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长贪污受贿获刑20年 杜绝"小官大贪"要强化权力监督

时间:2014-02-27 06:16:00作者:吕峰 李保忠 胡天翔 王小生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离婚协议绊倒一贪官】 

   

  办案人员正在对相关数据进行核对

   

  吴卫为骗取奖金租赁的废旧纸厂厂房 

  2013年12月11日,经河南省驻马店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驻马店市中级法院对驻马店市财政局经济建设科原科长吴卫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和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十年。  

  当判决书送到吴卫面前时,已过不惑之年的吴卫失声痛哭。为此案奔波近4个月的河南省汝南县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人员也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案件的成功办理,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550万元。 

  小科长涉嫌受贿案发 

  翻开吴卫的人生经历,可以发现1968年出生的吴卫成长经历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驻马店市财政局工作,从科员到副科长、科长,吴卫的仕途一步一个脚印。  

  那么,这个位不算高、官不算大的经济建设科科长,缘何会因贪污679万元、受贿181.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身陷囹圄?汝南县检察院检察长田冬松对此感慨颇深:“吴卫的贪腐行为太大胆了,这样的‘小官大贪’,就应该和落后产能一起被淘汰。”  

  吴卫涉嫌受贿一案的犯罪线索,是汝南县检察院在立案侦查龚大俊涉嫌行贿犯罪一案过程中发现的。2012年8月18日,经驻马店市检察院指定,吴卫涉嫌受贿一案由汝南县检察院管辖。8月20日,汝南县检察院对吴卫立案侦查,随即进行讯问,吴卫拒不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日吴卫被刑事拘留。  

  8月21日,面对侦查人员出示“铁”的证据,吴卫哑口无言,承认了3次收受龚大俊贿赂的犯罪事实。  

  原来,曾担任驻马店市财政局经济建设科副科长的吴卫,负责全市淘汰落后产能项目申报工作。2009年3月,汝南县宏顺纸业公司为使申报的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项目顺利通过审核,该公司负责人龚大俊驱车赶到驻马店市向吴卫行贿5万元。可是十几天后,龚大俊却接到吴卫的电话:汝南县宏顺纸业公司申报的项目不合格,上级没有批。然后,吴卫以跑项目为由向龚大俊索要45万元。2010年春节前,汝南县宏顺纸业申报的项目资金到位后,龚大俊为了对吴卫表示感谢,又向吴卫送了5万元。  

  吴卫在多次供述中承认,龚大俊多次给他送钱就是因为他负责淘汰落后产能项目的申报,能在项目申报过程中为龚提供帮助。 

  一份神秘的离婚协议 

  初战告捷。侦查人员分析,吴卫负责全市淘汰落后产能项目申报工作已经多年,涉及的企业有好几家,仅汝南县宏顺纸业公司一家申报项目就给他送了55万元,其他企业大都申请的资金比汝南的更多,有的企业还连续多年申报,给吴卫行贿的可能性更大。侦查人员判断吴卫可能还有其他受贿行为。  

  但是吴卫摆出“抱着葫芦不开瓢”的架势,从他嘴里难以获得突破。如何找到案件突破口?侦查人员苦苦思考。  

  此时,对吴卫财产方面的查询结果也出来了,吴卫及其家庭成员名下存款不过几十万元,房产也只有现住房一套,案件突击搜查时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  

  调查一度陷入困境。这时,侦查人员想到从吴卫的家里及办公室搜出5台电脑,那里是否存过有价值的记录?能否从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侦查人员和技术人员连续十多天对查获的电脑硬盘进行数据恢复,对上千个文件夹进行仔细审查。终于,侦查人员从一个隐蔽的文件夹中,看到了嫌疑人的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所列资产上千万元,有房产、商铺等。  

  这份协议的发现,不仅验证了侦查人员之前的判断,同时也给后期的案件侦查指明了方向。因为离婚协议上显示:吴卫在驻马店市有房产8套,价值300多万元;在郑州拥有商铺两间,价值1000多万元,已实际付款600余万元。  

  在对离婚协议所列的财产进行调查时,侦查人员发现上面的财产大都在武飞、程琳名下。武飞,是吴卫的亲人,程琳是谁?财产怎么会在她名下?案发后这二人均已音讯全无。  

  侦查人员经过调查发现,程琳是吴卫多年的情人,这也是吴卫的爱人与吴卫离婚的真正原因。  

  但是这些财产是吴卫犯罪所得吗?如何才能证明?这成了侦查人员面对的新难题。 

  一张难掩事实的“借条” 

  找到了这些财产,侦查人员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感觉到压力更大了。审讯吴卫时,他仍是缄口不言。  

  侦查人员根据已知的财产,查找其缴款的资金来源,很快,武飞名下的十多个银行账户及股票账户浮出水面,其中的资金交易往来频繁,有的交易金额还很大,仅银行查询结果就达半米高。  

  侦查人员经过反复分析、查证,最终发现西平县中华纸业有限公司和西平县冠艺纸业有限公司分别在申报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前后,在西平县建设银行存入吴卫账户200万元,吴卫通过银行账户之间多次转存后,购买了三套住房及两个车位。往吴卫账户上存入的200万元是不是贿赂款呢?吴卫并不承认,说这些钱,有180万元是他借西平县中华纸业有限公司的。吴卫还提供了一张借据:今借西平县中华纸业经理刘森个人壹佰捌拾万元整。市财政局吴卫,2011.12.25。  

  事实真如吴卫所说吗?侦查人员对西平县中华纸业有限公司经理刘森和冠艺纸业有限公司经理张春华进行了询问,同时获取了他们的证言及相关书证,证实了吴卫以帮其申报项目资金需要经费为由向他们索要贿赂200万元的事实。  

  当这些铁一般的证据摆在吴卫面前时,他哑口无言。吴卫最终供述了其帮助西平县这两家纸厂申报淘汰落后产能项目资金过程中,收取这两家企业贿赂的犯罪事实。  

  原来,2008年10月,西平县中华纸业有限公司申报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项目时,公司经理刘森为了让吴卫提供帮忙,送给吴卫现金30万元,该款由公司会计直接存入吴卫的个人银行账户;2009年初,在西平县中华纸业2008年申报的290万元项目奖励资金到位后,吴卫向刘森索要40万元现金,刘森安排公司会计将40万元现金存入吴卫的个人银行账户;2009年3月,为了让吴卫在2009年度奖励资金项目申报中提供帮助,刘森向吴卫送现金20万元,该款由公司会计存入吴卫的个人银行账户;2010年3月,在2009年申报的项目奖励资金到位后,吴卫向刘森索要现金50万元,公司会计将该款存入吴卫个人账户。  

  2010年4月,西平县冠艺纸业有限公司申报2010年的奖励资金项目材料上报后,公司经理张春华为了让吴卫提供帮助,将一张存有60万元现金的银行卡送给吴卫。吴卫将该款的一部分转入其股票账户,其余部分陆续支取花销。  

  收受这么多的钱,吴卫心里也害怕有一天东窗事发。特别是2012年6月,看到其他地方因为申报淘汰落后产能项目有关人员被查处了,吴卫更加害怕了。2012年7月,吴卫就在办公室里给刘森“补写”了一张180万元的借据。 

  一场指鹿为马的骗局 

  吴卫受贿的犯罪事实查清后,侦查人员继续深挖吴卫在郑州购买两间商铺的资金来源。  

  侦查人员从银行查询账户明细中,发现一个隐匿账号曾转入购房款195万元。侦查人员认真对比,那个隐匿账户浮出水面——驻马店市祥瑞纸业有限公司。通过对该公司账户资金来源进行查询,侦查人员惊讶地发现,该款是从财政部门转入的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  

  随着案件侦查的进一步深入,办案人员大为震惊,驻马店市祥瑞纸业有限公司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吴卫为骗取国家资金虚假注册的一家企业。  

  原来,吴卫在自己利用职权大肆收受贿赂的同时,看着别的公司一次补贴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自己心理不平衡,就主动找到其朋友张恩辉(另案处理)商量注册一个假厂骗取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  

  面对巨大的金钱诱惑,二人一拍即合。很快,张恩辉注册了一个驻马店市祥瑞纸业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在驻马店市白桥路一纸厂对面普通的两间门面房。为顺利通过验收,吴卫又让张恩辉尽快找一处工厂用地。两人在驿城区朱古洞乡看中了一个废旧纸厂,并把这个纸厂租赁下来,还把公司的地址也变更为朱古洞乡。2010年5月,吴卫拿出了一个其他纸厂整理好的一份资料让张恩辉回去照着整理申报资料。申报资料整理好后,张恩辉到吴卫的办公室把资料交给了吴卫。  

  为蒙蔽上级领导派来的验收组,吴卫打电话安排张恩辉说:检查组去了,你就说这个厂就是驻马店市祥瑞纸业公司的厂址,厂里的设备在2010年初已经都拆除了。  

  2010年底,项目申报成功了,吴卫和张恩辉共骗取项目资金679万元,全部转到驻马店市祥瑞纸业有限公司账户,由张恩辉保管。  

  2011年的1月,吴卫在郑州购买商铺钱不够,于是给张恩辉打电话说:我买房子钱不够,急等着用钱,你把咱弄的项目资金先给我200万元。没几天,张恩辉送给吴卫一张银行卡,卡上有195万元,吴卫购买商铺时使用了。  

  当侦查人员把这些犯罪书证摆到吴卫面前时,吴卫面如土色,终于如实供述了自己和张恩辉共同贪污679万元的犯罪事实。  

  为了尽可能地挽回国家经济损失,侦查人员针对吴卫惧怕惩处和希望从宽处理的心理,做吴卫的思想工作。吴卫在和律师见面时痛哭流涕,让律师一定想法帮助他,让他家人把房子卖掉,把赃款退出来,不能不管他的死活……后来,吴卫的亲人主动来到检察机关商量退赃,他们凑齐了450万元所得赃款,加上张恩辉退出的100万元,该案共挽回经济损失550万元。  

  记者获悉,吴卫没有上诉,判决目前已经生效。2014年2月12日,在汝南县重点执法岗位职务犯罪预防培训班上,河南省汝南县检察院的检察官结合查办的“小官大贪”案例,给在场干部上了一堂发人深省的廉政课。  

  (除被告人外均为化名) 

  案后说法 

  从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到索取事后感谢费,再到指鹿为马骗取国家资金,梳理“小官大贪”——吴卫的犯罪历程,“从源头上看,权力没有制约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办案检察官说,小官虽位小,但握有“实权”,有着特殊的“背景”:他们多是管钱、管物、管项目申报的实权派,手中握有这些资源,加上监管机制和体制存在漏洞,一些党性不强的小官,未能经受住金钱、美色的诱惑,利用手中权力行腐败之事,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要杜绝“小官大贪”,就要革除孳生的土壤,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小官大贪”更为深刻地说明,再不起眼的权力,一旦为一人或少数人所掌握,就有被滥用的可能。因此,要强化权力监督,健全权力运行机制。要构建无缝监督,让监督的视线覆盖到每个角落和各个环节,避免职级较低的官员或不重要的岗位成为监督死角;要健全权力运行机制,实行重要事项集体决议,避免一人或少数人决策或决定。  

  公开透明是最好的防腐剂。确保权力正确行使,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对官员的监管,不应以其职位高低而有所区别,而更应考量其利用手中权力搞腐败的风险。正所谓,对离“河边”越近者,就更应该强化监督监管,防止他们“湿脚”。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专访袁其国:重点查办违法减刑假释等背后职务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