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治标:要形成预防惩戒机制

时间:2013-10-29 06:58:00作者:韦志中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中央政治局不久前审议通过了《建立健全惩罚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计划》,强调要加大惩治腐败力度,在坚决惩治腐败的同时更加科学有效地预防腐败,这抓住了反腐败的根本。反腐败是当今的一个世界性难题。腐败的根源在于权力的滥用,要根除腐败,必须消除腐败产生的土壤和条件,即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使掌握权力的人不能够肆意妄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反腐的治本之策,需要长期艰巨的努力,非一日之功。

  为了遏制腐败多发高发势头,笔者认为,尽快建立对腐败零容忍制度,形成公务人员不敢腐败的预防惩戒机制,才是反腐的治标之计。坚持零容忍才能减少腐败

  公权力腐败是国家公务人员以权谋私的行为,包括贪污、挪用公款、索贿、受贿等。对腐败零容忍,是指党和政府对腐败行为的容忍度为零,公务人员实施贪污、挪用公款、受贿等腐败行为,不论金额多少,一律坚决打击,决不宽容忍让。这里所讲的一律坚决打击,是说凡是公务人员利用职权或职权影响力贪污、挪用公款、索要或收受金钱、财物及其他财产性利益,无论金额多少,一律开除公职,党员还应开除党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凡被开除公职者永远不得再录用为国家公务人员。

  按照我国现行规定,国家公务人员贪腐只有被法院定罪并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者,才被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而定罪标准一般需贪腐金额达到5000元以上。低于定罪标准的贪腐行为,给予一定的党纪、政纪处分。从一定意义上说,现行规定对于公权力腐败具有相当大的容忍度。我国目前是否有必要出台对腐败零容忍的狠招治理公权力腐败呢?回答是肯定的。

  当前我国处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期,面临深化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社会各项体制改革,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经济结构调整、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等诸多挑战,而最大的挑战来自执政者自身。部分掌握公共权力者的腐败行为,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是最挑战社会公众神经、最动摇执政根基的负面因素。我们长期反腐败,也出台了不少预防腐败的措施,但反腐形势依然严峻。在和平建设时期,腐败是能够给予党和国家致命伤害的不良因素,反腐败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重大任务。要减少腐败现象,就必须铁腕治贪。建立对腐败零容忍制度,对腐败分子严肃惩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零容忍需“老虎”“苍蝇”一起打

  8月27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建立健全惩罚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计划》,强调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是全党的重大政治任务和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谋划和推进。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必须加大惩治腐败力度,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在坚决惩治腐败的同时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

  《规划》的出台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反腐倡廉的决心和信心,也表明了党中央在治理腐败问题上的新举措,令人鼓舞。在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问题上,上一个五年规划主要是“建立”,下个五年规划主要是“健全”,重点放在健全体制机制制度上,核心是把权力管好。必须把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作为重要任务和工作目标,坚持零容忍,“老虎”、“苍蝇”一起打,严肃查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充分发挥震慑力。

  25日上午,山东省高级法院对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的原判。可以说,近段时间以来,薄熙来案、刘铁男案等一系列大案要案的审理让全国人民看到了治理腐败的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精神,叫人欣慰。我们还要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健全和完善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建立腐败零容忍制度的思考

  在我国已经揭露出来的贪腐案例中,绝大多数落马贪官都有一个从小贪到大贪的发展变化过程。对腐败零容忍,公务人员无论贪腐多少,一经查实,立即开除公职且永不叙用,就减少了从小贪发展成大贪的机会和条件,减少腐败案件的发生。经济学把人假定为理性经济人,公务人员也应具有行为理性。如果公务人员实施了贪腐行为,不论金额多少其结果都会导致开除公职,那么在伸手之前,他就需要仔细权衡利弊得失。因眼前一点小利甘冒马上被开除公职风险的毕竟不多。

  建立对腐败零容忍制度,有几个问题需要明确。

  一是贪腐金额问题。既然是零容忍,就是不论金额大小,只要公务人员实施了贪腐行为,哪怕是一分钱,也要开除公职,构成犯罪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贪腐金额不是开除与否的考虑因素,它只是应否定罪、追究刑事责任的决定因素。对期权腐败及其他约定取得但尚未取得金钱、财物的贪腐行为,也应认定贪腐行为已经终了,适用零容忍制度。

  二是公务人员的范围问题。这里所说的公务人员,包括所有受国家公务员法规制的人员,国有事业、国有企业单位管理岗位人员,受国家机关委派,到国有控股、参股企业从事管理工作的人员,其他从事公共事务管理的在编人员。有些国有事业单位的人员如大学教师等,应否列入这里所说的公务人员范围,需要进一步研究。

  三是适用零容忍的时间范围。对腐败零容忍制度只对该制度实施之日起新发生的腐败案件发生法律效力,对该制度未生效前发生的腐败案件不具有溯及力。不溯及既往是法律实施的基本原则。建立零容忍制度的目的,就是要形成公务人员不敢贪,不愿贪的普遍心理,从而大大减少贪腐案件的发生。零容忍制度只针对增量腐败问题,不能解决已经发生的存量腐败问题。对存量腐败应寻求其他解决办法。

  四是腐败范围问题。适用零容忍的腐败行为,主要指公务人员实施的贪污、挪用公款、索取、收受贿赂等行为,其具体表现形式,可参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九章贪污受贿行为的相关规定。需要进一步讨论的一个问题是,一些处于灰色地带,尚未达到贪污、贿赂程度的不廉洁行为,是否以腐败行为认定和处理?笔者认为,建立对腐败零容忍制度的宗旨,就是对一切不廉洁行为绝不容忍。党纪条例第八章列举的取得或占有财产的不廉洁行为,如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非本人经管的财物,购物时象征性支付钱款,将本人或者亲属应当由个人支付的费用交由下属单位、其他单位报销,公务活动中收受的礼品不登记交公等,从本质上说属于利用公权力谋取私利的腐败行为,应适当用零容忍制度。

  (作者系广西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

[责任编辑:刘彬] 上一篇文章:贵阳拆违调查:百余城管遭千人对抗扮村民逃走
下一篇文章:高剑:讯问讲究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