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托团伙被端 疯狂敛财诱正规医院医生护士入伙

时间:2013-08-08 13:25:00作者:新闻来源:广州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绍军医院“医托”团伙。

  

  黑心!清补凉茶卖到两三千元。

  一间正规医院的教授离开医院后竟选择做“医托”,月入8万元!广州便衣警方近期先后打掉3个衡阳籍特大“医托”诈骗团伙,抓获“医托”诈骗嫌疑人77名,依法逮捕49名,破获诈骗案件42宗,涉案总金额近千万元。这些团伙疯狂敛财,竟诱得正规医院的医生护士放弃岗位,舍身来投。

  “神粉”做药引 开价两三千

  经鉴定每剂药不超过13元

  自去年年底,不断有人举报称广东省人民医院门口遭遇医托,矛头直指向白云区集贤北的华寿门诊部。病人慕名到省人民医院找肖主任看病,就被医托忽悠称肖主任到了华寿门诊部坐诊,并一同前往。看病时,“肖主任”开出中药,还会给中药上撒一些“神粉”,告诫病人不要抖掉这些粉末,是重要药引。该诊所给这些药开价很高,一般病人身上有多少钱就开多少钱,最高开到一剂近3000元。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所谓的“神粉”就是常见的中药“六神曲”粉,而该医院开的中药实质就是清补凉茶。“反正这个药吃不死人,纯粹就是骗钱。”民警说。

  警方深入调查后发现,该“医托”团伙行使诈骗隐蔽性强,取证也有困难。他们在各大医院门口等地以介绍名老中医为借口,将被害人欺骗至华寿门诊部,按貌似正规医院的看病流程,由“医生”用事先炮制好的“复方六神散”、“冬灵散”(均为一般清热解毒、调理脾胃中草药),冒充名贵中药材(经鉴定每剂药不超过13元)以一个月疗程两三千元的价格卖给被害人。

  看病时,处方及病历本上一般只写“复方六神散”、“冬灵散”等汤剂药头名称,目的是逃避医药卫生检查。药品通常根据病人经济状况或身上带钱多少来定价,随意性很大。

  更为狡猾的是,他们每次开药最高不超过3000元,因为这是单案值刑事追诉标准的下限!

  月入八万元 医生来入伙

  原是某医院有一定名气的教授

  经过长时间的跟踪及实地调查,警方掌握收集了大量证据,这个以湖南衡阳籍嫌疑人为主,活跃在省、市各大医院的“医托”诈骗团伙终于慢慢浮出了水面。2013年1月14日,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收网,一举抓获医疗诈骗嫌疑人王某国、屈某俭等涉案团伙成员29人,带破积案16宗。一个长期盘踞在医院附近的“医托”诈骗团伙就此覆灭。

  警方破案后发现,该团伙组织严密,王某国、屈某俭分别带一个10多人的医托团队,租用华寿门诊部作案。王某国请注册医生唐某军坐诊,自己一旁监视,开药定价由王某国指挥,屈某俭则请湖南的赤脚医生孙某坐诊。

  警方随后调查发现,近50岁的唐某军原是广汕路某医院有一定名气的教授,他离开医院后投奔“医托”团伙,团伙每成功一单案都会给他分成,一个月能赚5万~8万元。

  此次落网的人员中,仅有一名收银员不是湖南衡阳籍,其他基本都是老乡。团伙内部大多是亲戚关系,夫妻档就有5对,还有父子档、兄弟档、姑舅档等。

  破案“无间道”

  女警扮皮肤病病人

  3月初,警方掌握到一个以8名女“医托”嫌疑人和十几名由退休或兼职的医务工作人员组成的,活跃在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第八人民医院、石井医院等医院附近的团伙。警方发现,他们主要针对一些要看妇科病或者皮肤病的女性,警方派女警扮成皮肤病病人“落入”医托陷阱去求医。女警刚到医院,就被要求抽血检查,被抽的血其实根本没做化验就被要求去做一堆检查。此案共抓获各类嫌疑人19人,逮捕14人,破案15宗,端掉了这个长期在绍军医院实施诈骗的特大团伙。

  民警把手臂掐得红肿

  5月初,专案组民警又发现一个活跃在白云区德仁门诊的约20人“医托”团伙。为了摸清医院和“医托”租用诊室的情况,一位办案民警硬是把自己的手臂掐得红肿,然后和搭档一起跟着“医托”到门诊假装看病。6月3日,专案组分别在德仁门诊、广州市客运站、杨箕地铁站展开抓捕行动,一举抓获29名“医托”诈骗嫌疑人,依法逮捕10人,总涉案金额近700万元。

  “医托”专业化

  广州警方接连打掉的三个特大医托团伙,经过分析,发现医托在逐步走专业化、隐蔽化路线,具备以下几个新趋势:

  1地缘性—几乎全为衡阳籍人员:甚至带有垄断性质,估计广州有过1000名衡阳籍人员做医托,他们是夫妻档、兄弟档、父子档全上阵。

  2多样化—中医中药、西医检查治疗骗钱:这次打掉的一个团伙,专骗有“妇科”病的女性,带去医院后不由分说就抽血、尿常规、B超等检查,不到5分钟就给出结果。其实他们根本就未拿去化验,而是电脑做好化验结果样板,换个名字打印。B超机也是做做样子,骗了检查费,再骗治疗费。

  3专业化——医生护士离职加入。

  4隐蔽化——不定点出动打游击:警方打击多了以后,“医托”不再专门盘踞医院门口,而是打起了游击,在火车站、客运站、地铁站门口守候,他们凭借经验一眼就能看出谁是来看病的。比如第3个案例中“医托”专门在地铁杨箕C出口等候,那里有个指示牌指示458医院的方位,外地人出站后肯定会看这个指示牌找医院,“医托”就扮病友上来搭讪,实施诈骗。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坐诊医生公然推销保健品 直销企业涉嫌严重违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