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附条件不起诉被害人异议程序

时间:2013-09-18 09:29:00作者:李文博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修改后刑诉法第271条规定,检察院在作出对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以前,应当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的意见。该条规定了听取被害人的意见是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的前置程序,却并未以被害人的同意作为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必要条件。也就是说,被害人在检察机关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之前具有意见表达权,但检察机关是否采纳被害人一方的意见,法律没有作出更高的要求。对于考察期间被害人提出的异议如何处理,更没有详细的规定。对此,笔者认为,应当赋予被害人对附条件不起诉的否决权和申请撤销权,保障其申诉权和自诉权,建立被害人在附条件不起诉整个适用过程中的异议程序(救济机制)。该程序的设置可从以下三方面入手。

  一是决定作出前,赋予被害人否决权,设置“被害人同意”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必要条件。根据现有法律规定,附条件不起诉对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合意的要求低于刑事和解,附条件不起诉并不以刑事和解为前提。有学者认为,附条件不起诉的立法本意主要是考虑对未成年人的特殊司法保护,以及轻罪案件分流带来的司法效率,所以不必要规定获得被害人同意才能作出附条件不起诉。但是笔者认为,相比较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来说,被害人是弱势群体,在注重保护未成年人的同时,应当把对被害人的权益保护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正义并不是被告人的专利,被害人也有请求正义的权利。修改后刑诉法规定,如果犯罪嫌疑人对附条件不起诉决定有异议,检察机关应当作出起诉的决定,而没有赋予被害人否决附条件不起诉的权利,这是当事人之间诉讼权利不均衡的表现。只有赋予被害人对附条件不起诉的否决权,才能更好地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突出对国家公权力行使的制约,以及各方诉讼主体之间的均衡。

  二是考验期内,赋予被害人申请撤销权,如果被害人要求撤销附条件不起诉决定,一般应予撤销。附条件不起诉把被害人是否获得补偿以及对犯罪嫌疑人的教育挽救作为第一应当优先考虑的内容,把修复社会关系、恢复社会安宁、促进社会和谐作为最直接的追求。因此,附条件不起诉决定作出后,考验期之内,被害人向检察机关提出撤销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的,检察机关一般应当予以撤销,提起公诉。因为一方面,如果被害人反对对犯罪嫌疑人适用不起诉,这就说明被破坏的社会关系没有被修复,也就没有了不起诉的基础和继续考察的必要。赋予被害人申请撤销权,有利于加强对犯罪嫌疑人全面有效的监督考察。另一方面,附条件不起诉决定是检察机关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形式之一,根据修改后刑诉法第204条规定,如果被害人经异议不被采纳而向法院提起自诉,法院应当受理。检察机关如果仍坚持对犯罪嫌疑人的“考察”,而此案又处于法院审理阶段,就导致同一个案件同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和法院审理阶段,违反了法律逻辑,导致司法混乱。因此,应当赋予被害人申请撤销附条件不起诉的权利,在考验期间随时提请检察机关撤销附条件不起诉决定,提起公诉,以促进司法资源优化配置。

  三是考验期届满后,保障被害人的申诉权、自诉权,如果被害人对不起诉决定有异议,可以向上一级检察机关申诉,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自诉。考验期间届满,作出最终的不起诉决定后,如果被害人再对不起诉决定有异议的,可以依照法律相关规定,自收到决定书后7日以内向上一级检察院申诉,在收到不起诉决定书7日后提出申诉的,由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检察院受理申诉。上一级或者本级检察机关的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审查后决定是否立案复查,复查后提出复查意见,报请检察长作出复查决定。上级检察院经复查作出起诉决定的,应当撤销下级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交由下级检察院提起公诉;对于仍然维持不起诉决定的,应当做好被害人的释法说理工作,有效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避免缠诉闹访现象的产生。

  被害人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向法院提起自诉。此时,案件已经不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法院启动自诉程序,不会产生司法混乱的问题。如果被害人已经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又向法院提起自诉的,依照相关规定,检察机关收到法院受理被害人对被不起诉人起诉的通知后,应当终止复查,将有关案件材料移送法院。

  笔者认为,不同诉讼阶段赋予被害人不同诉讼权利,不仅可以加强对犯罪嫌疑人的监督考察,促使其改过自新,最大限度地实现刑法特殊预防的目的,更可以全面、有效地保障被害人合法权益,避免起诉裁量权的滥用,实现公平正义。(作者单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延押审查要结合羁押必要性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