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防"武疯子"伤人 要在"强制"之外下工夫

时间:2013-07-25 07:01:00作者:党小学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最近几天,北京连续发生两起精神疾病患者行凶的恶性事件。7月17日,北京朝阳大悦城发生的一起致两人死亡。7月22日,北京马连道家乐福超市内发生的一起致一死三伤,其中有两名儿童(7月24日新华网)。

  惨案令人不寒而栗,一股紧张气氛弥漫在空中,让人感到恐惧。精神病人行凶,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影响社会稳定,必须采取切实措施严加防范。但目前我国在精神病人管控上存在“过硬”和“偏弱”现象,有许多问题亟待破解。

  刑法第18条规定精神病人不负刑事责任,“必要时”由政府强制医疗。刑事诉讼法还专门规定了不负刑事责任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程序。5月1日,刚刚实施的精神卫生法第30条规定强制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限于“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

  可以看出,这些强制医疗规定的对象,指的是已发现精神病人“危险到他人”。那么“尚未发现有危险确实又存在危险”的精神病人怎么防范呢?这无疑是强制监管的“空档”。

  有媒体指出,目前我国有1600万重性精神病患者,其中约10%有肇事肇祸行为及危险。于是,“空档”之下的精神病人就成为威胁社会公共安全的“非定时炸弹”。这就意味着,他们随时有可能“爆炸”的危险。怎么防范就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重要而现实的问题。

  对于精神病人的监护,监护人应担当起首要责任,现实中存在诸多困难。比如,无钱医治,无力监管,甚者无法监管就放任自流,很难切实履行起监管责任。还有,目前我国精神病治疗机构欠缺,从业人员少,甚至有“2/3的县没有精神科医生”,与患者过多形成鲜明反差。这些都是精神病人管控的“偏软”所在。

  “偏软”之下,作为社会公共事务管理者的政府务必担当起责任,不可推脱。因此,政府有必要引入心理干预机制,通过医生的观察和疏导,及早地排除精神病人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可能性。此外,还必须健全精神病专科医院、社区康复医疗中心等机构,加强医生队伍建设。

  精神疾病患者恶性伤人,亦非我国独有,不少国家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对于精神病人的管理,美国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如美国地方政府“精神病与毒品局”下设有“危机干预中心”,能够对那些还没有犯罪但有危险倾向的精神病人实行干预,包括将其送至精神病医院、联系警方将病人关进“紧急病房”,若精神病人家属不服可诉至法院由法官决定。

  当然,维护社会公共安全,也要保护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而不能让他们作出“牺牲”。(党小学/正义网-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法治给评论带来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