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俭令"下晚会"凉办" 各地在行动观众叫好

时间:2013-09-10 08:06:00作者:新闻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豪华晚会令行禁止

  “全民看晚会,全民办晚会”;“晚会前千呼万唤,晚会后拼命吐槽”;“看见明星好像很激动,看完觉得实在很无聊”……这些都是我们的观众对奢华文艺晚会和大型节庆活动的代表性反应。近年来,我国文艺晚会包括节庆演出过多过滥,存在一味追求大明星、大场面、大舞美、大制作,奢华浪费、竞相攀比等不良现象,特别是财政出资或摊派资金举办的晚会,更容易助长不正之风。

  8月12日,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审计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发出《关于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的通知》,与去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和今年1月中央出台的倡导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六项禁令”一脉相承。

  “节俭令”一出,各有关单位纷纷响应。

  第十二届全运会开幕式一改惯例,在下午举办,不放烟花、不搞大型演出、不请明星大腕;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宣布将取消开幕式大型文艺演出,代之以16分钟的开场仪式和在剧院演出一台艺术节重点剧目;中国舞蹈家协会取消“淮南国际少儿艺术节”、“龙船调艺术节”、“中国花鼓灯艺术节”等节庆晚会演出;中国视协决定第八届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表彰颁奖活动将以获奖者“送欢乐、下基层”慰问的方式取代颁奖晚会。

  更为一般观众所熟悉的是电视台播出的晚会。这其中,中央电视台的举动无疑最令人关注。央视负责人日前表示,今年9月至12月将减少播出17项晚会类节目,占原计划50%左右;明年减少播出56项晚会类节目,占以往播出量的60%左右。各地方卫视也有明显举动:安徽卫视的“2013亚洲偶像盛典”压缩时长、延期播出,而且改掉“盛典”的主题;浙江卫视的改版5周年庆典停办;北京电视台取消重阳节晚会,中秋节改为“特别节目”。

  除了文体活动,有关部委也行动起来。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中央有关精神,今年教育部不再专门举办全国“教书育人楷模”颁奖晚会,也就是说,教师节晚会停办。

  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文化部、教育部、公安部、农业部等各大部委在内,近期合计将减少晚会和大型颁奖、庆祝活动等60余台。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和以前比,政府晚会少了近80%,演出市场已经整体下降至少三成。

  这么多晚会停办,能省下多少钱?

  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的答案是5000多万。其官方网站显示,原计划的开幕式大型文艺演出需开支5881万元,取而代之的16分钟开场仪式总投资不足100万元。

  至于电视晚会,今年初,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叶惠贤抨击电视台春晚成本太高时,曾算了一笔账:从元旦前后到元宵节,“上星”的晚会有40多台,一台晚会最低成本1000万元,总共成本达5亿元。今后,这类钱能省下不少。

  晚会市场大洗牌

  首先被洗牌的是大小明星。当下,港台一线明星出场费大约100万元,内地一线明星大约80万元到100万元,二线艺人50万元到70万元,久未露面的二三线歌手,报价也在三四十万元,国际知名歌星可达300万元至500万元。大型演出的急剧减少,导致他们收入减少是理所当然,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转投影视行当。

  其次是演出商。全国每年举办的投资超过千万元的晚会超过千场,这些大型晚会中,绝大多数都有地方财政或者国有资产的影子,也不乏“公款追星”的地方领导。一台成本几百万元的晚会,演出的中间商伸手索要上千万元不稀奇,如今,演出商断了“财路”。

  灯光舞美服装化妆伴舞等行业目前也有人在想改弦更张的事。打造豪华场面,他们曾经是“主力军”,但现在赚钱没那么容易了。

  令记者稍感意外的是,采访中,大多数电视台都表示“节俭令”对自家影响不大,而且出于“节俭令”有可能压低明星身价的原因,他们对“节俭令”非常欢迎。

  北京电视台文艺中心宋毅说,迷信明星是电影和电视行业一个通病,结果造成电视台做节目越来越受制于明星。事实上,除极个别电视台,国内大部分卫视每年办春晚都是入不敷出,除明星外,观众、广告商和电视台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

  江苏卫视品牌推广部刘宇哲说,现在“节俭令”通行全国,有利于通过市场反应压低明星大腕出场价。他认为,湖南卫视、江苏卫视已经成功打造了跨年晚会的品牌,冠名价格始终会保持在原来水准上,即使节俭办晚会,节目成本有所降低,但与二三线卫视相比,对广告商而言,性价比仍然是最高的。

  《北京晨报》发表郁晓东的文章认为,在执行“节俭令”的过程中,尽管文艺晚会类演出这一细分行业受到打击,甚至连一些国有专业演出团体的效益都将大幅度下降,但对于我们整体的文化发展是非常有利的一件事情。文艺晚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畸形的行业,不论是否在电视台播出,其中大多数并不是以正常的商业模式在自我循环,而是靠了很多非市场化行为——有些甚至是非法行为——在支撑着,必须调整。

  让大型活动和艺术回归本原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办全国教书育人楷模颁奖晚会,但教育部委托首都师范大学举办了“全国教书育人楷模高级研修班”,本着“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为这些楷模教师的专业发展积极创造条件。同时,将部署在教育战线开展向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学习的活动,充分运用微博、微信、微视频等新媒体展示他们的先进事迹,进一步加大对楷模的宣传力度。

  十艺节喊出“简约而不简单,节俭不失精彩”的口号。参加十艺节的百余部艺术精品普遍回归艺术本体,呈现清新自然、淳朴简约之风。开闭幕式节省下来的资金将用于推动艺术事业和文化惠民,拟建立山东舞台艺术持续发展“4+1工程”。

  “不拼明星就要拼创意!”有的电视业内人士甚至感到一丝高兴:大家在“节俭令”后,再一次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文化评论人韩浩月认为,不拼明星,晚会一样可以好看,电视人完全可以把精力转移到晚会创意方面的工作上来。比如,突破晚会就是“唱歌、跳舞、魔术、小品”的概念,为晚会融入一些更新鲜、更时尚的元素。如果非得请明星,也不用死盯着一线明星,二三线明星也有一定的观众认知度,其他公共领域的名人也可以请到晚会中来。此外,电视台可以自制“节日剧”、购买国外节日娱乐节目的版权来填充节日荧屏。“越早意识到晚会局限性并且作出改变的卫视,就越能在未来的荧屏竞争中占取先机。”他说。

  宋毅认为,大型晚会应该回归到它多年来脱离的本质意义上来,“就像春节联欢晚会被简称为‘春晚’,丢掉的是关键的‘联欢’二字,而这恰恰是最重要的。”毕竟,实现与电视机前数以亿计观众的集体联欢,才是大型晚会的终极目的,必须加强互动,增强与老百姓的交流,让普通观众可以跟着演、跟着唱、跟着舞,最终从被动的欣赏者转变为主动的参与者。

  宋毅将今年北京电视台的中秋特别节目称为一种“浓缩”。节目总导演秦峥表示,“虽然今年经费只占去年的20%,舞美、视频都‘打折’了,但最终呈现的效果丝毫不会‘打折’。因为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精巧,跟文学的道理类似:长篇小说和散文都可以很好看。”秦峥说,今年节目就主打“大联欢”的概念,不再铺排大场面,进行宏大叙事,抒发冷月千秋、家国情怀,而是更加充分地展现普通百姓的才艺人生。

  所以,“节俭令”对电视台的近期影响主要在内容构成上,但远期影响还需要时间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和证明。(苗春)

  山东:

  开展制止豪华铺张办晚会专项整顿行动

  山东省委宣传部、省财政厅、省文化厅、省审计厅、省广播电视局出台实施意见,严格审批备案制度,坚决制止各种豪华铺张文艺晚会和节庆演出活动。凡使用财政资金和国有企业资金举办的、不符合实际、只追求奢华形式不注重实际效果、花大钱盲目追星捧星的晚会和节庆演出都要坚决制止、杜绝和禁止。加强对文艺晚会和节庆演出的审批和监督检查,对确实需要保留的晚会要重新登记,并对晚会的名称、内容、形式、资金投入、实际用途等做出明确规定。

  山西:

  调整取消花费较大的演出项目

  对花费较大的开幕式文艺演出等项目做了调整或取消。山西卫视决定取消“2014新年跨年晚会”、原定于9月3日在武乡县举办的“第三届八路军文化旅游节”开幕式演出、9月23日在运城举办的“山西运城第二十四届关公文化旅游节”歌舞晚会等。

  黑龙江:

  党政机关带头严格控制举办晚会

  黑龙江电视台决定调整2014年春节联欢晚会草案,打造“平民春晚”。原定于9月举办的黑龙江省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开、闭幕式及相关活动全部取消。

  重庆:

  对拟组织承办的节庆活动全面摸底调查

  重庆市文广局对今年拟组织承办的节庆活动进行全面摸底调查,通过征求专家意见、预算活动成本、讨论活动方案等方式分别论证活动的必要性。经过论证,取消了第四届中国重庆文化艺术节中原定需重金邀请明星大腕出场的4项子活动;第九届全国杂技(魔术)比赛与第四届重庆文化艺术节同期举办。

  四川:

  财政拨款举办的演出费用大幅下降

  全省举办的专题性文艺演出场次大幅压缩,财政拨款举办的专题性文艺演出费用同比下降80%。今年6月举行的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将往届在开幕式举行的大巡游调整为在主会场设立中心舞台,持续举行展演活动。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改变传统的“会议加祝贺演出”庆典形式,以演出季的方式纪念四川人艺建院60周年,5部近年新创的精品话剧将轮番上演,通过低价票吸引群众。

  8月,中宣部等5部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此后,各地各部门积极响应,一批文艺晚会及文艺活动紧急叫停或纷纷“瘦身”,力戒奢侈之后的晚会,不拼明星、不比阔气,节俭清新之风拂面而来,观众对此纷纷叫好。

  那么,观众的喝彩声究竟因何而来,我想,其中的原因大约有三。

  其一,原先一些晚会和文艺庆典日渐隆重,奢侈浪费令人生厌。办晚会嘛,究其初衷,当是为传统节日和重大活动期间活跃气氛,丰富大众文化生活而举办,理应是一道惠民文化大餐。但是,不知从何时起,有的晚会变了味,泛滥成灾,一些地方动不动就大搞节庆、大办晚会,不惜重金置办舞美、服装、道具等,怎么奢华怎么来,只要“明星”、“大腕”出场就算成功,剥去华美的外衣,内容空洞,缺乏创新,容易引起审美疲劳,加之严重脱离了民众生活实际,有违党的群众路线。长此以往,这样的“大手笔”,不仅助长攀比风、影响文艺界的正常秩序,进而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而细读五部门的通知,其中明确指出,不得使用财政资金高价请演艺人员,不得使用国有企业资金高价捧“明星”、“大腕”,不得利用行政权力向下级事业单位、企业以及个人摊派所需经费,这些规定之明确具体,无疑给那些豪华晚会迎头浇了一瓢凉水,来了个釜底抽薪,充分体现了全社会痛恨奢靡、崇尚节俭的普遍共识。

  其二,“瘦身”后的晚会可以更多地为普通民众搭建各类便于参与的平台,使晚会变得更加亲民。对于一台好的晚会来说,豪华的舞台、“明星”“大腕”来了多少不是成功的必然因素,只有丰富思想内涵、让观众能在快乐中受到艺术熏陶,才能获得更多的喝彩。晚会“瘦”了,“瘦”掉的都是那些过度的排场和明星,把更多的舞台留给那些能“原汁原味”反映民众日常生活、真正体现百姓需求的节目,也许场地、道具会简单一些,本土演员、本地新人会多一些,但更有贴近性,更加接地气,演的就是身边事,唱的都是身边人,这样的晚会,经济实惠又亲切,观众又怎么会不买账呢?更何况,文化艺术来源于生活,植根于生活,让更多来自民间的艺术人才走上舞台展示才能,有助于破除文化领域的浮躁之气、奢华之风,增强文化底蕴,形成贴近民众、服务大众的文化导向,这本身与文化发展的规律也是相适应的。

  第三,晚会“瘦身”后省下的钱可以用于唱好更多的“民生大戏”。节俭办晚会的各项举措,一方面能让那些比拼奢华的晚会重回艺术规律本身,另一方面也可以省下更多的资金用于惠及民生、贴近民众的活动上。我国还有1.28亿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均GDP在世界排名还很靠后,在经济增速放缓、民生改善需求不减的形势下,各级政府更应该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地方发展、民生改善等最需要的地方,用在公共文化、社会保障、扶贫开发等“刀刃”上,真正把“民生大戏”唱好唱响。

  事实上,近期不少晚会的“瘦身”实践,也得到了良好的反馈。比如第十二届全运会的开幕式26年来再度改为白天举办,不燃放焰火,不办大型文艺演出,改为全民健身展示,不但没流失观众,反而获得了很好的收视率。所以,也许去掉华丽外衣的晚会看上去不那么气派,却能以质朴动人赢得观众发自内心的掌声。 (叶晓楠)

  网友点评:

  网友115:雾霾天气这么厉害,大放焰火污染空气,禁放我支持;人工景观灯少了,省电。

  网友馒头:倡导节俭,这是个好事情。也可以理解成务实的第一步,这样就可以看出来积极的意义了。

  网友极地寒光:省点钱干实事,好!

  网友剑楠畅:其实我觉得咱们真要做那个晚会的话,并不一定要政府拨款。首先赞助广告费、电视转播费、门票费如果做得好的话,应该是一项财政收入。

  网友飞大:我感觉如果各个地方政府都积极响应了,肯定会有一定的效果,反正省下的钱能给地方民政上带来很多实惠吧。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多数人直言反感当下酒桌文化 拼酒劝酒令人生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