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奇:对案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

时间:2013-09-15 08:49:00作者:倪建军 岳红革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9月13日上午,陕西省检察院举行刘宝奇先进事迹报告会。聆听报告的400余名检察干警被刘宝奇的事迹深深打动。

  刘宝奇生前是陕西省检察院公诉二处正科级助理检察员。今年7月30日,他在连续工作过度劳累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办案,在出席庭审时因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公诉席上,年仅48岁。

  48年的人生无疑是短暂的,但刘宝奇26年的从检生涯却留下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生命旅途中的最后一庭

  在刘宝奇的搭档、陕西省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官高琳的倾诉中,刘宝奇用生命履职的最后一庭仿佛历历在目——

  7月30日,安康市旬阳县,天气闷热难耐。由刘宝奇和高琳出庭公诉的两个重大刑事案件当天开庭。这是有省市县三级公安干警和当地检察院干警旁听的观摩指导庭,其中刘宝奇出庭公诉的案件还安排了公安机关鉴定人员当庭作证环节。平时把工作就看得很重的刘宝奇对这次出庭更是格外用心。

  上午的庭审是高琳主办的一起抢劫杀人案,按分组工作规定,刘宝奇担任记录。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高琳发现,在装有空调的法庭上,刘宝奇的额头上竟冒出了层层细密的汗珠,执笔的手也在颤抖,显得极为乏力。12点,庭审结束后,高琳问他是不是身体不适需要看医生。刘宝奇却摇摇头说:“没事儿,休息一下就好了,工作第一,不能耽误了下午的开庭。”

  令高琳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下午到达法庭的时候,宝奇的双颊潮红,脸庞也有点发肿,但当审判长一宣布开庭,他马上又精神抖擞。庭审开始后,他主办的这起故意杀人案的被告人突然翻供,矢口否认自己先前历次供述的故意杀人事实。宝奇即刻因时应变,在讯问时并没有按照原先思路,而是从主要犯罪事实入手,重点讯问被告人深更半夜持刀来到作案现场的起因,以使被告人的辩解露出矛盾之处。”

  “就在他向法庭出示第二组证据后,我忽然感觉宝奇的声音像是被重物击了一下,突然变得低沉和缓慢,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滑落,随之他整个身体倒在了公诉席上……”

  庭审还没有结束,一位忘我工作的检察官,生命却进入了倒计时。

  陕西省检察院检察长胡太平急切地从西安打来电话询问情况,主管公诉工作的陕西省院领导从西安赶赴现场,安康市检察院检察长和市领导带着两名医学专家赶来。医生竭尽全力抢救,但一切已无济于事。刘宝奇最终经抢救无效不幸殉职。

  法律生命线上的把关人

  刘宝奇曾对他的同事们说:“我们公诉二处,负责死刑案件的审查和法律监督工作,把守的是死刑案件审查的最后一道关口,我们可谓是名符其实的法律生死线上的把关人。公正执法必须处处精细,务必保持‘洁癖’,对案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

  2007年,由于工作业绩突出,刘宝奇从铜川市王益区检察院被遴选进陕西省检察院。

  当时,死刑二审案件的审查工作在全国还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先例可循,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为了准确把握死刑二审案件的审查尺度,刘宝奇不仅加强巩固常见罪名的业务知识,还特别重视熟悉新罪名和新的司法解释,不仅经常和同事交流,还主动找机会和法官、专家进行探讨。每次出庭、出差,他的行李箱里总有法律专业书籍和一叠叠业务资料。

  对专业知识的一贯苦学,对审查监督工作的一贯钻研,使刘宝奇成为大家公认的业务能手。他工作26年,一直从事刑事检察工作,共办理各类批准逮捕、审查起诉案件1040件,凡是经他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的案子无一错案。自从到陕西省检察院工作后,他的足迹遍布全省的109个基层检察院,审查办理死刑案件240余件300余人,是处里办案数量最多、办理疑难复杂案件最多、赴外地办案最多的公诉人。

  工作上的严谨细致,被刘宝奇戏称为“洁癖”,正是这样的工作习惯,使刘宝奇一次又一次发现漏罪漏犯。

  1991年5月26日,铜川市环卫处车队原队长赵同理因怀疑妻子与他人有不正当关系,持刀将妻子杀死,随后从铜川市一桥上跳下,自杀未遂摔成重伤,瘫在病床上。案件侦查遂被搁置,时间一长,这起案件竟然不了了之。

  2000年8月,还在铜川市王益区检察院担任侦查监督科科长的刘宝奇听说这件事后,带领科室干警走访周围群众,仅用了几天时间就查清赵同理早已伤愈,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侦查机关的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

  2001年5月25日,赵同理做梦也想不到,就在逍遥法外即将满十年的前一天,他被抓获归案。最终,赵同理被铜川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这起故意杀人案在铜川引起了轰动,该案也被评为2001年陕西省检察系统有影响的十大案件之一。

  “正能量”聚满生活

  在同事们的眼中,刘宝奇不仅是热爱工作的好检察官,也是一位热爱生活充满阳光的“歌者”。

  刘宝奇是陕西省“老三届”艺术团的台柱子,唱起歌来与专业歌手不分伯仲,空暇时经常参加当地社区文艺演出,为四方百姓献歌献艺。歌如其人,刘宝奇最爱唱的是《红梅赞》、《再见大别山》等立意高尚、境界开阔的歌;乐如其人,众多的乐器中,刘宝奇最爱竹笛,他说,笛子形简而质美,声音欢快清亮,还可提气练息。

  在他看来,音乐艺术与出庭公诉是相通的,音乐艺术讲究音律流畅、音节顿扬、音质优美、音域洪亮,如果很好地借鉴运用到出庭公诉中,就会让声音更加富有说服力和感染力。

  在收拾刘宝奇的遗物时,人们发现,刘宝奇随身携带的包里,除了案件卷宗文书、衣物之外,还随身携带着一枚检徽和一支竹笛!

  “我真想再听听刘老师的笛声。”与刘宝奇诀别了40多天的高琳触景生情,“我走进办公室,几次朦胧中看见刘宝奇正在打扫卫生、正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地审查案卷,我明知这是幻觉,但我又多么希望一切是真的!”

  高琳说:“有时想起宝奇,几种影像在脑海里重叠,他四处奔忙取证的身影、他精彩激昂出庭公诉的场面,还有他的歌声、笛声、笑声。他是一个多么快乐、单纯、热爱生活的人,但为了检察事业,他付出了生命!” (倪建军 岳红革/正义网)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三男子为找宝藏运输爆炸物盗墓获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