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权:司法解释的出台具有现实意义

时间:2013-09-26 15:03:00作者: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周光权就网络诽谤司法解释谈——

  司法解释的出台具有现实意义

  近日,“两高”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对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的诽谤、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犯罪的犯罪情节、犯罪数额等作了规定。对此,周光权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为惩治网络诽谤等犯罪提供法律标尺》中指出:

  “两高”根据利用网络实施的相关犯罪的发展态势,及时出台《解释》,为准确、严厉打击相关网络犯罪提供了具体、明确的法律标尺。这一司法解释清楚地表明网络空间虽是公共意见的表达场所,但在该场所的所有言论都必须受法律约束,正如在现实社会中没有绝对自由一样,在网络空间也只有相对的自由,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司法解释的出台,有助于准确定罪量刑,有助于净化网络环境,积极回应社会关切,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维护社会公共秩序。

  应当说,该司法解释的出台,对于指导司法实践,准确打击犯罪,具有现实意义。在司法实务中适用这一司法解释时,只要司法机关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不枉不纵,就一定能够有效控制犯罪势头、净化网络环境,同时保障公民正当的言论自由权利。

  孙炜就职务犯罪量刑监督谈——

  完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的进路

  完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机制是把握职务犯罪量刑特殊性,纠正职务犯罪量刑失衡,实现职务犯罪量刑科学化、规范化,改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效果的必然要求。那么,如何完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机制?对此,孙炜在《检察日报》上发表文章《多渠道完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中指出:

  要完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机制,检察机关应注重监督的方式与技巧,找准监督的切入点,正确处理监督的柔性与刚性的关系。第一,量刑监督应以柔为主。应该看到,量刑建议权是检察机关刑事司法请求权,不具有终局性,也不具有强制性,具有柔性是其本质属性的体现。第二,量刑监督应柔中带刚。检察机关应当在确立并不断完善科学、准确监督标准的基础上,建立刚性监督机制。

  完善职务犯罪量刑监督机制,还应遵循导向性、有效性和系统性原则。导向性注重的是量刑监督的功能,有效性注重的是量刑监督的目标,而系统性则是注重监督机制完善的保障。要提高职务犯罪量刑监督的质量,必须遵循导向性原则,积极主动地对法院的量刑进行监督,做到敢于监督、善于监督,确保量刑监督导向作用的发挥。

  崔峰就防范错案谈——

  发挥存疑不起诉的固有优势

  2012年修改后刑诉法进一步明确规定了存疑不起诉的适用条件和法定结果。但实践中,存疑不起诉机制没有发挥应有作用。对此,崔峰在《检察日报》上发表文章《存疑不起诉:防止冤假错案的重要关口》中指出:

  事实上,存疑不起诉这一工作机制具有防范错案的固有优势。

  第一,存疑不起诉适用于经过两次补充侦查仍然认为证据不足的案件。迄今发生的错案无一不是证据存在缺陷、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案件。两者的案件类型是一致的。 

  第二,存疑不起诉具有良好的监督制约机制。如果适用存疑不起诉存在错误,可以通过其他程序得以矫正。一是在发现新的证据,符合起诉条件时,检察机关可以提起公诉。二是公安机关认为不起诉的决定有错误的,可以要求复议,如果意见不被接受,还可以提请复核。三是被害人如果不服不起诉决定,可以向上一级检察院申诉,请求提起公诉。对检察院维持不起诉决定的,被害人可以向法院起诉。被害人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起诉。四是《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对公安机关提起的复核、复议以及被害人不服不起诉决定,不同部门之间如何监督制约等都作出明确的规定。上述机制客观上保障了对存疑不起诉发生错误的救济。

  郑重就涉诉信访工作困局谈——

  破解涉诉信访困局出路在法治化

  多年来,各级领导干部对涉诉信访工作高度重视,亲自阅信接访、分析研判、化解矛盾。但客观上却出现了领导越重视,信访人数越多,闹访层级越高的怪现状。对此,郑重在《人民法院报》上发表文章《实现涉诉信访工作法治化》中指出:

  就全社会而言,由于存在个别信访人“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的现象,群众难免形成法律具有随意性、可以朝令夕改的错误认识,严重阻碍了法治信仰的形成。解决涉诉信访工作困局的根本出路是涉诉信访工作法治化。

  一、明确行为指引。法治化要求司法机关按照成文法律规定,对当事人之间的矛盾纠纷和信访事项进行处理,为未来当事人行为模式提供正确行为指引。涉诉信访工作法治化就是要为当事人提供行为指引:合理、合法的诉求,只要依照法律程序办,不需要上访,就能得到公正、及时地解决。不合理、不合法的诉求,重复信访、闹访也得不到解决。

  二、树立价值导向。纠纷的解决稍不如意便不断上访,转而寻求“青天”解决,而罔顾生效法律裁判。涉诉信访工作法治化要求法院要敢于维护正确结论,依法纠正错误结论,使群众能够知法、守法、用法、敬法,自觉理性接受法院依法作出的裁判,实现司法裁判和群众诉求的良性互动。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上一篇文章:法学专家释疑“两高”网络诽谤司法解释五热点
下一篇文章:湖南郴州电视问政素材保密问题辛辣 官员脸红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