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保障农村饮水安全:污染严重项目坚决不审批

时间:2013-08-12 08:23:00作者:新闻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翟庄子村是天津市最南的一个边界村。正在拉柴禾的杨振起说,这个村打的井水喝不得,又咸又有味。现在村里喝的是“专供水”,每壶0.5元。而村里的井水只用来刷锅洗衣服,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2-3年。“人家有钱的买2.5元一壶的,咱没钱的买0.5元一壶的。”

 

  在进入河北沧县大官厅白贾村的路上,《经济参考报》记者见到了村民杨连阁口中的张家沟子河,河底颜色呈现砖红色,河水不深,河道中垃圾较多,而这个村的吃水井就在距离河不远的地方。

  在杨连阁家里,他的老伴在说起饮用水时的态度让人惊诧:“俺俩人老了,爱死死去吧!现在村里得癌症、脑栓塞多了,附近哪个村都有十个八个。”

  白贾村的吃水井距离张家沟子河只有7-8米,如果有污水流过,喝的水就有味,一般年轻人喝桶装水,一桶2.5元。杨连阁40多岁的儿子说,“我不敢喝水管里的水,只喝桶装水。”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贺嘴头村位于南秦河与丹江交汇的三角地带。目前村里的供水情况是,每天定时供水,有时断水。村民自家打的井约6米深,但水质浑浊。

  据村支书贺智华介绍,“最严重的时候,贺嘴头村田地里的庄稼都成活不了,自家井里打出来的水,连牲口都不愿意喝。当时种菜什么的都种不成,都死了,根烂了。市疾控中心、区环保局都来取过水样,但不知道结果是啥情况。”

  在农村地区,由于生活饮用水安全问题比突出,村民普遍担心身体健康受到影响。

  《经济参考报》记者步入河北黄骅辛庄子村时,一对夫妇正在院子里盖房,记者说是来了解饮水情况的。他们立即大倒苦水。

  “快毒死了,村里的水一波一波的,有时自来水变成了红色。10天前,自来水一拧开就是铁锈色。”这家姓孙的男主人说,“俺家3个孩子都买大队净化的水喝,老担心这脏水影响孩子们生育能力,赶快跟政府反映一下,让周边化工厂搬走吧!”

  河北省沙河市白塔镇权村2100多人,村民生活饮用水已经严重超标。“我们村到邢台化验过水质,水不能喝。”一位杜姓村民说,“很多村民都去买水,尤其是小青年,条件不好的就凑合着这么喝呗。”

  据村支书杨学文提供的由邢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中显示,权村饮用水的总硬度、硫酸盐、氯化物、硝酸盐氮、溶解性总固体不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 B5749--2006,不适合饮用。

  记者随后向有关医学专家了解,当饮水中硝酸盐含量达到90~140m g/L时,就能导致婴儿高铁血红蛋白症(蓝婴病)。当人体摄取过量硝酸盐后,在微生物作用下可被还原为亚硝酸盐,引起高铁血红蛋白症,血液中高铁血红素含量达70%时,可导致窒息而死。

  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苗说,在我国农村,村民大多是将用手压井直接抽取的浅层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源。但地下水污染形势日益严峻,我国农村大约有3.6亿人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

  “不管北方南方,对于国家规定的106项饮用水指标,能够满足检查的仪器设备不足50%。最严重的、对人体危害最大的指标,没有办法检查,甚至连装备都没有。”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张云川说。

  “现在国家非常重视自来水的安全,要让人民群众喝上放心的水。但目前地下水、水系河道综合治理以及自来水厂都存在一些问题。”张云川说,“我们的自来水,不要说地下水、河道达不到取水要求。就连部分水厂也达不到国家规定的处理要求。”

  “我们的机器老化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个别设备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相当一部分是90年代。”石家庄市供水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水质检测要达到106项,仅设备投入就1000万元,好多高端设备都是进口的,一台就要上百万,一次性投入很大,导致一些县市水质监测项目少。

  陕西铜川市自来水集团公司总工程师纪占华表示,当前,全国水源的水质不断恶化,新的106项饮用水标准倒逼着企业进行升级改造。没达到检测能力是各地普遍面临的问题,大部分省会城市能实现106指标的检测,县级也就是9到16项。

  专家建议,国家应控制新污染源的产生,提升水厂的生产工艺和硬件设施,同时,加快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改善污染较重的地区的水质,实施农村饮用水水质定期检测,保障农村饮水安全。目前当务之急是要控制新污染源的产生,对一些污染严重的新建项目,坚决不予审批,尤其是小型的造纸、化工、炼油等项目。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西藏昌都6.1级地震暂无人员伤亡 救援小组赴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