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公务员心态素描:他们为什么想走出体制?

时间:2013-10-27 13:51:00作者:马云云新闻来源:齐鲁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部分公务员心态素描——  

  他们为什么想走出体制? 

  离开体制的公务员熊非,被亲戚朋友看成是“异类”。年轻人纷纷抢端公务员的“铁饭碗”,很多人没想过,已经进入体制的是否过着他们想象中的生活?尽管是极少数和非主流,不可否认,公务员正在出走。他们为什么想走出这个体制?在本报记者绘就的多位公务员心态素描中,或许能找到答案。  

  公务员身份,说放真放下了 

  稳定的收入、较高的社会地位,还有一些隐性福利,这一切能说放就放下了? 

  熊非真的放下了:一个月挣三四千元,还要承受巨大的工作压力,个人想法常“被淹没”,不如自己出来单干。 

  许多人分析,公务员工资虽少,但福利好、隐性收入多。这种情况确实不同程度存在,但并非所有公务员都能享受到,尤其是“非强势部门”或底层的公务员们。 

  公务员何磊倒显得很淡定,“都说公务员有这福利那福利,我真没享受到。真的,说没有福利,连我妈都不信。” 

  杨云有些失望。大学毕业曾有机会进入一家国企,如今的收入远低于她的预期,有时会对曾经的选择心生悔意。 

  我省某县级市一单位统计显示,近三年来,有7人辞职。某系统公务员王超2009年参加系统内培训,一年后和他一起培训的人中有一二十人离职。 

  “标签化”和“群体妖魔化” 

  说这些话何磊有些犹豫,“不知道会不会招致别人反感,很多人对公务员有偏见。” 

  他在想,为什么公务员被贴上标签、总受质疑?“可能是工作性质特殊,毕竟拿着纳税人的钱,另一方面有些公务员做了不该做的事,招致反感,以致妖魔化了整个群体。” 

  “一份报纸一杯茶”,这是局外人对公务员工作的素描。“有些单位相对清闲,但有些却累得半死。”杨云所在的部门平时要处理许多琐碎的事情,忙起来的时候“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 

  何磊甚至很少能完整地休周末。领导给他们提的要求是要“5加2”、“白加黑”,“就是说工作日5天和周末2天,白天和黑天都要严格要求。”他所在的部门必须24小时有人值班,“有时已经回家了,一个电话又被叫回去弄材料。” 

  何磊也有牢骚:“领导要求思想境界,要有奉献觉悟。” 

  “20多岁就能看到60岁的状态” 

  公务员徐轩也会陷入困惑,“现在20多岁就能看到我60岁的状态,这不是我喜欢的。”她开始萌生跳出去的想法,“可能就是围城效应,父母在系统里一辈子就那样,个性没了,能理解我的感受。” 

  我省一位处级干部也感慨,在机关多年没了锐气,如果年轻一些会考虑去创业。 

  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按部就班的程序让一些年轻人不适应。一名公务员说:“这是机器,你来了就得按它的规则来,大家变得越来越像,比如说话风格、举手投足。” 

  徐轩喜欢读书,周围总有人调侃“读这些有什么用?”单位里,谁谁提拔了、谁谁下课了的话题比读书更有吸引力。 

  部分公职人员的官僚气,何磊也亲身经历过。前几天,他去办事,对方的脸拉得老长,“他应该想到,他也会去别人的单位办事。” 

  对热度不减的“考公”热,一位“80后”公务员说,“不建议有理想的同学考公务员。” 

  回过头来他又念叨:有时候理想不能当饭吃,你可以为理想奋斗,姑娘愿意陪你吗?就算姑娘愿意陪你折腾,要是折腾不成,对得起人家姑娘吗?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记者 马云云)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雾霾应急预案受考验 专家:污染源不控制限行难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