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婚生子女户口难办:家长跑几十趟依然未果

时间:2014-04-18 07:29:00作者:新闻来源:央视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到上学年龄只能呆在家里,非婚生子女入户难、上学难,权益谁来保障?】北京5岁女孩悦悦,找不到爸爸上不了户口,不能坐飞机、火车,甚至无法上学。江苏女孩小玲玲,没有医院正规的出生证明报不了户口、上不了小学。非婚生子女长期游走在社会边缘,从出生就面临入户难、上学难、就业难等问题。薄薄的户口本缘何给他们造成如此多的限制?这一特殊群体的权益谁来保障? 

  悦悦是一位北京市的小女孩,她今年5岁,但她却一直上不了户口。没有户口本,孩子不能坐飞机,不能坐火车,连长途汽车也坐不了。眼下,她碰到了最严重的问题,没有户口,这个孩子将无法上学。孩子为什么没有户口?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北京5岁女孩没户口不能坐飞机火车不能上小学

  悦悦,今年5岁,喜欢唱歌,爱吃甜食,刚刚学会了轮滑。如果顺利,她在1年半之后就可以在家附近的一所实验小学上学。然而,一纸户口却给她的生活蒙上了阴影。

  2008年,悦悦的妈妈于军与一名吉林男子,也就是悦悦的生父相识并开始交往。不久,还没有结婚的于军就怀孕了,而悦悦的生父却选择了离开。曾经离过一次婚,当时已经41岁的于军担心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当妈妈,于是选择把悦悦生了下来。

  于军:我只是要一个孩子跟我作伴,然后我安静地把她养大。以后等我老了以后有一个照顾我的人。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让于军始料未及。由于是未婚生育,于军需要缴纳一笔社会抚养费才能给悦悦上户口。缴纳抚养费的前提是要提供亲子鉴定证明。而悦悦的爸爸早在悦悦还没有出生时就销声匿迹了。这让悦悦的户口始终没有着落。而没有户口,悦悦甚至都无法上学。

  五岁的悦悦已经开始明白,找到爸爸是她上户口、上学唯一的希望。对于悦悦来说,爸爸是陌生的,她唯一的印象就是这张纸上模糊的影像。

  悦悦:我爸爸像愤怒小鸟一样。

  记者:为什么他像愤怒的小鸟啊?

  悦悦:因为脸长得像。就为了这个事情,妈妈就办不了户口吗?

  一个五岁的孩子,其实还不知道户口这个名词对于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孩子,如何进入社会,这让作为母亲的于军,越来越发愁。

  于军:最担心是上学问题,就是她受教育的权利问题,就是没有户口,怎么去上学,这是最担心的。

  不仅是上小学,没有户口,实际上就失去了进入社会的通行证。就医、上学、种种社会保障,对于悦悦来说,都将是无法企及的奢望。

  母女俩目前生活的来源就是于军做英语家教的收入,很不稳定。但是因为有女儿悦悦的陪伴,生活上的拮据于军并不在意。

  眼下,于军最担心的就是女儿因为没有户口,尽管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却找不到愿意接收她的小学。2年前于军给悦悦找幼儿园的过程还历历在目,为了找一所既不需要户口、自己也能负担得起的幼儿园,于军整整跑了一年。

  于军:三岁上幼儿园之前,我是跑了十几个幼儿园,然后其中有私立的,也有公立的,公立的大部分第一句话就是说你户口在哪儿,然后我就只好出来。找了大概一年多吧,无意中看到就是,它也没有牌子,因为本身是一个家庭式的托儿所,然后挺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说户口的事。

  而这样的幸运无法第二次降临在悦悦的身上。这一天,于军再次带着悦悦来到了离家不远的这所实验小学门口,希望能打听一下入学的条件。在校门口,于军就被告知,没有户口根本无法建立学籍,不仅小学不能上,之后的中学、大学都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于军:问也没什么意义,因为肯定是这个结果,所以没什么可说的。

  于军明白,对于没有户口的女儿来说,无论是公立小学还是私立小学,要想上学难上加难。眼看着悦悦一天天长大,上小学的事情迫在眉睫。

  一次次的碰壁,于军依然不想放弃。既然户口是入学的关键,于军决定再到街道计生科去问问给女儿上户的事情。可是刚一进街道计生科的办公室,于军就被认了出来。

  计生科科长:你这个情况,那天你爸爸就过来了。 

  于军:我爸爸跟我说了,他说还得让我们等,我们想问问到底等到什么时候。

  计生科科长:这个我问一下区里,因为是市里来决定。

  于军:是北京市决定,不是国家计生委? 

  计生科科长:这怎么说,反正这件事属于区里,也没有这个权利,就问一下北京市吧。

  于军:北京市计生委要决定我这个到底怎么解决?

  计生科科长:先问问区里,看区里怎么答复。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回答,于军已经记不清听了多少遍。从女儿出生到现在,于军一等就是五年。

  于军:她就说我给你打电话问区里,然后问完跟你说区里让你等,肯定是让你等,就是这样。

  依照程序,非婚生子女要想上户口就必须缴纳社会抚养费,而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资格是必须提供生父信息及亲子鉴定证明。在悦悦出生后的五年间,为了寻找悦悦的生父,于军几乎穷尽了所有办法。登报、求助媒体,种种努力,可那个和悦悦最亲近的男人却石沉大海、音讯全无。无奈的于军拨通了海淀区计生委的电话。

  海淀区计生委:找我没有用,是这样的,您目前为止这种情况,你自己不找着男方没有用,您找我一百次也没有用,您这事儿炒得越大,越没法解决,因为全区这么多人,解决了您的别人解决不解决?

  找计生部门行不通,那就直接去派出所询问。于军不想放弃任何一个能给女儿上户口的机会。

  于军:我想问一下,我这个女儿是非婚生的,户口怎么上?

  民警:问街道。

  于军:现在是因为她父亲找不着。

  民警:那你做不了亲子(鉴定)。那你肯定上不了。上不了。反正您没有街道的手续,肯定上不了。甭管是怎么生的,必须有街道的手续才能上(户)。

  于军:已经习惯了,一次一次被拒绝吧,已经有四年,快五年了吧,每次都碰壁,然后就是想一旦再有什么,比如说可行的办法,我再去试,就这样。别的不知道。

  悦悦的命运似乎就这样进入了一个死角。为了找到孩子的父亲,于军拨通了男方的户籍所在地长春市法院的电话,希望能通过法院途径找到悦悦的生父,强制执行亲子鉴定。这是于军最后的希望,可是,法院的反馈结果只有四个字,无法立案。

  长春市经济开发区法院工作人员:你得有相关的凭证才能立上,你连门槛都进不来,你怎么立啊?你人都找不着,你找不到人,法院也找不着人。

  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于军,首先法院没法找到悦悦的父亲,即使找到了,按照法律也不能强制公民做亲子鉴定,因此对于于军的申请,法院无法立案。起诉的希望落空了,女儿的户口就像石头一样,压在于军的心上。

  五年的寻找,五年的等待,五年的压抑,依然找不到出口的于军,这一刻,面对我们的镜头,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

  悦悦的未来究竟在哪里,无计可施的于军只能面对现实,做最坏的打算。但她无法向悦悦解释为什么她不能上户口,为什么不能上学。

  于军:最坏的结果就是自己教吧,那没办法,但也不能不让他就是一个字不识。我当然还是希望他,有一个正常的生活。

  如今,于军住在父亲单位分的老房子里。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但生活还要继续。每个周末,于军的家教班都要从早8点开到晚8点。于军还在努力攒钱,希望有一天能让她有机会交上罚款,让女儿能够有一个户口。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聚焦北京水价上涨:调价或难解"京城之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