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省高法官方微博3年直播45起庭审 数量逐年递增

时间:2014-04-11 08:12:00作者: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2013年8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官微“济南中院”直播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的庭审,引众多网民围观。150多条、近16万字的图文微博直播,让不少网民开始接触到法院庭审的流程、细则,成为一次成功的公民“普法课”。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薄熙来案审理期间,“济南中院”的微博粉丝增长量每天数以万计。

  “这是法院微博直播庭审的里程碑式事件。”一位法院工作人员说。

  去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法院司法公开工作推进会上表示,要充分发挥现代信息技术的作用,全面推进司法公开平台建设。人们纷纷聚焦“如何公开”,微博成为公开渠道中重要的一个选项。

  31省高法开通57个微博账号

  去年1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入驻新浪微博,成为首个国家级官方微博。开通首日,粉丝数即达到10万。

  “高法开通微博是个进步,因为高法的职责不限于法院的宣判,还兼负着普及法律知识、解释法律条文等可与民众互动的任务。开通微博就如法官到社区普法一样,是一大进步。”网民“似水流年1242”说。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分析显示,近7成网民对最高法开通微博表示支持和赞许,认为这有利于司法公信力的提升。

  与此同时,“全国法院微博发布厅”也在新浪微博平台上线。据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31个省高法均已在新浪开通微博。《2013年新浪政法微博报告》显示,150余个地方中院也已开通官方微博,河南、广西为全国法院系统开通微博最多的省份。

  此外,腾讯、人民网、新华网3个微博平台也有省高法入驻。腾讯微博16个,人民微博7个,新华微博3个。截至目前,31省高法在4个微博平台共计开通57个官方微博,其中45个是在2013年开通的。

  57个官微吸引了1830万粉丝关注,平均每个账号有粉丝32.11万。

  河南省高法官微“豫法阳光”在4个平台均有账号,总粉丝数达664万,是省高法中的“大V”,仅新浪微博的粉丝数就达406万。北京、广东和广西的省级高法微博总粉丝数也超过百万。湖北省高法仅在新浪微博开通官方微博,粉丝数最少,为3.1万。

  截至2014年4月10日,57个账号已发微博约11万条,平均每个账号1929.8条。河南以发布超6万条微博的成绩领跑,也是目前唯一过万的省高法官微。此外,15个省高法官微在1000条以上。湖北、吉林发布不足100条。

  中国青年报记者对新浪微博上的31个省高法官微自开通以来的日均发微博量进行了统计。河南省高法最活跃,平均每天发布微博21.5条。日均更新5至10条的有14个,日均更新1至5条的12个。安徽、西藏、湖北、吉林4地省级高法微博日均更新条数在1条以下,吉林最少,为0.5条。

  河南省高法官微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豫法阳光”有11人专职维护,8人负责内容发布,3人负责与粉丝互动。

  “豫法阳光”开通之初,工作人员克仰志即参与。2011年,还鲜有法院开通微博。“当时还面临敢不敢开的问题,开了以后是否可控,会不会变成僵尸微博等都是担心的问题。”克仰志说。

  “可有尘瑕须拂拭,心扉敞开给人看。”克仰志说,省高法领导要求,微博不但要开,任何评论也不能删。经过一个多月的调研,“豫法阳光”正式上线。

  “其实,很多人都不清楚,法院在忙些什么,法官们都是怎么判案的。”克仰志觉得,微博的开通在打破司法神秘方面立下不小功劳。

  一次学车时的遭遇让克仰志印象深刻。休息时,几个学员闲聊起自己的工作。一个女学员一听克仰志在法院工作,接着就说了句,“法院的法官太黑了”。

  克仰志顿时觉得不舒服。“人家都说守着和尚不说秃子,你这是守着和尚说和尚啊!”

  “你打过官司吗?”克仰志问。

  “我没打过。”女学员说。

  “你进过法院没有?”

  “也没有。”

  “你都没进过法院,都没和法官接触过,为什么还说法官黑啊?”

  “我听别人说的……”

  克仰志感到无奈,但这个小插曲也让他意识到,通过微博去宣传法院,也是司法公开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只有了解,才能理解,理解了才会支持。”

  展现法官的一天,邀请当事人讲法官的故事,对接访、审判、执行、送达、调解等处理案件的工作现场进行报道……“豫法阳光”逐渐成为宣传法院的主要窗口。“我们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拉近法官和当事人的距离。”克仰志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梳理发现,各省高法微博的内容大致可分为4类,包括法院新闻资讯、法院审判信息、诉讼服务指导、普法宣传教育等,从不同角度呈现法院的工作。

  10个省高法官微3年直播了45起案件庭审

  微博直播庭审,在各法院微博内容中所占比重并不大,却是最受网民关注的一部分。

  4月9日,广西高法官微“八桂法苑”对“民警涉嫌酒后枪击孕妇案”二审进行了直播。48条直播微博共计被转发3500多次,评论2000多条。

  据“八桂法苑”管理人员透露,广西高法没有专职维护微博的工作人员。直播案件时,现场负责拍照的工作人员就是微博发布者。趁着庭审间隙,微博管理员到法庭之外,将现场的文字材料、图片第一时间发送到网上。应网友要求,微博发布者还曾多次返回庭审现场“补拍”多张照片。“因为条件有限,很多时候私人手机成了办公利器。”

  “刚开始,我们3个工作人员对微博并不是特别熟悉,手忙脚乱。”工作人员介绍说,从如何@别的账号,到打开网友的私信,到发布图片、长微博,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八桂法苑”从干巴巴的短消息,终于发展成丰富多彩的“多媒体”。

  在“八桂法苑”正式开通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工作人员也学会了怎样赢得粉丝的“欢心”。“大案、要案是大家的一个关注点。另外,我们也发现大家对法院日常操作、法官日常生活充满兴趣。”除了案件播报、庭审直播,“八桂法苑”也开始做一些法官生活的小故事。“播报法官日常生活工作,让大家认识到法律另一面,拉近与社会大众的距离。”

  在管理微博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也遇到不少麻烦。“微博信息更新太快,信息太多、太杂。”一旦管理员们手上有了其他的工作,几个小时不打理,就有些赶不上趟。“现在网友都是火眼金睛,既不能出错,也不能慢。”工作人员认为,“加派人手,或者开设专职微博管理员,应该会让工作的效率更高、效果更好。”

  曾吸引全国目光的“河南林州警察摔婴案”(即安阳郭增喜故意伤害案——记者注),也在“豫法阳光”直播过。

  克仰志说,庭审前一天,“豫法阳光”就进入备战状态。“准备网线、调试设备、熟悉案情,提前做好直播的准备工作。”克仰志说,具体到工作人员现场坐在什么位置,都会提前确定好。

  直播之初,人员分工也作了详细的安排,两人负责记录,1人负责拍照,1人负责作图,1个负责发布,还有1个人机动。

  “现场的时间很紧,没有太多机会跟网民互动。我们会在直播结束后,汇总网民提出的问题,集中进行解释。”克仰志说。

  1月21日9点32分,“豫法阳光”发布“安阳郭增喜故意伤害案今日开庭”预告。此后的两个半小时里,“豫法阳光”又发布7条微博,包括开庭前准备、审判长宣布开庭、法庭调查、被告人最后陈述等庭审主要节点。

  1月28日10点47分,“豫法阳光”发布了一审判决结果。“2014年1月28日上午,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郭增喜故意伤害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郭增喜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判后,被告人郭增喜当庭表示不上诉。”

  “没看图片直播以前,我还以为会因为被告的身份而特殊对待呢,现在算是放心了。”网友“窗前听听雨”观看了该案的微博直播。

  李某某等五人强奸案,由于涉及未成年人以及个人隐私,本不属于公开审理的案件。但因备受社会关注,北京法院网官方微博“京法网事”对宣判过程和宣判后召开的新闻通报会、网络访谈进行了全程“组合式”直播。据统计,与该案相关的47条直播微博发出后3个小时内,共被转发27798次,评论13187条,阅读人数近5000万人次。在依法可公开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公开了有关信息。

  在该案审理之初,有网友质疑不公开审理有暗箱操作之嫌。“京法网事”通过整理发布有关未成年人案件和涉隐私案件不公开审理的有关法律规定,及时让网友了解不公开审理的法律依据。

  二审宣判时,法庭宣布因本案部分原审被告人的犯罪记录依法应予封存,故未组织人员旁听。又有不少网友表示不了解什么叫犯罪记录封存,“京法网事”及时将相关司法解释中有关犯罪记录封存的条文发布在网上,近10万人通过阅读理解了法院的做法。

  “借案件普及法律知识,好!”网友“宗焕平”说。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已有10个省级高法官方微博试水直播庭审,45起案件被不同程度直播。其中,2012年直播11起,2013年直播16起。而2014年仅刚过去3个多月,就已直播案件18起。

  广东省高法在各微博平台至少直播了12起案件,数量最多。目前检索到的最早通过微博直播庭审的记录也由广东省高法创造,于2012年3月31日在腾讯微博上直播了“广之旅郑烘受贿案”。

  《2013年新浪政法微博报告》显示,自2013年以来,有关微博直播庭审的报道已经达到89914条,并在2013年6月开始持续走高。据统计,我国有近20个省(含中院、基层法院——记者注)出现过微博直播庭审的案例。

  除了通过图文对庭审进行微博直播,不少省高法也开通了在线收看庭审现场视频的网站。如,海南高法的“天涯法律网视”、北京高法的“北京法院网”等。在微博上,各高法账号都会对即将进行视频直播的案件庭审进行预告,并附上链接地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2013年底正式上线,这让大家足不出户即可旁听庭审。中国青年报记者登录该网查询发现,一共有32个庭审视频可供选择观看。时间从2013年12月底到2014年2月初,分为“高院直播回顾”、“中院直播回顾”、“基层院直播回顾”3个版块。从该网站提供的点击排行来看,“甄子丹起诉导演檀冰侵害名誉权案”、“奇虎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上诉案”、“黑龙江丁洪涛故意杀人案”最受关注。

  法院信息公开,步子可以再大些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认为,现在各地各级法院都在积极推动用微博公开政务信息,“这个事值得肯定。让普通人了解法院日常都在干些什么,是怎么操作的,这对消除误解很有帮助。”

  但他也认为,法院的信息公开,步子还可以迈得再大些。“可以把庭审现场完全的向公众开放了。”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刘博今认为,微博直播庭审对司法公开有一定促进,但也存在作用单一、流于形式的问题。

  “首先,由谁来直播庭审,由谁来发布消息,这个很重要。” 刘博今说。一旦法院的微博直播有意偏袒,就会造成社会大众的极大误解。“如果微博直播中没办法做到对原告、被告一视同仁,给予同样的信息公开,那么其积极意义也就不大了。”

  刘博今认为,最好引入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如大众媒体,由媒体来做直播这个事,大家的意见可能会小得多。”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部主任竹立家认为,司法公开是司法改革过程中非常关键的一步。“不论是微博直播庭审,还是公开判决文书,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引入人民监督机制。”

  竹立家说,网络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值得重视。不少大案、要案经过微博直播,获得了积极的社会效果。他也强调,这是为了通过形式带动本质上的变化。“如果我们的司法工作者,不从内心里认同人民监督,那么微博直播的作用只能停留在表面了。”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明确商标案件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