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独龙江办案日记:突发重病 雨雪中被温暖护送

时间:2013-07-16 16:25:00作者:丰自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编者按:这是一名边疆地区的基层检察官在赴独龙江办案过程中所记录下来的真实经历,有对独龙江地势风貌的介绍,有对案情的简介,有对自己突发重病时得到帮助,而溢出的感激之情,也有对工作的执着热忱。

    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县城 阴有雨

  我平常很少记日记,但这次要赶赴遥远的独龙江介入侦查办案,总觉得会有不凡的经历和收获,应该记点什么。

  下午三点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电:春节期间,独龙江发生了两起命案,据现场情况以及初步走访的情况看,案情重大复杂,邀请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汇报检察长后,决定派我和独龙族检察官江德华(小江哥)到独龙江实地介入侦查,引导侦查人员做好独龙江两起命案的侦查取证工作。

  我很高兴,有熟知独龙江、独龙族风土人情的江德华同行,此行的种种压力减少了很多。去冬以来,独龙江公路被大雪封冻,始终没有开山,还无法安全进出,但刑侦人员已经徒步进入独龙江办案了,检察机关介入侦查,依法对侦查活动履行监督,义不容辞。领导决定让我俩搭坐公安局的车子,而且得两头接送,中间必须要走上好几公里的雪路…… 从下午起,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忐忑,但绝非对前路艰难险阻的畏惧,就算全程徒步,我也绝不退缩!

  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独龙江 晴,有云

  此时此刻,走过一路艰辛,我们已平安抵达印象中遥远的独龙江了。一切总算顺利,有惊无险!刚才,我和小江哥认真听取了刑侦大队的情况介绍,心中有了数,明天法医将开棺验尸,查明死因。

  2013年2月2日下午,死者孔学明与妻子孔木英、女儿孔珍英、村民白永华在死者家中喝酒闲聊。期间,发生争执,孔学明拿出斧头准备打孔木英,被孔木英抢过,并用斧头打伤了孔学明头部。后孔木英离开家,孔学明一路追出去,途中在公路排水沟跌跤,后又起身回家,后在邻居家门口昏倒被邻居发现。2月4日送至独龙江乡卫生院,2月5日带回家中,2月7日在家中死亡,随后安葬。 2013年3月15日,独龙江乡孔当村鲁腊小组孔永新被犯罪嫌疑人木春明拳脚、棍棒殴打孔永新,孔树花、肖青辉在场。孔永新于2013年3月16日在家死亡。

  因路途劳顿,我们大家都各自尽早休息了。而我脑子里不断浮现着县城到独龙江这段行程中的种种惊险场景……

  今早从贡山县城出发,一路有雨,越走雨越大。沿途美景,于我而言毫无兴致,因为任务在肩,压力很大。山腰以后,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天气一日两变,风雪垭口更是艳阳高照,银装素裹,但雪下的路基多段被雪崩冲毁,只能徒步通行。

  我不怕雪地徒行,但没有过经验,总是跟在大队人马的后面。我看得很清楚,江德华大哥走得也不是很快,应该是风湿关节炎的缘故,但他的步子坚实有力,一步一个脚印,而我正是跟随他的脚印顺利走完那段雪山之旅的。在途中,我曾想象:几十年来,江德华无数次徒步雪山泥泞,这段深埋在大雪之下的路,那道坎、那道弯,必了然其于心吧,因为我所跟随的脚步步步都是那样稳稳扎扎,我的担心全是多余的。最后,同志们跨过一段被冲毁路基的路段,突然看见对头的同志,亲切得呀,像见了爹娘!!终于有车可坐了。

  不料,车子走了不到10公里,突然路遇塌方滚石,我们眼睁睁被堵在独龙江的这头……

  小江哥告诉我:前几天下雪下雨,泥巴石头被泡软了,谁知天一晴,水分蒸发,就会发生滚石塌方,太危险了,这种时候千万不能贸然强行通过。

  好了,我们就堵在这儿吧,我暗暗想。因为我带了相机,就远远观看并拍下些照片,聊以打发时间。到现在,看看那些照片,回想起来,的确危险。这段塌方,我们足足等了近三个钟头。最后,塌方还在不断,但规模越来越小、频率间隔越来越长。

  对面接我们的独龙江边防派出所陈副所长和江德华商定,在确保人员安全的情况下,在塌方间歇时段,一个一个通过,车辆停在安全路段,搭乘附近工程车先到独龙江。大家都安全通过,最先试通过的是陈副所长和边防战士们,然后是我,最后是江德华,他在后面观察前面的同志通行是否安全。当江德华最后一个通过时,上面正有泥土和细小石块松动下滑,江德华健步如飞,就连我手中的相机快门也没能抓拍到他脚踩乱石、稳步飞行的影子。我想,这就是几十年的经验使然吧。

  都安全通过了,都松了一口气。后面塌方滚石又长江后浪推前浪般热闹开来…… 由于前后都没有信号,无法联系前方和后方。我们只好搭坐前行不了准备返回独龙江的工程车,我们调侃这是“县城至独龙江的豪华大巴”。一路上,颠簸如训野马,但谁也不觉得辛苦,因为惊险刚刚放在了身后……

  2013年3月29日 独龙江 星期五 大雨(昼夜)

  今天,第一起命案开棺验尸,还现场走访了群众。效果一般。

  昨夜,雨就差点打破了窗户。都说独龙江的蚊虫大,没想到独龙江的雨竟也这样的大!昨天还好好的,大天晴的,从夜里起,到早上,到中午,到下午,到晚上,一直下,一直下……该不会是天公不作美吧,我心想。

  上午,按照分组,我参加开棺验尸,江德华陪同刑警队员们入户走访。尸检情况(详情略)初步表明,尸表无外伤痕迹;皮下只有颅骨顶部一处外伤,且为致命伤。刚才,我和小江哥作了分析探讨,并一致提出引导取证建议,也已经向刑侦队领导阐明,建议走访排查查实尸检致命伤形成原因,关键是是否为人为致伤。

  一天了,大雨相伴,还有滔滔的独龙江水声,有点冷,但更多的是觉得累,背部酸疼,腰部疼痛,很不舒服。累了,我也不能说累;痛了,我还是不能说痛,我必须坚持。我想,检察官办案,受苦受累是当然的。

  2013年3月31日 星期天 六库 晴

  昨天早上,独龙江;昨晚,贡山县城;今晚,州府六库!96公里加上248公里,总共也不过是344公里的车程,不算太远的距离,可我的生命却差一点就拉开天地之间的距离了!使命未能圆满完成,未免有些自责。

  3月30日凌晨1点,我浑身酸痛,尤其腰部不舒服。临行前没有带药品,夜深了也不便出去买点止痛药片什么的,就将就着躺下,忍着…… 凌晨3点——5点,疼痛越来越厉害,只好起身在房间里来回挪动,也不见舒服些许,反而愈感痛楚。剧痛中,猛然想到肾结石引发了肾绞痛!真恐怖,两年前也曾经历过肾绞痛的折磨。

  坚持到凌晨6点,再也忍受不了了。我坚持来到江德华睡处,敲了门两下,就蹲在了门口。小江哥很快应声,立刻开灯,随即开门,将我扶起,问“怎么了”。“我病了,是肾绞痛。”江德华披上外衣,立马要背着我下楼到独龙江边防派出所诊室找药。随后我们来到独龙江卫生院看急诊,作紧急处理。当班医生给开药方、打点滴输液,开始消炎止痛。江大哥安慰我说,不要怕,天快亮了,一切会好的,并始终陪在床前,直到上午9点以后。期间,绞痛让我眼泪刷刷,呕吐连连。点滴打完,医生让我立即进行B超检查。 B超显示,肾积水,输尿管堵塞。

  江德华大哥及时向检察长报告我的病情。罗嘉堂检察长当即指示:“救人是第一要务,必须将患病的检察官安全接出,及时救治。” 刑侦队和派出所领导向独龙江乡党委政府汇报后,乡党委和国雄书记亲自安排民兵会同派出所同志及时护送我出独龙江。同时,单位领导早已安排车辆和人员,从县城出发,做好了迎接患病战友的准备。

  3月30日,上午11点多钟,小江哥不知从哪里买回来一根背带,对身边的同志说“等一下到风雪垭口翻雪山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这个背带来背小丰。”我们一共7人在独龙江边防派出所院坝坐上了派出所最好的车,准备出发。上车后,小江哥脱下大衣,简单折了一下,垫在我的后背处,对我讲:“路上车子颠的时候,你的腰杆会好受一点。”临行前大家找来特效止痛药片让我服下。

  一路上,我眼皮干涩、睡意大发,不知不觉中一觉睡到了独龙江新隧道口附近。人车渐行渐远,渐行渐高,早上一路的雨变成了漫天狂舞的飞雪,肆意飘洒,车速越来越慢,最后,再上不去了。我依旧睡意朦胧,肾绞痛也似乎减轻了很多。下车后,同志们个个都争着要背我过去,但我还能坚持,大家就前呼后拥、左搀右扶,冒着寒风和大雪护送我一步一步向县城转移。

  途中,十几处路基被雪崩封堵,同志们就用随身带来的锄头、铁铲挖开厚厚的雪,挖出雪下两三米深的残路,小心翼翼将我扶过一段段危险的路程。同志们连挖带扒开路护送我,好比护送自己的亲兄弟一般,丝毫没有懈怠过。短短的两三公里路,我们足足走了近3个钟头的时间。

  下午3点左右,我终于见到了前来接我的单位同志:朝夕相处的同志,原本亲如弟兄,此时此刻他们的出现,让觉得比以往任何一次相见都要来得亲切,来得让我感动!一见面,章国华同志激动并稍带结巴地说:“兄弟,接到你了,终于松了口气。一定会好的,相信我们。”握别送我的同志们,和早上6点钟痛得眼泪直淌一样,我的泪又一次在眼圈里快速打转。我确定,这是同志们的情谊在打动着我,也是对大伙儿最虔诚的感激……我还注意到,所有同志手面冰冷,他们的袖口、帽子、裤腿全是雪花,想必大家的鞋袜全被雪水浸透了吧!

  继续前行不久,前方雪路又发生了大面积雪崩,路封死了。人力铲雪开路,显然已是无能为力了。法警队长章国华同志当机立断,让法警张向文同志留守照顾我,自己徒步冒雪去几公里以外山下求援。终于,独龙江隧道施工队一辆大型挖掘机排山倒海开进,一路推雪铲泥,十几分钟就把眼前这堆大雪铲平,我们又得以继续前进,越过雪山、走过雪路,最后离县城越来越近了。

  我在半路小便,尿液泛黄,略显淡红,应该是血尿吧,到了县城赶往县医院消炎止痛。今天上午,单位领导派车、派人送我下来六库检查、治疗。由于路途较远,又怕我身体承受不了,车开得不快,到六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只有明天到州人民医院全面检查治疗了。

  2013年4月1日 星期一 六库 晴好

  早晨,我就憋不住了,急忙小便,似乎有异样的东西随尿排出,掉进了马桶。全身似乎也慢慢轻松开来…… 我想到要做B超检查,又多喝了些水。

  上午在州医院做了全面检查,重点是B超检查和尿检。 B超显示:双肾结石,数枚,大者直径约1.1cm,输尿管、膀胱均未探及结石。尿检:隐血,2+。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治疗。

  显然,体内双肾还有数枚结石,但输尿管已无大碍了,就不需要住院了,提前介入的工作没有顺利完成,更何况侦查监督科只有我一个人,不能因为生病就关门大吉,我那一亩三分地可不能荒废了。所以我决定:不住院,开些排石药品回去吃,加强锻炼,及早康复,继续工作。

  明天就回贡山了,我又能够上班办案了。说心里话,这样,真好。

  后记

  从六库回到贡山县第二天,还在独龙江乡现场的刑警队员们电话向我问好,希望我早日康复,好并肩同犯罪分子作斗争。我认真询问了解了独龙江两起命案的后续工作情况,建议侦查人员重点做好排查工作,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及时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按程序快侦、快办,给被害人及其家属一个说法,给案发地人民群众一个交代。后来,我先后4次到公安局刑侦大队了解案件进展情况,还多次电话了解办案进展情况,适时提出建议,充分发挥检察机关对侦查取证工作的监督引导作用。目前,其中一起命案已于6月25日作出批准逮捕决定,另一起命案尚在继续侦查中。

  作者单位:云南贡山县检察院

[责任编辑:杨柳] 下一篇文章:李某某案受害人回应陪酒质疑:性权利不可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