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航班4个“婆婆”管 谁该为航班延误负责?

时间:2013-08-01 07:25:00作者:林红梅新闻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夏季以来,民航进入航班延误高发期。近日又出现核心机场不“限飞”、让飞机飞到“天上排队”的新闻。中国民航航班延误矛盾之尖锐,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谁该为航班延误负责?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旅客、航空公司、机场、空管,都有一肚子苦水

  旅客张先生6月下旬从郑州回北京,原计划下午3点半起飞,晚上7点半登机后,在飞机上坐了近3个小时,10点多终于起飞了。令旅客想不到的是,半个多小时后,本以为要到北京了,却响起广播:因北京有大面积雷电区,拒绝飞机降落,只好重新返回郑州。这一航班的旅客在郑州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才飞回北京。

  张先生说:“天气不好,飞机延误我们能理解。但能不能少折腾旅客?既然北京不能落地,为何当天不直接取消航班,让旅客去休息?”

  航空公司也是一肚子苦水。遭遇延误后,航空公司从地面服务、到空姐、机长不但要陪着旅客一起经历“折腾”之旅,还要给旅客提供服务,更是“累上加累”。资料显示,航空公司一年因延误损失近150亿元。

  机场也觉得自己“冤”。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机场只是把地盘租给航空公司使用,航班延误时,机场有什么办法?怎么能怪机场?

  空管也觉得委屈。天气何时转晴不好预测,空管没权让航空公司“取消航班”,也没权确定航空公司的哪架航班“先飞”或者“后飞”,只能让飞机都到跑道上排队。这样实施的后果是,旅客或在飞机上长时间等待,或排在后面的飞不了,只好重下飞机。

  一个航班4个“婆婆”,遇到特殊天气就乱了套

  乘坐飞机的旅客要经过这样的环节:到达机场、换登机牌、过安检、登机、飞机起飞、降落、出机场等。这些环节可谓环环相扣,任何一个咬合不上,整个链条就会出现问题。民航本身就是一个高度链条化、整体如同齿轮咬合一样联动的行业。

  在旅客眼里本是一体的民航链条,在民航现有体制下,被分割为不同的4个“婆婆”管理:除首都机场、西藏的机场外,其余全国的机场归地方政府管理;航空公司归国资委管理;空管归民航局管理;公安归公安部管理。4个“婆婆”下达着不同的管理要求。

  当风调雨顺时,这套体制可以正常运行。但是一遭遇特殊天气,这套体制就乱了套。固定航班时刻表“失效”了,肯定有一部分航班不能飞,那么谁能飞?谁不能飞?能飞的何时飞?没有哪个环节来做主做出新决定。

  民航应对延误的办法是:明知道天气不允许所有的航班都飞走,但仍让所有航班都到跑道上去排队,空管根据天气允许放行的情况,按照排队顺序,来放行航班,能放几架是几架。

  这样产生的结果是:旅客运气好的话,在飞机上长时间等待后,等来了起飞指令,终于起飞;运气不好的,等到后来,天气更加恶劣或者进入夜间不放行了,只好下飞机,然后再登机、再排队,再等待起飞。

  因天气原因造成的航班延误本是全世界民航的常态,但唯有中国民航这样疲惫地折腾了近10年。2003年以前,在民航链条只有民航总局一个“婆婆”的管理体制下,各环节都听民航总局的,空管按照总局的命令来发号施令,那时少有旅客坐在飞机上长时间等待的现象。

  如今,遭遇延误时,各环节按照各自“婆婆”给确定的职责范围,各扫自家“门前雪”,谁都不向超过自己职责范围的领域伸手,民航就这样整体陷入混乱。

  破解航班延误困局,在于搭建统一联动平台

  由谁把遭遇延误时断了的链条重新接上?这是在现有民航空域紧张的条件下,缓解航班延误众多矛盾的根本之举。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创造了成功的范例。2009年8月18日,首都机场成立了运行协调管理委员会。当大面积航班延误出现时,首都机场运行协调管理委员会马上启动。空管、各航空公司、地面服务公司、机场等单位的联席值班人员围坐在一张圆桌上,根据天气允许的放行航班数量,重新分配起飞指标,各航空公司拿到指标后,挑选出本公司的执飞航班,汇总给运管委,现场编制出新的航班时刻表,空管塔台据此指挥放行。没有被挑选进来的航班,由航空公司果断取消。

  运用这套机制,首都机场在2010年北京遭遇60年不遇的暴雪天中,在2012年的“7·21”大暴雨中,虽然日放行的航班只有500多架次,有近千架次航班被取消,但旅客秩序井然。

  然而,首都机场的这套机制,至今少有在其他机场推广。民航业内人士说,首都机场归民航局管理,建立这一民间组织,首都机场“掏腰包”,一年投入2000万元运营经费。其他机场归地方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没有让机场承担这一本不属于他们职责范围以内的职责?让不让他们花这个钱?各个比机场“官”还大的环节负责人听不听机场的?愿不愿大家坐在一起,统一行动?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教授指出,要结束航班延误持续多年的混乱局面,必须走出各环节“各扫门前雪”的现状,搭建起统一联动的平台,大家为系统整体联动运转而出力。反观空管局出台的“不限飞”政策,把航班赶到“天上排队”,是典型的“只扫自己门前雪”的做法。

  许光建说,在民航链条中,只有民航空管局有能力统一协调航班飞行问题。空管局作为民航局下属的事业单位,本身就承担着政府公益职责,与作为企业的机场相比,更有力度来召集各个环节人员坐在一起,机场、航空公司更容易“听话”。

  (据新华社北京7月31日电 记者林红梅)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民航局人士否认禁用“流量管控”:管控依旧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