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立法应排除做不了做不好的尝试

时间:2013-08-07 07:29:00作者:卞广春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近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听取《深圳市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修订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的初审报告,报告建议对第37条“销售者责任”进行修改,销售者将烟草制品销售给未成年人的罚款金额应不低于甚至高于3万元。重罚卖烟给未成年人的商家,能否禁绝愈来愈严重的中小学生吸烟现象?记者采访发现,商家对于这种违法行为并不上心,相关人士则质疑重罚执法难以落地(8月6日《羊城晚报》)。  

  应当看到,深圳对“草案”的审查、修改是很慎重的。既有立法听证会,请各方人士陈述对听证事项的意见,又有公开征求意见,发放控制吸烟调查问卷,这表明他们既注重条例修订的效果,也注重条例修订后的可行性与实施困难。继上次立法听证会提出,在禁烟区吸烟不听劝阻且拒不改正的,罚金将大幅提升25倍,从原来的20元罚款提升到500元,引起社会争议后,此次“草案”初审报告建议对销售者将烟草制品销售给未成年人的罚款金额,由2万元修改为应不低于3万元,再次引起了公众对立法可行性的广泛争议。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37条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但这一对销售者的约束,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一定难度。即使销售经营者与未成年人较起真来,未成年人也可能会请年满18岁的学长帮忙,实际效果也不会很大。考虑到2003年11月,中国成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签约国,也考虑到深圳早在1998年颁布的《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实施15年来没有开出一张罚单的情况,“草案”需要与《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接轨”,加大处罚力度,或许更有利于做好禁烟工作。 

  但是,一项好的立法和制度,不是用来摆谱论政绩的,而是需要执法人员去做,且能体现并实现立法初衷的。这就是说,立法容易,实施立法是否有难度,实施后的效果能否如其所愿,立法前应有预测评估。对将烟草制品销售给未成年人的销售者,罚款金额提高到不低于3万元,对一个大型超市或许不难,可对日营业额仅有几百元,日纯收入仅百元左右的个体工商户而言,不低于3万元的罚款,无异比让其关门歇业更严重。执法部门如强行操作,可能会对其他经营者有警示作用,但执法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再一个问题是,对商家的重罚,能禁绝中小学生吸烟吗?若不能肯定,是不是要继续通过加重对经营者处罚,以实现立法理想或与《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接轨呢?对将烟草制品销售给未成年人的商家,罚款30万元、300万元,是不是就能达到让商家因害怕而拒绝将香烟销售给未成年人的目的?这样的重罚能否顺利执行到位?轻罚有轻罚的优势,重罚有重罚的问题,以罚款影响一切的思维方式,不仅是权力意志作怪,还是给执法者设障碍。罚款再多,执行不了,执法者也会望而却步,放弃执法或者无视立法存在。这样的现象与问题,在地方立法中很常见。  

  所以,仅有立法激情不够,还要有立法理性。立法应排除做不了、做不好的尝试或冲动,千万不要把立法的理想临驾于执法困境之上。(卞广春/正义网)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评论:别让网络小说游走在法律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