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为掩盖受贿事实联合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

时间:2013-09-26 10:28:00作者:李彦澍 连丽娟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以证据链锁定10万元受贿事实】

薛福立夫妇在法庭接受审判

  为避免受贿事实暴露,薛福立和妻子柳红梅联合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试图以此逃避司法机关的追究。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检察机关通过间接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纵然自己始终不承认也一样没能逃脱法律制裁。

  匿名举报引起检方重视

  2012年初,河南省新乡市检察院接到多封举报信,称新乡化纤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化纤公司)能源供运处处长薛福立有重大经济问题。尽管是匿名举报,内容也非常笼统,但还是引起了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因为薛福立所在的化纤公司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有着50余年的历史,是我国生产化纤纺织原料的大型一类企业,产品远销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经济效益在全国同行业中名列前茅。作为该公司的能源供运处处长,薛福立每年负责上亿元的煤炭采购,一旦存在经济问题,极有可能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举报信随后被转至化纤公司所在地的凤泉区检察院。该院立即成立办案组,兵分多路对薛福立展开秘密调查。

  反馈回来的信息显示,薛福立一家拥有4套房产,其中本市2套,北京、天津各1套,总价值200多万元,另有银行存款130多万元,股票基金保险共140余万元,家庭各类财产高达520多万元。薛福立的妻子是化纤公司退休职工,儿子还在读书,其正常资产应该不足百万,多出来的这400多万元来源是否合法呢?薛福立涉嫌经济犯罪的嫌疑瞬间加大。为不打草惊蛇,办案组决定继续展开秘密调查,待时机成熟后再接触薛福立,争取一举突破。

  嫌疑人辩解漏洞百出

  此时,一条消息打乱了整个计划。办案人员在企业走访时得知,在检察院接到举报前不久,化纤公司纪委也接到了同样的举报,并就举报内容展开了调查,但由于方法不当惊动了薛福立及相关人员,他们极有可能已经订立了攻守同盟。办案组决定立即正面接触薛福立。

  到案后,薛福立的表现印证了办案组的猜测,他将所有事情全推到妻子柳红梅身上,称自己从不过问家里有多少钱,对北京和天津的房产更是不知情。而柳红梅的说辞和薛福立高度一致,同时表示家里的钱都是合法收入。

  柳红梅这样解释其收入来源:1996年到2001年期间,她开榨油厂赚了80多万元;2000年到2010年期间,她将60万元用于放贷,每年利息10.8万元;2002年到2004年期间,她办散热器厂赚了20多万元,后将该厂转让给合伙人得款20余万元,转让后合伙人每年给她10万元,2010年该散热器厂拆迁补偿35万元;借给邢某60万元,5年共收利息152万元;2010年开衣钩厂赚了10万元;2007年出售某用于合纤氨纶的油剂配方赚了90万元;从母亲家的老宅里挖出珍宝,变卖后得款80多万元;母亲去世时,从她家水缸底部找到现金30余万元。

  “她在撒谎,”这是办案人员的第一感觉。尽管这样,办案组还是对其供述进行了调查核实,得到的结果是柳红梅确实开过榨油厂、散热器厂、衣钩厂,可整体呈亏损状态。至于放高利贷、挖出珍宝、得到母亲遗产、分得搬迁费的事情则全是子虚乌有。

  心理测试瓦解攻守同盟

  就在薛福立夫妇胡编乱造时,柳红梅账户中一笔10万元汇款引起了办案组的注意。

  汇款人叫李成,从2009年起给化纤公司运煤。进一步调查后发现,李成与薛福立不仅平时通话频繁,两人还颇有渊源。李成在2009年之前经营一家沙场,生产用电用水全部由化纤公司供给,其与时任供水车间主任的薛福立关系密切。2009年薛福立接管能源供运处后,对煤炭采购进行了改革,由向中间商采购变成直接到煤矿采购。这样一来,就多了运输环节,而运输费用隐蔽、不可控,有灵活的利润空间,很多人都想成为化纤公司的运煤户。这10万元会不会是李成为得到特殊关照,给薛福立的好处费呢?

  随后,办案人员讯问了薛福立、柳红梅和李成三人。薛福立一如既往地称自己不知情。柳红梅和李成则供述一致,说那10万元是柳红梅向李成借的钱,已经归还。但是在是否有利息、还款时是否有收条以及柳红梅去李成处还钱时乘坐的交通工具等多处细节上,二人的供述明显不一致。办案组随即加大审讯力度,但是进展缓慢。

  案情分析会上,办案人员认为嫌疑人在订立攻守同盟后心理上产生了优势,对抗性较强,只有击破其心理防线才能顺利突破。于是,办案组决定对三名嫌犯进行心理测试。

  心理测试俗称“测谎”,根据被测试者回答问题时的生理指标变化,判断被测试人是否说谎,若测试结果对被测试人不利,将会给其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在这种心理压力下,李成交代了薛福立夫妇向自己索贿10万元的犯罪事实,同时也交代了受薛福立指使串供的事实。攻守同盟开始瓦解。证据链条锁定犯罪事实

  原来,2010年时薛福立、柳红梅和李成一同去天津看房,返程途中,柳红梅以他们夫妻买房缺钱为由,要求李成赞助20万元。最后,李成通过银行给柳红梅汇款10万元。2012年初,化纤公司纪委调查时,薛福立害怕受贿的事情暴露,就找来李成,同柳红梅一起编造了借钱的说辞,还伪造了还款收据。根据李成的交代,办案组通过相关的书证、证人证言对薛福立、柳红梅受贿10万元的事实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在“零口供”情况下锁定了其受贿的犯罪事实。

  2012年12月24日,凤泉区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薛福立有期徒刑十二年;以受贿罪和洗钱罪判处柳红梅有期徒刑十二年。薛福立和柳红梅不服,提出上诉。

  2013年8月15日,新乡市中级法院二审对薛福立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和柳红梅受贿、洗钱案维持原判。

  该案的办理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震动。特别是与化纤公司在同一个辖区的火力发电厂,在薛福立案发后对本单位的能源采购环节进行了大清查,完善了相关的监管措施,并对可能产生职务犯罪的高危岗位人员进行了诫勉谈话。同时,凤泉区检察院开展专题调研,并就发现的问题向辖区内厂矿企业发出了检察建议。(李彦澍 连丽娟/正义网电)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各地抓紧腾退超标办公用房 专家:基层超标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