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网新记者谈从业感想:选择当记者就是选择一种价值观

时间:2013-11-08 07:08: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梦醒杂记

  又是一夜惊梦。

  不停地在医院和法院之间奔走,不停地寻找各种材料和鉴定报告,自杀的当事人、戴口罩的白大褂、红蓝光闪烁的警灯……重重影像在梦境中闪过。

  睁眼,天光暗沉,摸手机看时间,凌晨3:58分。

  有很长时间没做过调查报道了,但是那种寻找真相的焦躁状态好像一直印刻在了潜意识里,让我时常感到疲累和压抑。

  “真相只有一个,你要防止自己被利用”。梦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了,我突然想起这句话来。这是一个记者前辈赐予的忠告。很多次,当我在实地调查中遇到各种“罗生门”时,就会默念这句话,这能使我警醒,使我理清杂乱的思绪。

  刚入行时,也是热血女媒青一枚,那时的我,相信这世界黑白分明,相信人性本善。工作热情指数爆表,每天可以耐心接N多电话,案头卷宗摞起来像小山一样。

  一次,联系上国内一家知名媒体的记者,告知他一个关于涉嫌违法征地案的线索,希望他施以援手,但他拒绝了。

  “你真冷血。”我在QQ上说。

  “作为记者,不要轻易作出判断,或许你看到的只是真相的一部分。”他说,“真相却只有一个,你要防止自己被利用。”

  “拽什么嘛。”年轻气盛的我并不接受忠告,反而非常确定地认为,这家伙是个麻木不仁的自大狂。

  后来一次出差,到四川某个偏远的县城,调查一起30多年前的强奸案。80多岁的老头声称自己当年是被冤枉的,当年“被强奸的女孩”也写了材料,证明其并未实施强奸行为,他要求翻案。

  老头穿着上世纪80年代风格的蓝布褂子,黑布鞋,地道的乡里人打扮。他见我面就直呼“恩人”,向我行大礼,哭诉自己背上“强奸犯”罪名30余年。我当即答应为他讨回公道。

  当年那个“被强奸的女孩”此时已成身形臃肿的中年大妈,因受案件影响,她远走新疆30年,只因要在家乡缴纳养老保险,近几年才回来。

  我手中拿着她写的申诉材料,字迹杂乱,叙述当年受到威胁,被迫承认遭受侮辱,冤枉了他人。

  “这是你写的吗?”“嗯。”

  “都属实吗?”

  如果能得到肯定的答案,这将又是一个独家爆炸性新闻。

  但是她不做声了,两只手一直撕着塑料纸。

  “其实,”良久,她吸了一口气说,“那起强奸案是真实发生的,不然我为啥要远走他乡?”

  她告诉我,之所以要翻案,是因为“那个人”对她承诺,如果翻案成功,国家赔了钱,将会给她5万元钱缴纳养老保险,对于年过半百而又无土地、无工作、无技能的她来说,这确实是巨大的诱惑。她会对我吐露实情,是怕因“伪证罪”而坐牢。

  我愕然。为核实她的说法,我找到了解此事的证人和法官。证人证实该男子确实用钱收买过这个女人,而法官也说他们曾多次收到过此案的申诉材料,但是每次找被害人了解情况,她都沉默以对,不给任何反馈。

  事件发展态势陡然转向。此刻,我为曾经的无知感到羞愧。“原来那个家伙是对的。”我几乎是灰溜溜地,悄悄买了张大巴票,从那个县城逃走了。

  我至今心有余悸。但我也庆幸,在从业之初,就让我看到社会之复杂,人性之多面,让我看到记者这个职业面临的潜在危险——被人利用却不自知。

  这样的危险与其他的人身危险不同。它懂我内心深处的需求,知道我的弱点在哪里,它通常会以成就我事业上的辉煌出现,或者以帮我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出现,或者以感激我的帮助出现。它骗过我的大脑,扰乱我的思维,悄悄释放我的情感,再通过情感去蒙蔽我的双眼,然后提供各种预设好的材料去侵蚀我的独立性,让我不愿再踏上寻找真相之旅。

  然后呢?我会变成什么样?我没敢多想,只是紧紧地裹了裹被子。(杨柳/正义网)

[责任编辑:谢天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