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区80%货物系违规进城 配送难成物流困局

时间:2013-11-04 14:24:00作者:新闻来源:央视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经济半小时》聚焦流通困局:办不下来的通行证

  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仍维持在18%左右,这个数字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在成本攀升的巨大压力下,物流业平均利润率水平已降至4.4%。配送难,是物流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企业怨声载道。《经济半小时》记者实地走访,看看北京一家物流企业进城送货到底有多难?

  一、市内通行证难求愁煞货车司机,配送成本增加难倒物流企业

  司机小李:这车进不去,一般进城都是我们家金杯(车)。像我们的车只能在外环,五环以外和六环边上打转。

  记者:那今天你去马莲道有没有担心?

  司机小李:担心肯定得有,但有的货你必须得送,没办法。

  这里是位于北京五环外的一家物流公司,一大早,货车司机小李一边忙着装货一边发起了愁,根据客户要求,今天他要把一批茶叶送到马莲道的茶叶市场。但是根据北京市交管部门的规定,货车白天在北京市区内禁行,自己的车又没有市内通行证,如果被交警逮到就要罚款和扣分,可客户等着要这批货,想来想去,小李决定,冒着被罚的危险跑一趟。

  司机小李:今天看运气吧,如果点儿正的话就碰不着(交警),交警同志看到了让人罚吧,毕竟咱进去控制范围了,不让进那也没办法。

  相关资料表明,北京城区内的货物80%是违规进城

  小李告诉记者,平时如果货物少,公司会用金杯车运送。但今天的货物有200多件,10多台金杯车都拉不完。因为客户那面催得紧,只能用大货车试一次了。记者注意到,在这家物流公司的仓库内,有大量的货物等待配送。这里的调度老杨说,派车往市区内送货,是一件让他特别头疼的事。

  调度员老杨:因为驾驶员是有限的,他涉及到扣分,特别是进城里,你这个驾驶员考虑到每一个驾驶员扣几次了、还有几分能够扣、进去了有谁对路况熟悉还是不熟悉、驾驶技术什么样,现在都得考虑,所以说太困难了。

  老杨告诉记者,北京市交管部门有着明确规定,货运车辆如果没有北京通行证,在白天不能进入四环以内。只有在晚上23点到早上6点之间能够在市区内的道路上行驶。不过现实的情况是,多年来这个行业形成的习惯都是白天送货,能同意晚上送货的客户少之又少。

  调度员杨世军:偶尔那么一个客户两个客户,人家说夜间可以去,但是这样的太少了,能占到1%都没有。大部分都是要求白天送货,有些得工作时间送到,下班了你送给谁呀。

  记者了解到,这家物流公司负责北京业务的货车有19辆,都没有通行证,这给企业带来了特别极大的困扰,平时北京四环以内货物量小的单子,就靠公司的金杯车化整为零地运进城。如果货物较多,经常采用的做法就是雇车有通行证的车辆。

  调度员老杨:自己的人力和物力都用完了,枯竭了,所有的驾驶员都用两遍了,都扣到6分了。还有几个说是胆大的(司机)扣到9分,完了没有(司机)了,一个也没有用的了,你说你怎么办啊。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外援了,净是外雇,花高价雇人雇车。

  记者:往城里运他不怕扣分吗?

  调度员老杨:因为正常的雇车,比如说500块钱可以去了,他可能就要你800块钱。

  调度员老杨算了一笔帐,这批运往马莲道茶叶市场的200多件茶叶来,如果外雇车辆的费用要比自己出车的费用翻一番。

  调度员老杨:成本大概有90元油钱就差不多了,工资一个员工再加一个绩效可能有接近200元钱就下来了,一个业务员和一个驾驶员,因为他下午回来还能干别的活。但是你要雇车就不行了。

  记者:雇车得多少钱

  调度员老杨:雇车得达到450到500元,这是正常的。

  掂量来掂量去,老杨这次还是决定派自己公司的货车去送这批茶叶,虽然可能被罚款,但客户再三催促要货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至于派谁的车去送这批货,老杨也颇费了一番心思,最终选择了司机小李和业务员小赵,因为小李的驾驶证被扣了三分。即使这次被处罚,对小李也不会影响过大。

  看得出来,小李对这趟活很不情愿,没办法,他只好一边忙着装车,一边忙打电话问路,问问哪些路段好走,交警不查车。

  司机小李:不知道,我还真没走过那条道。我对那面不熟,没去过那里。

  装完货物,小李和业务员开上车出发了。他们先走京津高速,然沿着五环进城。走在五环路上的时候,司机小李还有说有笑,车开始接近四环,小李的神情也严肃起来。

  司机小李:再往前走就进入(交警)管辖范围了,反正在往里面走货车就不好走了,不好让你过去,就是货车禁行的路了。再往前就是了,逮不着这趟就挺好,过得挺舒服。

  小李告诉记者,马莲道茶叶市场前宽马路上交警比较多。今天比较幸运,从小路拐过来就直接开到市场里面了。小李一边卸货一边告诉记者,只要进来了,一般出去时候被处罚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没有遇到交警,小李还是比较高兴。至于能不能被摄像头抓拍罚款,小李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被抓拍只罚款不扣分,而驾驶证扣到12分就等于作废。公司的调度员老杨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盼望小李车能有一张通行证,省得在担惊受怕。

  调度员老杨:奢望有那么哪怕一个证,或两个证。那是奢望,可望而不可及,有的有,一看人家,我们在那停着人家在身边过去了,证往风挡上一立,人家走了没事,我们到那里连罚款带扣分。

  这家物流公司的负责人也告诉记者,通行证不仅仅是他们面临的问题。也是很多物流企业面临的共同话题。

  某物流公司负责人:因为北京市内的货物量比较多,最主要的因为大车不能进城,全靠小车来摆渡,小车又没有通行证,那你就进不去,所以说给客户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客户也会投诉,这样我们有时候迫不得已就得闯禁行。

  这位负责人说,在物流企业当中,城市配送的利润已经越来越低。很多货物要由一个大车分成几十小车,化整为零地才能完成市内配送,油钱,人工成本都要涨几倍。

  某物流公司负责人:费用的话,在无形当中,就全消耗掉了,就是在这一公里配送上边,其实这是费用的话就不用讲了。费用的话是已经的话在物流行业,大家都越来越低了,大家也都知道这个事情,就是企业的利润越来越低,现在基本上就是到保本阶段了。

  这家物流企业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一直在积极申请市内通行证,但一直都没能申请到。最近一次提交材料也有一个多月了,现在还一点消息也没有。他们希望有关部门最好能够明确市内通行证的办理门槛和条件。

  某物流公司负责人:非常需要这个通行证在这方面要是能够有政策的支持,物流行业会脱出这个瓶颈,走出这个瓶颈,以最快的速度让客户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新买的车都很多,不可能说这么多年一点不发展,现在来讲的话有车没证,老大难问题。

  二、通行证正规渠道办理据称“已饱和”,网上叫卖却生意红火

  货车的进城通行证太少,导致物流不畅进城难、物流成本过高,这也是不少商品价格畸高的重要原因。《经济半小时》早在2011年就报道过,北京市有百分之八十的货物时通过违规运输运送的。事隔两年,这种情况依然没有发生改变,在物流领域依然是一证难求。但《经济半小时》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方面是有业务的物流企业难以拿到通行证,但一方面却有人在网上叫卖通行证。

  北京市关于货车的禁限行规定,四环及四环路以内道路,早6点到晚23点禁止载货汽车通行。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办理市内通行证的车辆白天将不能在市区内通行。在2012年9月10日后,北京更是加大了对货车进行的处罚,对货车“闯禁行”增加记3分的处罚。对于市区内的车辆来说,一张通行证便显得至关重要,办张通行证到底有多难呢,10月28日,《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北苑机动车检测场,北京市内通行证在这统一办理,不过柜台前空无一人。

  (暗访)

  记者:本市通行证能办吗?

  市内通行证办理窗口工作人员:你是什么证?

  记者:我的车是货车。

  工作人员:原有的旧证可以换,新证不再办。

  记者:新证怎么不能办呢。

  工作人员:早就不再发展了,路上堵啊。

  记者:那我这个新公司能不能申请一下?

  工作人员:没有,都是夜间,夜间11点到6点(通行)。

  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只能拿旧证换发新证,现在也不接受任何新申办材料,至于什么时候能重新受理新证,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很难说。

  市内通行证办理窗口工作人员:现在就是拿旧的换新的。

  记者:那其他公司旧的(通行证)可以转到我名下吗

  工作人员:不能转让,原来的谁使就谁使,不使就作废。

  在知情人提点下,记者在网上试着进行了搜索,很快,记者就发现,有人声称能办出这种证件,记者打通了对方的电话。

  (电话录音)

  记者:多少钱?

  某物流公司员工:3500元,就是一季度3500元

  记者:通行证是吗?

  某物流公司员工:对,这里是一分钱也没便宜了,然后下季度还得把证给我,我去换新证。拿证给你还得给我3500元。

  记者:就是租一个证一季度3500元?

  某物流公司员工:对,租一个证。

  北京的货车通行证存在一个隐秘的交易市场

  这位办理通行证的人告诉记者,现在北京市所有的市内通行证已经不能办理了。就是必须有旧证才能重新申领新证。他们公司有十几个通行证,现在公司没有物流业务,租出去也是一笔收入。

  某物流公司员工:你这面是肯定能办下来,可以给你写一个保证,让你用上明年第一季度的通行证。

  记者:你们是正规公司吗?

  某物流公司员工:肯定不是弄虚作假的。

  记者:你们公司叫什么名字?

  某物流公司员工:北京吉兴通达物流有限公司

  违规出租市内货车通行证的物流企业

  对方说他们是正规的物流公司,办公在新发地市场。那么对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来到丰台区花乡羊坊村,在伏龙路上的一栋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记者找到了这家北京吉兴通达物流有限公司。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证件由她负责办理。

  工作人员:都是我去换证去,然后收证换证,递交手续,反正得最低跑三趟。我们中旬的时候就开始忙活这事,行驶本和复印件都得齐全,然后交上去才行。你过了户光交上去,那边没有审批,你的证肯定拿不来。

  工作人员介绍说,如果要通过他们公司办理市内通行证,前提是需要把车辆过户到吉兴通达物流的户头上。过户,审批,拿通行证,他们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

  工作人员:我们这一个证4000元钱。

  记者:他给我说3500元钱。

  工作人员:对,我就说小4000元钱,4000元左右。

  记者:最低能做多少钱?

  工作人员:降不了了。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这位工作人员报出的通行证最低价,一个季度3500元。这位工作人员透露,这种通行证在2008年之前,还不算稀缺。不过在奥运会之后就开始变得紧俏,新交规出台之后,通行证的行情更是水涨船高。她拿出来一张通行证的复印件给记者看。

  工作人员:复印件就是挡警察的,放到车前面,交警有的时候看见你有通行证就不拦你了。这上面给备的是管摄像头的,数据库里有咱这个车,但是交警不管,必须拿到真证才行,没有真证就扣三分。

  这样的复印件的价格是每季度1000元

  这位工作人员解释说,一张通行证上可以备案上四台车。一张真的通行证外,其他车辆可以弄张复印件放到车风挡玻璃上,挂着复印件的车辆照样可以往城里跑,只要不被交警抓到现行,备案车辆电子眼拍到后就会核销掉。她透露说,他们公司给其他的车备案是要额外收费的。

  工作人员:因为一个车一个证3500元钱,其他备案的车都是单收钱,备案的钱是一个车一季度一千,你这个车也多就直接给你,按一张证3500元,然后全都免费给打上。

  看来这家物流公司还真是生财有道。这位工作人员还透露,他们公司现在已经没有实际物流业务,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出租这十几个通行证。

  记者:总共几个证?

  工作人员:总共十来张证。

  记者:你们物流公司基本上做不做实际业务了?

  工作人员:就是一般办这个,客户也是自己车,然后爱拉什么拉什么,别拉危险的东西就行。煤气罐什么的。总共几张证,总共十几张。

  记者:没有这个通行证业务就肯定不挣钱?

  工作人员:对。

  记者在网上查到,北京吉兴通达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与2008年10月14日。册资金是100万元,注册地址并不是现在的地址,而是通州区西营前街。为什么一面企业多年求不来一张通行证,一面确是有的企业把通行证出租获利?当记者在北苑机动车检测场北京市内通行证办理柜台把这一情况反馈给工作人员时,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记者:那天在网上有3500块钱一个月租的,一季度。

  工作人员:别提钱,听到没有在这儿别提钱,那是你网上看的,去网上看去,我们这边一分钱不要。

  三、专家解读破解城市货运难题,借鉴他国经验提升物流管理

  在物流行业有一句话,“物流难,难在最需要物流的地方”。在北京,像王府井、中关村、二坏三环内,都是货物流通量较大的商业区,但也是对货车限制最多的地方,怎么把货送进那些区域一直是北京的物流企业最头疼的问题。如何才能破解物流配送车辆进城难题?

  城市配送是关系广大城市居民生产生活需求的重大民生工程。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以及现代商业的繁荣和商业模式的变革,特别是电子商务带来的新流通业态的发展,小批量、多批次的城市配送需求日益旺盛。然而,目前众多城市配送物流企业面临车辆通行难的问题;在一些大中型城市表现尤为突出,严重影响了城市配送效率,增加了物流成本,制约了现代物流业发展。如何才能破解城市配送难题,疏导进城路上物流企业的艰难和辛苦?《经济半小时》记者就此听取了专家的解读。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张晓东曾经针对城市配送难题进行过专门的调研,他的调研表明,在国内的很多大中城市,“货车进城一证难求”的现象普遍存在,就以北京来说,相当一部分商品是通过各种违法的方式进城运输的。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张晓东:在四环里头大概(每天)有七万多个车次,而拿着我们了解到的北京市每天通行证如果全部上路的情况来看,应该说大概在不到三万个通行证,两万多,拿这个数量来算的话,每天我们感觉,这个数不一定很准确,大概有五万辆左右这个车辆是违法运行的。

  张晓东的调研显示,目前,北京每天至少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城市货运是通过违规方式进入城区。特别是禁行了货车以后,一些私自改型的金杯、面包车开始出现,它们的实际承载量仅占货车的三分之一,这部分运力远远不足北京货运量的25%。这样就更增加了城市交通的拥堵,物流企业的成本。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张晓东:从车辆出行次数跟北京交通拥堵的关系来看,保持一定的中等,乃至稍大一点的车型,应该具有合理性,首先它的效率高,单次载重率高的时候我可以多送几家,这一个车送的货,比如说它是两吨的,乃至五吨的车,如果我换成小一点的车,大概不到一吨的车,你至少有用五六辆车跑到路上去,才能解决这一个车的问题,显然增加了城市的交通流量,如果换一点大车型交通流量会减少。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也曾了解过车辆通行证的相关情况,副会长贺登才告诉记者,北京市的货运车辆通行证是属于交管局核发,对外称是按比例发放的,对于是一个怎样的比例,相关部门从未发布过具体数据。从他接触的物流企业拿证的结果来看,有的企业能拿到20%,有的企业或者只能拿到10%,一些新兴的物流企业甚至无证可用。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贺登才:我们感觉就不一定非要采取一个发证的方式,可以有其它的一些思路。比如说把派送车辆给它规定一些标准的车型,就是应该什么时间进到什么地方去,而且现在物流发展很快,有的企业上来了,有的企业又下去了,物流协会它对物流企业的情况是比较了解的。那么就通过协会来根据它所掌握的情况来进行一些行业自律。

  贺登才认为,物流行业近几年的飞速发展,使其规模和数量一直处于动态的变化当中,很难统计企业所需通行证的准确数据,如果让行业协会介入管理,会更便于整体物流行业的统筹与疏通。

  贺登才:尤其这几年物流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加上这个经营环境变化,好多,就头几年做得不错的企业,因为种种原因他不做了,完了又掀一起一片新的企业来,它这个变化很快,但是这个证书它又不可能及时的跟上去,这就必然出现有的企业拿到通行证了,它不一定用,有的企业及需要通行证,它又拿不到证,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必然产生这种买卖、或者是转让这种行为就出现了。所以如果让行业协会来做一些管理,它会更加了解情况,更加符合市场的需要。

  专家指出,实际上,通过发放证件并不是管理好城市配送唯一方式,张晓军曾对相关情况也做过了解,他告诉记者,有很多同样面临交通拥堵困扰的国家和地区,对货车进城采取的是与北京不同的管理措施。在中国香港,物流业是支柱产业之一,不少跨国企业也都选择香港作为储存、管理和运送产品及获取增值服务的理想基地,作为亚洲重要的金融、商贸中心。这里人口密集、车水马龙,但是在香港却并没有对货车进行限制。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 副院长张晓东:在车辆显行方面,他们确实也有限行,早七点到晚七点,在尖沙咀的干线路段里基本上有一些是不让车辆流行的,但是它底下有个牌子写了,“装卸货物的货车除外”,换句话说人家限制的更多的是客车,而不是货车。大陆搞反了,限制的是货车,而不是客车。第二,它在很多商业设施的聚集区域里头专门画有供货车停车车位的,而且在地面上写了,“货车落货区”,上落货区,小汽车不能在这里停,逮着就罚。大陆基本上是画小汽车停的,没有货车停的,逮着停车地,弄不好就罚,人家给货车疏导了。

  张晓东告诉记者,日本东京同样没有对城市配送的货车进行限行,货运车作为城市的公共交通,和公交车一样享受财政补贴。日本的配送车辆,特别是百姓必需品,基本上是借用公交快车道那种专用车道。而且日本的商业区一般有专门的卸货平台,商家用小的搬运工具把货物从卸货平台运回去。货物停的时间非常短,这种组织规模化的物流,明显提升物流配送效率。贺登才也认为,要解决好城市配送难题,不仅要从优化交通管理、改善城市配送作业环境等方面着手,还要做好大物流,提高整体配送的效率。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贺登才:从这个方面就是形成一个派送,实际上城市派送是一个系统工程,就是我刚才说的如何建立物流园区,派送中心,以至于装卸站点这么一个网络性的工程,这是一个方面,再一个就是对派送车辆,进城车辆有一些标准,它怎么能够进到城里头来,当然也需要建立一些信息系统,能够提高车辆的装载率,包括我们推行一些业界派送,共同派送,这些先进的一些派送方法。

  半小时观察:

  近年来,城市配送一直被动而艰难地在车水马龙、人流不息、商业密集的城市核心区域穿梭游走,完成他们的“使命”。这是因为在一些人和城市管理者眼中,城市配送是城市交通拥堵和辖区管理混乱的罪魁祸首,因此对城市配送进行多种限制。但其实,这种过度的限制越发让城市交通混乱不堪,也制约了城市配送的发展。对比中国香港和日本东京的案例,我们应当发现,和香港、东京相比,北京、上海对私人轿车的管制过于宽松,而对公交、货运的扶持过于乏力。从结果来看,香港、东京的城市交通既比我们畅通,物流环境又比我们更便利。城市配送的难题实际是政府管理,希望我们的城市管理者能够重新审视城市功能定位,宜疏导,忌堵截,真正让物流企业和老百姓都能从中获益。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东莞整治“小金库” 有前科再被查出从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