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俩为还赌债提供盗窃一条龙服务 团伙慕名而来

时间:2013-05-07 11:47:00作者:欧阳晶 黄璜 刘禾根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就在梁某苦于无处筹措赌资、无钱还债之时,偶然听说附近村庄经常有人去外地盗窃。他赶紧上网,搜索到用锡箔纸开锁的网络视频,于是萌生了买锡箔纸制作开锁工具,提供给盗窃人员,然后收赃“致富”的念头。

   明知盗窃团伙外出作案,还提供入室作案的开锁工具锡箔纸,并按照盗窃团伙作案目标城市,制造相应假车牌供盗窃团伙使用,再收购盗窃所得赃物……就是这样“一条龙”式的“贴心”服务,让十余个盗窃团伙慕名而来。

  近日,这对提供“一条龙”服务的夫妇因涉嫌盗窃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公安机关移送江西省新余市望城工矿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因欠赌债,换种方式来“致富”

  梁某是江西省宜春市的一位农民,他住的村庄里经常有人赌博。梁某平时无所事事,就和村民们一起赌博,结果渐渐染上了赌瘾,还欠下了十多万元的赌债。就在他苦于无处筹措赌资、无钱还债之时,偶然听说附近村庄经常有人去外地盗窃。他赶紧上网,搜索到用锡箔纸开锁的网络视频,于是萌生了买锡箔纸制作开锁工具,提供给盗窃人员,然后收赃“致富”的念头。

  随后,梁某四处打听,得知河南开封有个姓张的人专门卖开锁工具。他专程跑到开封“考察”。与张某谈妥后,他以每套500元的价格买来包括锁片、钩子、锡箔纸等一套工具。每次,都是梁某事先打款到张某账户上,张某再通过快递将开锁工具邮寄给梁某。

  收到货后,梁某把锡箔纸加工成锁片大小,100个一盒,用香烟盒装好,再以800元的价格卖给一些盗窃团伙。

  因为盗窃团伙都是使用假车牌外出作案,梁某知道后,积极帮助盗窃团伙准备假车牌。他预先购买了大量的假车牌放在家里,所涉地域主要有闽、浙、赣、皖、冀、鲁等地。每次,盗窃团伙和他联系,都会将目标城市预先告诉他,梁某便会事先准备好当地的假车牌。

  久而久之,一些盗窃团伙开始把梁某当成半个“自己人”,作完案后,还会把赃物卖给他。梁某的“生意”也做得可谓“风生水起”。

  名声远扬,十余个盗窃团伙慕名而来

  梁某从事收赃“生意”以来,起先只有附近村庄的小偷会把赃物卖给他。渐渐地,梁某有办法搞到开锁工具和假车牌的消息一传开,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不断有外面的盗窃团伙“慕名而来”,向他买开锁工具和假车牌。

  据梁某向检察机关的供述,为了让自己的收赃“生意”客源不断,他会积极为盗窃分子提供作案工具和作案用的假车牌,使盗窃分子不断依赖他。

  截至案发,梁某共和十余个盗窃团伙进行过交易。有时收购资金不够,梁某还会拖欠盗窃团伙的钱。对于第一次和他联系的盗窃分子,梁某会“亲自”到村口接应,然后带到他家猪场进行交易;对于“熟人”就直接到猪场进行交易。猪场位置偏僻,离村庄有一里多路,平时特别是夜间没有人去,不易被人发现。

  见财起意,妻子帮丈夫打点“生意”

  梁某的妻子本是一名本分老实的农村妇女,得知丈夫做收赃“生意”后,起初因害怕出事多次劝丈夫收手。但是每次都争执不下,为此还被丈夫打过。后来见丈夫的“生意”越做越大,“利润”越来越丰厚,又一直风平浪静没出过事,妻子也决定“夫唱妇随”,一方面帮助丈夫加工锡箔纸、准备假车牌,另一方面积极帮助丈夫收赃。

  为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梁某的妻子还使用侄子的身份证开设银行账户,为销赃提供便利。就在梁某被抓当晚,她还积极帮助丈夫转移赃物。曾经坚决的反对者在利益面前,变成了坚定的支持者。

  明码标价,每月交易贼赃近60万元

  梁某夫妇被抓当晚,就有3个盗窃团伙在与梁某进行交易。据梁某供述,“生意”繁忙时,一周要交易3至4次,有时一个晚上就有3至4个盗窃团伙找他。当然,“生意”有“旺季”也有“淡季”,平均算下来,他一周的交易额在15万元左右。

  梁某夫妇收购的赃物五花八门,从金银器、玉器到电视机、电脑、照相机、烟酒等,都明码标价,按照货物品种收购。其中,金银首饰收购价格是低于市场价格的30%至40%,电脑、照相机等电子产品他们会先在网上查询同种型号的产品价格,根据新旧,再确定收购价格,一般压价幅度在低于市场价格700至800元,烟酒看行情。

  收来的赃物得及时销出去,为此,梁某建立了固定的销货渠道。金银器专门销售给当地人陈某,每克挣7至8元;照相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专门销售给深圳王老板,通过快递寄过去,一般好的每个挣200至300元,差点的每个就挣50元;电视机专门卖给附近村庄的人,烟酒没有固定销售渠道,有谁需要就卖给谁;手表、古董等不太了解行情的,梁某一概不收。

  心存侥幸,换个号码继续收赃

  在收赃过程中,梁某经常收到消息,说曾和他交易过的某盗窃分子出事了,要多注意。一旦听到这样的风声,梁某就会马上更换手机号码。有时,一个月内会连续换几次号码。

  检察官提审时,梁某坦言:“我天天都在提心吊胆过日子,但是没有办法,赌博输得太多无法自拔,只有做下去。”据供述,半年间,梁某仅赌博就输掉了近80余万元,家中仅留了10万元左右用于收赃周转。

  检察官告诉记者,梁某被抓获时,他刚刚在20多天前更换了新号码,然而,更换的新号码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许身健:媒体与公众应理性对待刑事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