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周刊》1000期寄语:宁缺案例故事不愿有更多犯罪

时间:2014-05-15 06:40:00作者:郑海啸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一千期致读者】

  亲爱的读者,现在你看到的《明镜周刊》是第1000期。1000期,已经超过20年。1993年12月15日,《明镜周刊》出版试刊第一期,1994年正式创刊。自创办人张本才先生担任第一任主编以来,已有郑十凝、覃匡龙、魏星、王琰等人主持过该周刊。我是1999年来到《明镜周刊》编辑部的,不知不觉中成为在周刊任职时间最长的“老人”。

  既然是“老人”,就应该坐下来讲讲故事,但是,此时的我,却觉得“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讲起”,似乎琼瑶曾写过的一本小说的名字差可形容:心有千千结。

  《明镜周刊》基本上是一份案例周刊,以真实鲜活的案件故事吸引读者。承蒙读者厚爱,在曾经举行过的几次问卷调查中,《明镜周刊》都被读者列为最喜爱的周刊。这份喜爱,当然反映出广大读者对当前腐败现象的痛心,以及腐败被铲除之后的舒心。但是,每一个案例的背后,毕竟都是一个个悲剧。这些悲剧细究起来,大都可以归结到人性的悲剧。作为人道主义者,我很不喜欢有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检察业务专家李乐平先生转此语为“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很赞同。被查处的某些贪官,从他家里搜出的东西可以开个高级超市,某人光是虫草就有700公斤,读者看了会觉得既可气又可笑。这些贪官形象,会让我们想到果戈理笔下的“破烂王”泼留希金,或是柳宗元笔下贪婪至死的蝜蝂。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些泼留希金和蝜蝂呢?也许是他们早年过度匮乏的生活经历。过度的匮乏会造成过甚的需求。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伊梅尔达,以豪奢著称,光鞋子就有三千多双,这个十七岁选美脱颖而出的第一夫人,当年是睡在肥皂箱子上的。“2006年度中国十大法治人物”之一、吉林省检察院反贪局原局长姜德志告诉记者:“很多贪污腐败的领导干部都有共性,即都有一个苦难的童年,都有一个奋斗的青年,都有一个上升的中年,最后都有一个悲惨的晚年。很多人原来本质不错,不少人都是苦出身:成克杰上学之前没穿过鞋,苦得不得了;安徽的王怀忠,要饭的出身……这些人青年时候奋斗成才,中年不断进取,然后,到了一定位置,腐败了。”这样分析起来,这些可恨的贪官也确有可怜之处。除了人性的因素,法律和制度的疏漏也是重要原因。很多贪官都是因为没有受到有效的监督而越发胡作非为的。我们当然没有为他们的腐败辩护的意思,我们只希望读者不要过分简单地看待这些案例故事,在解气之外,再增加一点点沉甸甸的心情。

  刘心武写过一篇《王府喉掸》的文章,让人看了唏嘘不已。有位满清王爷,回忆当年的奢华生活时连连叹息说,那真是造孽——时不时地,王爷们要吃满汉全席。满汉全席共有134道热菜,48道各色冷荤、点心、水果,要用三天时间,分六次,才能吃完。这么多东西怎么消化?王爷们有办法。他们用一个鸡毛做的小掸子(也就是所谓的喉掸)催吐,就可以上顿吃了接着吃下顿。刘心武说自己听了直恶心,没想到这位王爷说了句掷地有声的话:“光冲这玩意儿,也不能不革命啊!”这个故事,可能会让我们联想到目前这场正如火如荼的反腐败斗争。这场反腐败斗争,确实是关乎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生死存亡。我们希望这场斗争能尽快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我在《2014年的期望和祝福》中表达过这样的想法:《明镜周刊》作为一份案例周刊,我们编辑部同仁的心意却和中药店的那副对联相似:“宁使架上药生尘,莫让人间存疾苦。”我们宁愿少登一些“精彩”的案例故事,也不愿有更多的人犯罪。这个想法仍未改变。

  亲爱的读者,下一个1000期,该是在20年之后了!作为编辑,我当然不希望亲爱的《明镜周刊》变得平淡如水;但是作为公民,我又不希望它过于异彩纷呈!真是心有千千结!

[责任编辑:武丽军] 下一篇文章:新疆煤田灭火工程局原局长犯贪污受贿等罪获刑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