,李泽刚、王彦国等团伙先后于杜尔伯特县偏僻地带设置化油点,非法收购大庆被盗原油。他们将收购的原油预热、脱水后,联系赵士杰内蒙古的“化工厂”,由赵士杰安排到大庆拉运。从化油点装车后,由卖油团伙负责将车护送出大庆界,由齐齐哈尔市嫩泰高速进入吉林省,途经坦途、镇赉,到达白城后,由赵士杰事先安排的接应人员押送,沿S207省道途经洮南市、通榆县、科尔沁左翼中旗、双辽市,到达金宝屯镇中转点。金宝屯镇(属内蒙古)地处吉林、辽宁、内蒙古交界处,赵士杰将存放、发派、隐藏油车的地点设置在这里,这里也是赵士杰犯罪集团反侦查、反跟踪、防暴露,逃避打击的重要节点。在金宝屯镇调换司机后,油车走S305省道进入甘旗卡工业园区晟旗公司。

  庭审中,公诉人展示了“3·30”案件组织结构示意图。图上又传递出晟旗公司两个信息——该企业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和涉油犯罪集团。赵士杰雇用其妹夫孙海丰具体负责原油收购事宜,记录非法收购的原油账目,并负责将油车引领至晟旗公司院内;赵士杰的妹妹赵海艳负责带进入晟旗公司装有原油的车辆进行称重、检斤。同时,按照孙海丰的安排,记录收购原油的账目、支付工人工资等;厂长韩景合则在晟旗公司具体负责厂内的原油加工、生产、工人管理,同时记录非法收购原油账目。

  晟旗公司披着合法的外衣,干的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庭审中,高波、闫延辉、苏万水、黄树奎、贾传兴接连受审。众下线直指赵士杰依托晟旗公司长期收购“黑油”,攫取了丰厚利润。

  高波、闫延辉分别在杜尔伯特多地非法设立化油点,收购他人原油,在2011年12月、2012年8月至9月将原油以每吨3500元、4000元不等的价格转卖给赵士杰;2013年2月21日至3月29日,黄树奎在杜尔伯特非法设立化油点,从事原油收购活动,并将部分原油卖给赵士杰;2013年1月12日至3月29日,贾传兴等人在齐齐哈尔市铁峰区胡屯村沙场内,非法收购原油,并将部分原油销赃给赵士杰。

  2013年2月左右,刘国丰与赵士杰商议,由刘国丰在肇源县联系非法收购原油,并将所收购原油销赃给他。后来,刘国丰联系其他收购原油团伙向赵士杰销售原油,获取每吨200元的“拼缝钱”。

  尽管赵士杰在法庭上进行各种辩解,但一个个当庭供述和证言却将他的谎言各个击破。

  判决:29人获刑罚金4000万

  “这个特大涉油案件,案情复杂,犯罪事实跨越的时间和空间较大,涉案人数较多,我们出庭前的预案材料就准备了近20万字,并采取了多媒体示证的形式逐一播放。”大同区检察院检察长阮之华介绍说。

  庭审现场在主审法官的主持下,举证质证环节持续了6个小时。对于出示的证据,29名被告人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部分被告人对自己涉油量感到偏多。控方对此进行了详细说明。在起诉书里,证据中对被告人涉油数量均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至三位,并计算了每名被告人的具体涉油量和涉案金额。控方还拿出了晟旗公司账目让被告人辨认,均得到确认。

  赵士杰下线众多,这些下线如何找到的他?他又怎样将这个犯罪链条紧固的呢?据赵士杰交代,所有这些“黑金”的交易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并单线与其取得联系,确认安全可靠才进行交易。

  该院副检察长、本案的主诉检察官王汉成介绍说,赵士杰与其供油下线交易十分隐蔽。如他们之间交易一般不用自己的银行卡,而是同时使用多人银行卡。赵士杰为了拉拢下线,稳定供货源,都是预付收油款,下线如果送来的原油不够,那么再将钱返还给赵士杰。

  此外,赵士杰对下线也十分慷慨。据下线刘春福和闫延辉供述,他们常出去赌博,因此欠下巨债,前后从赵士杰处借走了300多万元。许多下线都愿意与其合作和交易,因此,在大庆与内蒙古之间会有源源不断的货源供应。

  除此之外,晟旗公司进油程序也十分神秘。赵士杰慷慨归慷慨,但谨慎多疑。他经常告诫手下人:“没有我的电话,一滴油公司都不能收!”赵士杰与卖油方进行联系,确定原油收购价格等事宜。孙海峰负责安排收油,而这些收油车不进厂区,等专人接车再开到物流园的公司内。

  这些组织严密,依托“黑油”发家的被告人,蚕食着国家的利益,为自己谋利,挥霍无度。庭审中,一名化油点的负责人交代,赵士杰为妻子代步购买了一辆奥迪A8轿车,购车款为106.9万元。

  而庭上显示的一组组数据,更让人瞠目结舌:2012年2月21日至2013年3月29日,李文学参与非法收购原油共计6797.7吨,价值人民币3329.6万余元;贾传兴、刘春福、李海丰非法收购原油并销赃给赵士杰共计1353.2吨,价值人民币666.8万余元……一位旁听庭审的农民说:这些人忒胆大,忒贪婪,天理不容啊!是啊,天理不能容,法理更不能纵。

  检察机关认为,赵士杰、孙海丰、韩景合等29名被告人明知原油为他人犯罪所得赃物,还予以收购、销售、非法加工,其行为已经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6月18日,大同区法院依法对赵士杰等29名被告人以掩饰犯罪所得罪进行宣判,法院认定赵士杰盗窃7618吨原油,价值人民币3749万元,根据各被告人涉案金额、认罪态度,法院对29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一年零四个月不等的刑期,判处罚金总计为4000万元。

[责任编辑:孟颖] 下一篇文章:乱弹世界杯|阿根廷VS瑞士:矛利还是盾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