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事厅:微庭审,还有哪些细节需要规范

时间:2013-09-30 07:05: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众多舆论关注的大案要案在微博平台直播庭审,让公众在法庭之外也能迅速了解案件审理细节。公众对此普遍持肯定态度,同时认为网络直播庭审,还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规范。

  话题预告:“十一”长假期间,正值旅游法开始实施,经过“实战”考验,您认为要确保旅游法落到实处还有哪些方面应加强?

  应避免选择性播报  

  近来,薄熙来案、王书金案等一些刑事大要案在微博平台直播庭审,其互动、及时、平等的交流方式得到人们肯定和欢迎。可微博只是个工具,它能否真正满足公民的知情权,促进司法公开、透明、公正,关键在于如何使用。

  据统计,目前全国31个省份中,至少有17个省份出现“微庭审”案例,包括北京、上海、海南、广东、陕西等地。但在播什么、怎么播等事关大众知情权的关键问题上,一些现象值得玩味。从案件类型看,法院最青睐的是一些事实清楚、争议不大的普通案件,如海南法院“微庭审”的许某涉嫌抢劫案、南京市中级法院“微庭审”涉嫌“饿死女童”的乐某故意杀人案等。从“微庭审”的内容看,各地基本能图文并用,播报关键事实和主要证据,但在回应一些涉及民生民利、大众极为关心的重大问题上,却难免有应付之嫌。

  “你播的我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你不播。”法院在“微庭审”中“说了算”的地位,使其更多地从法制宣传、展示法官形象、提升司法权威,而不是从满足公民知情权的角度确定播报内容,这种“选择性播报”使一些“微庭审”沦为法院一手导演的“样板戏”,难免有“作秀”之嫌。

  可见,微博这种技术工具是否能撩开司法神秘的面纱,成为司法公开的重要推手,关键应改变法院垄断播报内容的局面。在微博直播庭审的启动上,应尽快明确案件范围,当事人或媒体的申请符合微博直播庭审要求的,法院应予准许;法院单方面不得启动微博直播。在微博直播庭审的内容上,不得以细枝末节的内容应付了事,必须播报主要案情、争议焦点以及主要证据,并不得侵犯当事人隐私。在微博直播庭审的主体上,应以媒体直播为主、法院直播为辅。法院案多人少的客观实际使得目前的微博直播庭审只是尝鲜之举,新闻媒体的专业播报才能推动“微庭审”这一新鲜事物成为常态,而且,客观中立的媒体报道更有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

  美国联邦大法官威廉·道格拉斯指出,《权利法案》的大多数规定都是程序性条款,这一事实决不是无意义的,正是程序决定了法治与恣意的人治之间的基本区别。“微庭审”只有通过权利制约权力、通过刚性的制度约束“放在抽屉中”的自由裁量权,才能根治“选择性播报”,推进司法公开、透明、公正。(徐清)

 

  用制度为微博直播保驾护航

  以往的庭审直播形式存在受众少、公众参与度低等缺陷,而微博直播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些问题。如果说,允许公众旁听是点对点的司法公开,传统庭审直播是点对面的司法公开,那么可以说,微博直播实现了立体对立体的司法公开,达到了矩阵式、裂变式传播的效果。

  微博直播在内容上和传统庭审直播是一致的,只是传播方式的改变,这也意味着它和传统庭审直播面临着一些共性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曾经出台过《关于人民法院直播录播庭审活动的规定》,实践中还有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厘清。如对于不得直播的范围,以上文件规定,“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检察机关、当事人明确提出不进行庭审直播、录播并有正当理由的案件;其他不宜庭审直播、录播的案件”。而在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何为拒绝直播的正当理由?直播过程中能否出现当事人照片?视频直播需要打马赛克吗?如何实现司法公开和保障当事人隐私权的统一?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此外,微博直播还面临着独有问题,如在现阶段,庭审笔录记录者和直播者往往并不一致,在传统图文直播中,直播内容出现了偏差,要修改较为容易,而微博直播只要发出微博,就将面临转发、评论,“覆水难收”。可见,微博直播相对传统直播存在更大的风险和隐患,也对各法院舆论引导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目前,我国法院系统已经有着多年庭审直播经验积累,亟待将这些经验转化成制度,用制度为新生的微博直播保驾护航。(舒锐)

  微博直播庭审符合立法本意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1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一律公开进行。可见,刑事案件审判除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特殊情况以外,均应公开进行,但是刑事诉讼法并未对审判公开的方式作出规定。笔者认为,允许对法庭审判进行网络直播应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直播的范围要规范。凡是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案件一律不公开审理,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也应当不公开审理。同样,对于这类案件也不允许进行电视直播或者网络直播。对于其他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有选择性地进行电视直播或网络直播。

  二是直播的案件要广泛。笔者认为,进行直播的案件不应当仅仅限于大要案,对于其他一些社会影响大、民众关注度高或者是具有代表性的案件均应进行直播。这样一方面可以让民众更加直观地感受到法庭审判的公开性和透明性,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提高民众的法律修养和守法意识。

  三是保证直播的完整性。对于庭审的情况应当进行全程直播,而不应有选择性地进行直播,并且应当允许民众对案件进行全程直播,以此来保证案件的公开透明,避免暗箱操作。(李贺军)

 

  微博庭审应当有章可循

  如何在制度设计上权衡利弊,使庭审直播公开、有度、有序进行,推进司法公正,是目前微博庭审讨论关键所在。笔者认为,微博庭审要有章可循,需在四个方面做足功夫:

  一是微博庭审直播案件标准。属于法律规定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当然不能进行微博平台直播,这类案件主要有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或者离婚案件,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还有未成年人案件。

  二是诉讼程序设计。对于微博庭审直播的案件,应当告知诉讼参与人;并在开庭之日前七日内通知公众,以便让公众知晓。另外对于参与庭审的法官、人民评审员以及书记员不得在审判之前查阅与案件相关信息尤其是网络评论,也不得在判决作出之前接受采访或者任何谈话,发表观点等活动,以保证其中立、独立、冷静思考,凭借自己的认知和良知对案件进行公正判决。

  三是微博庭审直播内容。庭审微博发出人必须是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有着良好的职业操守。对于庭审微博内容应当是陈述性内容,杜绝评论性内容,不得有实质性的暗示语言,以防止引起公众的质疑和误解,避免轻率地下结论,误导公众。

  四是技术保障。微博庭审直播技术保障要求微博发出的内容防止黑客篡改,要保证设备安全,防止故障,人员安排合理,做好应急预案准备,防止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赵德传)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时评:盯住网络谣言背后的非法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