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富平贩婴案调查:绝不是1个医生能完成的

时间:2013-08-09 18:08:00作者:新闻来源:央视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案情回顾:

  今年7月15日,陕西富平人来国峰的妻子董珊珊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生产,孩子出生后,医生张素霞告诉来家,孩子妈妈是乙肝“小三阳”,又有梅毒,孩子也有缺陷。在张素霞的“劝说”下,怕带病的孩子今后不好养活,来家人同意放弃孩子,来国峰说,在他签字“要求放弃小孩子”的时候,张素霞还向他要了100块钱,说是要请人帮忙把孩子埋了。

  事后,来国峰带着妻子去了富平县另一家医院检查,没想到检查结果却显示,妻子没有患上梅毒和乙肝。这时,来国峰夫妇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赶紧打电话给询问孩子的下落。张素霞说孩子已经埋了。

  “孩子的尸体在哪儿?虽然被埋了,也应该可以看得到啊!”来国峰一家开始怀疑孩子是不是真有病被处理了。针对来国峰一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要求,张素霞不予理睬。后来被盯得紧了,张素霞告诉来家,孩子被埋在医院后面的小树林里。来家当即去挖,却没有找到孩子的尸体。7月20日,也就是孩子出生后的第四天,来国峰向富平县公安局报了案。而在公安机关介入之后,一桩令人震惊的婴儿拐卖案才浮出水面。

  8月5日,陕西省富平县被拐婴儿来国锋夫妇的孩子重回父母怀抱。孩子平安归来无疑令我们庆幸,但是,这起案件所笼罩的巨大的疑问却并没有解开。负责接生的医生怎么会把新生儿卖掉,在一家正规医院,这种令人发指而又不可思议的行为又怎么能够顺利实施呢?《今日说法》的记者赴陕西深入调查内幕。

  记者探究内幕,多次“碰壁”

  目前,涉嫌拐卖婴儿的张素霞已经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记者暂时无法采访到她。据了解,今年55岁的张素霞是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从事妇产工作已经30多年。她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令人震惊的事情呢,记者也试图找到他的同事了解情况。

  8月4日,妇幼保健院院长王莉和两名副院长已经被免职,之后他们再没有到医院上班。记者来到产科主任的办公室,反复敲门无人应答。记者又来到上级主管部门富平县卫生局。卫生局的一位负责人说,目前妇幼保健院的工作由卫生局的一名副局长负责。但是,他没有为我们安排采访。卫生局副书记表示他们要请示一下县外宣办。经过一刻钟的请示之后,卫生局的这位负责人说,对外宣传口径都要由县外宣办统一负责。

  随后,我们见到了县外宣办的负责人。记者提出,希望采访妇幼保健院相关领导以及相关当事人,但是,几经等待,县外宣办的工作人员也没能为我们安排采访。

  就在记者反复与外宣办申请采访未果的时候,8月4日下午,一位着黑色衣服的女士来到了妇幼保健院来国峰妻子的房间。这个人是原院长王莉,已经被免职,她说她代表我个人来看望产妇。然而,妇幼保健院原院长王莉的前来并没有受到来国峰的欢迎。在王莉走出病区的时候,记者希望能够对她进行采访。记者想请她介绍一下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管理的流程。原院长王莉:“我现在已经被免职了,你现在让我回答,我也回答不了”。令人意外的是,作为医院的主要负责人,王莉说,从孩子被拐卖到她被免职的20天的时间里,她一直不知道产科出的这件事。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王莉说,关于新生儿管理的流程医院其实是有详细规定的。匆忙回答完几个问题之后,王莉在两个人的护送之下,乘车迅速离开。再也没有出现过。

  检验结果蹊跷出炉

  无论是医院,还是卫生局的领导,关于张素霞拐卖婴儿的事情,没有人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但是,在人们的心中始终有一个巨大的疑问,那就是县妇幼保健院作为一家正规的医疗机构,凭一个人的力量,就把刚出生的婴儿抱走卖掉,似乎不大可能。

  首先,来国峰的妻子生产之前,就有一名医护人员拿来了检验结果,上面显示结果是“梅毒”和“乙肝”,而后来,来国峰全家在其它医院检查,都没有这两种疾病,那么,这个检验结果到底是怎么做出的呢?

  记者从富平警方了解到的情况是,化验单据的确是医院里出具的。而这样的检验结果是怎么出炉的,目前还不得而知。我们可以作这样的假设,如果检验结果是真实的,那么,有可能检验仪器出了问题。如果检验结果是虚假做出的,那么,不排除张素霞抱走孩子的事情还有其他知情者,或者他们不仅仅是知情者。

  据来国峰说,他只知道当时给他化验单的女医护人士姓董,于是我们在妇幼保健院产科开始寻找这个人。在产科这个宣传栏里,我们没有找到姓董的名字。记者询问工作人员有没有来国峰所说的这个人,工作人员也纷纷表示不知道。据了解,案发之后,渭南市卫生局已经派人接管了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的工作,有不少医护人员都是新来。

  尽管没有找到出具检验结果的相关人员,但是,记者从卫生系统有关人士那里了解到,关于梅毒的检查,县一级医疗机构并不能对梅毒病毒进行确诊,通常要到上级权威部门进行复查,并且也不是一次检查就能够确定的。卫生所专家表示至少要经过三次检验才能确定。所以,即使妇幼保健院对来国峰的妻子检查出了所谓的“梅毒”,也只能称为疑似,还需要复查,更不可能凭一纸化验单就要求家长放弃婴儿。

  张素霞违规进入产房

  其实,关于“梅毒”和“乙肝”的检验结果,只是让来国峰当初感到害怕,并且选择放弃孩子的原因。这只是完成了拐卖孩子的第一步。作为一个新生婴儿,刚刚降生就被张素霞抱走卖掉,这个环节不应该是轻易就能够作到的。据来国峰的妻子回忆,生产过程中,产房里并不只是张素霞一个人。来国峰的妻子表示,当时生产中,产房三个人。那么,新生儿到底有没有疾病,其他两名医生应该也了解,并且,作为新生的活婴,降生之后本应得到周密细致的看护,张素霞把孩子抱走,其他两个人不应该毫不知情。

  而在根据婴儿出生记录上,记者又发现,和犯罪嫌疑人张素霞一起签名的还有一个叫工作人员司某,她也是一名接生人员。这张显示新生儿存在缺陷、尿道下裂的单据上既然签上了司某的名字。那么司某也应该知道孩子缺陷的检查经过。

  在这个宣传栏中,我们的确发现了司某的名字,还有她的照片。但是,没有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个人的去向。事后,司某和当时的另一个助产士王某在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时说,婴儿被拐卖她们是后来才知道的。接生当晚,考虑到产妇是张素霞的熟人,张素霞又是她们的领导,所以才让张素霞进入产房参与接生的。而按照规定,除助产士外,其他人未经允许不得进入产房。在孩子出生后,张素霞急匆匆地接过婴儿,没让她们细看,说是直接把孩子抱给家属,她们也没有反对。他们的说法是否属实还有待进一步证实。

  是否冰山一角?

  张素霞涉嫌拐卖婴儿的案件被曝光后,又有一些当地群众来到了富平县公安局。他们向警方反映了和来国峰夫妇类似的遭遇。基本上都是前几年在妇幼保健院生产的时候,被医院产科告知,孩子患有某种疾病或存在缺陷,不能留。然后孩子在出生之后,家长连面都没见,孩子就不知去向了。

  对于这些问题,警方正在认真核实调查。目前又有两名被拐婴儿获解救,使得被解救婴儿达到3名。同时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立案5起。

  而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的网页介绍中,我们发现,每年这个医院接生的新生儿大概有3000多人。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量。假如医生们失职,后果会怎样。

  专家观点: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

  邓利强(中国卫生法学会的常务理事):可以说用震惊、耻辱,来形容对这个新闻的感受。广大医务人员的基本职责就是救死扶伤,可是一个救治人生命的医护人员,竟然去贩卖她接生的孩子,这已经超出了人伦底线。

  首先张素霞她是拐卖妇女儿童罪,拐卖儿童罪里我认为是应该情节极为恶劣。如果查证了,在医院里还有其他人,参与了这一行为,她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应该一并的进行刑事处罚。

  非常震惊在一个医院怎么可以管理混乱到这种程度,根据《母婴保健法》,对于健康出生的婴儿,要填表,然后最后领这个出生证。如果不健康出生的,缺陷出生的,或者产妇死亡,或者新生儿死亡的,要经过全科讨论。那么然后还要报卫生行政部门备案。不可能交给张素霞去处理,也不可能找一个人埋掉。而且呢,护士交班要写今天几个病人,几个新生儿。然后如果出现什么情形,救治死亡,护士交班,医生也要交班,病历里也要写,仅凭是张淑霞一人之力,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不仅仅是张淑霞一个人的问题,产房的护士长,医政科长,主管院长,包括院长。甚至这里边还有什么人,构成犯罪没有,就要进一步的侦查。

  产科医生是非常神圣的。他们伸出双手,把新的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但在本案当中,那双伸出去的手,却把新生婴儿推向了深渊。这不仅是对职业道德的严重亵渎,也是对法律的挑战,更是对人伦底线的突破。在一家妇幼保健医院里,居然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有关部门值得深思,目前本案还在进一步的侦查当中,本栏目也会对本案保持持续的关注。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下一篇文章:恒天然董事长首度露面道歉 宣布将进行独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