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检察机关拓展服务平台 传递司法温度

时间:2013-04-20 09:35:00作者:范跃红 王丹 朱青等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浙江检察机关积极探索,在适用修改后刑诉法过程中追求最佳办案效果

  ■着力转变执法观念和执法方式,增强检察工作公开性和透明度

  ■践行执法为民宗旨,着力提升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能力,提升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能力

  ■积极创新方式,努力拓宽联系和服务群众的平台,制定落实便民、利民、护民的长效机制

  刑事和解化干戈

  叔侄俩终于冰释前嫌

  【富阳市检察院】

  “我决定原谅小孙,不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请检察机关对他从轻处理。”3月底,经过检察官主持调解,孙某和侄子小孙达成了和解,小孙也获得了检察机关的不起诉决定。据了解,自修改后刑诉法实施以来,富阳市检察院已主持调解成功了的6例刑事和解案件。

  孙某和侄子小孙住在富阳同一个村,是邻居。本来就是亲戚的他们,却由于围墙砖的问题长期闹矛盾。2012年7月16日,叔侄俩再次发生争执并扭打在一起。孙某右腿被打成骨折,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根据刑法规定,小孙的行为涉嫌故意伤害罪,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案件移送到富阳市检察院后,承办检察官经过审查认为,此案符合修改后刑诉法关于刑事和解的规定,于是在听取双方当事人意见后,走访了村委会,在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多次进行现场释法说理,使得双方不再纠缠于赔偿金额,而是各退一步,选择和解。在承办检察官的主持下,叔侄俩当场达成调解协议,长久以来的矛盾终于冰释。近日,富阳市检察院依法对小孙宣布了不起诉的决定。

  修改后刑诉法对刑事和解作出具体规定后,该院及时运用和解规定,对多例轻伤害案件进行调解,成功化解了双方矛盾。但是,在案件办理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刑事和解案件办理周期较长,一个案件往往需要耗费承办检察官比以往多两三倍的时间。又如,双方当事人不了解刑事和解背后的意义,对该规定的法律效果没有较好的认知等。这些问题给检察机关办理刑事和解案件制造了难度,影响了办案效率。为此,该院出台了《公诉案件刑事和解规范化实施细则》,通过明确办理公诉案件适用刑事和解程序的相关问题,快速、便捷地处理刑事案件。规范化的办案方式让刑事和解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化干戈为玉帛”的作用,从而实现办案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有机统一。

  探索简易程序出庭

  40分钟公诉5起案件

  【杭州市萧山区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涉嫌危险驾驶罪,建议判处拘役两个月、罚金3000元;被告人王某涉嫌危险驾驶罪,建议判处拘役三个月、罚金2000元。”3月22日上午,在杭州市萧山区法院第四法庭内,萧山区检察院公诉人对涉嫌危险驾驶的5起简易程序刑事案件,进行了集中出庭支持公诉。

  与以往不同,庭审中,公诉人对起诉书择要宣读,对被告人有针对性地简要讯问或不再讯问,重点突出焦点问题和量刑辩论。最终,5起案件仅40分钟就结束了庭审,被告人均表示无异议。这是该院为适应修改后刑诉法新要求,积极探索的公诉人出庭简易程序刑事案件办案新模式。

  据了解,萧山区检察院积极探索适用简易程序,与区法院召开联席会议,出台了《简易程序公诉意见集中审理协调意见》,达成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三集中三简化”工作模式,即:该院公诉部门指定专人集中办理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每周五集中起诉到区法院;区法院刑庭指定专人办理此类案件,根据实际情况集中排庭与随机排案相结合,并当庭判决。与此同时,在文书制作、审批程序、庭审内容等方面进行简化。

  “以往此类案件起诉到法院后,需要7天时间安排开庭,一审结案最少也要半天。”萧山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陈金灿说,适用“三集中三简化”工作模式后,起诉方式、受理程序、传唤方式更加简便,法院仅需3天即可安排开庭,一审结案时间更是大幅缩短。

  据了解,今年以来,萧山区检察院认真执行新刑诉法关于简易程序公诉人全部出庭的规定,共对161件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出庭支持公诉,其中156件当庭宣判,5件因被告人不认罪转化成普通程序,实现了公平与效率的有效结合。

  律师意见书100%有反馈

  叶律师说“很及时很好”

  【乐清市检察院】

  “虽然检察院最后还是依法批捕了王某,但是你们能认真听取我的意见,反馈也很及时,我认为很好!”1月11日,乐清市检察院批捕了一起诈骗案的犯罪嫌疑人王某,该案的辩护律师叶某如是说。这也是乐清市检察院首例有律师参与审查逮捕诉讼程序的案件。

  1月4日,修改后刑诉法实施的首个工作日,乐清市检察院在办理快递员王某修改快递单进行诈骗一案时,收到王某辩护律师的意见书,遂立即启动辩护律师参与审查逮捕阶段诉讼程序。经审查,2009年4月至2012年7月,王某通过篡改快递业务单,向乐清某电子有限公司多报快递业务费,骗取虚报的快递业务费达1.9万余元,并占为己有。

  乐清市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在收到律师意见书的第二天便约见了叶律师,认真听取了他的意见后,检察官建议其在审查逮捕期限内及时促成双方达成民事调解。经过几日协调,双方仍不能达成民事调解。1月11日,王某因涉嫌诈骗罪被乐清市检察院批捕逮捕。承办检察官说:“律师介入后,我们慎重考虑了律师提出的意见。考虑到犯罪嫌疑人作案次数多,持续时间长,主观恶性较大,而且双方未达成调解协议,犯罪嫌疑人没有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不具备取保条件,最后还是批捕了。”王某被捕后,经办检察官将此案的处理结果书面反馈给律师,并在反馈中说明原因。

  为了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利,该院侦监科每日将收案登记情况报送监所检察室,监所检察室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问卷调查,并告知其可以委托律师的权利。对于犯罪嫌疑人要求委托律师的,由监所科干警联系其亲属,转达意见。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犯罪嫌疑人,由该院代为与法律援助机构联系。此外,对于在审查批捕阶段律师提出书面意见的,该院100%有反馈,并在撰写审查逮捕意见书时,注明是否采纳律师意见及原因,并将结果书面反馈给律师。

  附条件不起诉

  点醒两个迷途少年

  【海盐县检察院】

  “我承诺,在考验期内按照检察机关的要求和安排,每月向检察机关报告一次思想和活动情况,每月积极参加一次以上的义工活动……”2月6日下午,海盐县检察院6楼会议室里,两个少年郑重承诺。

  沈某和张某均是高二学生,去年8月至9月,因一时贪念,在某篮球场顺手牵羊,先后4次盗窃他人手机。事后,两人均能如实供述盗窃行为,且认罪态度较好,并积极退还了赃物、赃款。“去年12月,在审查起诉沈某和张某盗窃案件时,考虑到他们是高二的在校生,心智还不够成熟。如果起诉到法院,对其定罪量刑,势必会对以后的学习、生活造成不良影响,甚至改变其人生轨迹。”海盐县检察院未检科负责人杜鹃说。正是抱着挽救未成年人的想法,检察官们提出了对沈某和张某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意见,经提交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后,该院启动了附条件不起诉程序。这也是该院继2012年6月对谢某盗窃案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后的第二次适用,也是修改后刑诉法正式实施以来的首次适用。

  检察官走访了沈某和张某就读的学校,向他们的班主任、校长、同学作了详细的调查,全面考察了两人的成长经历、性格特点等情况。

  最终的调查结果显示,沈某、张某均系家中独子,一贯表现良好,之前也没有出现过不良行为或违法行为。

  今年1月,该院召开了由两人的家长及辩护人、教育局、学校、公安部门等部门工作人员参加的听证会,将沈某、张某的情况、拟附条件的内容以及如何进行帮教、考察等进行通报,与会人员一致同意对二人作附条件不起诉。2月3日,该院依法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2月6日,海盐县检察院对沈某和张某宣布决定,让两人签订了承诺书,而两人所在学校、班主任以及家长与两人也签订了帮教协议书。“这次经历点醒了两个孩子,目前他们表现良好,是检察院救了他们。”班主任陈老师说。

  羁押必要性审查

  债权人债务人都满意

  【上虞市检察院】

  4月4日一早,一个月前从逮捕变为取保候审的上虞市某建筑公司股东夏某忙着和债权人联系,争取早日将借款还清。夏某是修改后刑诉法实施以来,上虞市检察院实行羁押必要性审查的第八个受益者。

  修改后刑诉法正式施行以来,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已成为上虞市检察院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修改后刑诉法甫一实施,该院即会同公安部门出台了《关于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实施办法》,明确了过失犯罪、由邻里纠纷引起的侵犯人身、财产等几类案件为羁押必要性审查的重点案件,特别强调了因当事人未达成和解、尚不具备取保候审条件而对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的,要求公安机关在逮捕后一个月之内将后续情况通报检察机关,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如果犯罪嫌疑人存在认罪悔罪、积极赔偿、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小、获得被害人谅解,符合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条件的情况,检察机关便会建议变更强制措施。

  夏某在担任上虞市一家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股东期间,为骗取企业资质,于2012年9月11日从王某等人处借款1000万元用于公司增资。验资完成后,夏某将1000万元抽逃并归还给王某,并支付利息0.6万元。该院在审查逮捕时,认为夏某已构成抽逃出资罪,且存在其他经济纠纷,遂于今年1月17日对他批准逮捕。之后,债权人王某等人到检察机关反映夏某之前与他们之间的借款已经厘清,达成了还款协议。核实这一情况后,该院当即决定启动羁押必要性审查程序,对夏某公司的运作情况进行调查后发现,该公司之前运作良好,尚有工程款与外借资金未收回,所以,改变强制措施也有利于夏某继续经营归还借款,达到更好的社会效果。经过综合评估后,今年3月5日,上虞市检察院向公安机关发出《关于变更强制措施的检察意见》,建议对夏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公安机关采纳了该院的意见,夏某被变更为取保候审。“谢谢检察官,我以后一定遵纪守法,合法经营,不辜负你们的一番心意。”夏某对检察官说。

  合适成年人在场

  嫌疑人小马不害怕了

  【义乌市检察院】

  “只要看到朱阿姨,我就不害怕了,感谢朱阿姨对我的帮助和教育,我一定会好好改造。”4月2日,小马眼里泛着泪花,哽咽着说。

  小马是贵州毕节人,1996年出生,现在义乌一家汽车美容店当洗车工。3月5日,小马在店内为顾客洗车时,趁车主在休息室休息,将放在车内驾驶座位下的一部苹果手机盗走,经鉴定,该手机价值3300元。义乌市检察院侦查监督二科在审查批捕此案时,发现小马系未成年人,根据修改后刑诉法规定,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提审,需有合适成年人在场。因小马一个人在义乌打工,父母均不在义乌,且无法到场,为切实保障小马的诉讼权利,义乌市检察院联系了义乌市关工委,由该委员会指派朱玉珍介入。

  提审中,朱玉珍作为小马的合适成年人,全程监督办案过程,并在讯问中与小马进行交流,了解其家庭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疏导。笔录做完后,她还为小马讲解了笔录内容,最后二人共同在笔录上签字。

  由于外来涉案未成年人在义乌往往无固定工作、固定住所、固定收入,也难以通知所在学位、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的代表,为此,寻找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就成为落实修改后刑诉法对未成年人保护的重要工作。该院经过与关工委、公安机关等多家部门沟通,形成了以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劳模等“五老”人员为主体的22名未成年人保护组织代表名单,充分发挥“五老”人员的以老“代”小作用,确立了他们参与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的程序规范。3月28日上午,未成年人保护组织代表参与刑事诉讼启动仪式在义乌市检察院举行。22名代表认真听取并阅读了《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参与刑事诉讼注意事项》,并与该院签订了《保密承诺书》,由此,该院正式确立了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参与刑事诉讼长效机制,也从制度上对合适成年人工作进行了规范。

  庭前会议达成一致

  精神病鉴定没必要

  【龙游县检察院】

  “少年精神正常,没必要作精神病鉴定!这次庭前会议,控辩双方就许多问题达成了一致,这为日后的庭审做好了铺垫。”4月1日,龙游县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郑婧在参加县法院主持的井某故意杀人案庭前会议后,对同事说。

  2012年10月19日晚,16岁的井某与同学余某在龙游县一家网吧上网。当日21时40分许,余某的母亲到该网吧催促二人回家,并称已将此事告知井某的父亲。井某因担心被父亲责骂,对余某母亲怀恨在心,但又无处宣泄。在他步行回家途中,对独自一人步行的无辜路人诸葛某殴打以泄愤。同时,因害怕被害人报警,井某便将对方拖入附近工地,再次用手臂、皮带勒其颈部,并用石块连续猛击其头部及面部数下,致其受伤昏迷。为防止被害人醒来报警,井某将对方手机拆下电池,连同钱包、衣服等物品丢弃于工地外的马路上,随后爬围墙回到学校宿舍。当井某再次返回现场时,被害人已经苏醒,并向井某求救,井某将对方移至南侧围墙边的草丛中,并在明知无人来救被害人、被害人有可能会死亡的情况下,仍置对方生死于不顾,逃离现场回到宿舍,并将对方手机、钱包等物品藏匿于宿舍内。次日上午7时许,被害人被工地看管人员发现后获救。

  案发后,经鉴定,被害人伤情构成重伤。对于这样一起恶性案件,龙游县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时,既做到依法办理,又注意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该院将案件移送法院后,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要求对被告人作精神病鉴定,辩护人对于定性没有异议,但提出本案可认定为情节较轻。就该两部分的问题,龙游县检察院向法院建议召开庭前会议予以解决。

  在庭前会议上,经过讨论,控辩双方就上述问题达成一致,就对被告人精神病鉴定方面,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同意公诉人的观点,认为不需作精神病鉴定;在是否认定情节较轻上,辩护人也同意可以不认定情节较轻,但应对他从轻处罚。由此,在庭前会议上解决的上述问题,为今后开庭审理做好了铺垫。

  据龙游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李军介绍,该院在浙江省内率先与县法院、县司法局联合出台《关于刑事案件庭前会议的意见(试行)》,这次的庭前会议就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侦查人员出庭作证

  被害人的疑问解开了

  【舟山市普陀区检察院】

  3月4日,由舟山市普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李某涉嫌危险驾驶一案判决正式生效,判决采纳了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时提出的相关意见和公诉人的量刑建议,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拘役一个月,罚金2000元。

  据悉,这也是该院自修改后刑诉法实施以来办理的首例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案件。

  去年8月24日凌晨,李某在与朋友聚会后醉酒驾驶汽车,途中与对面逆向行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造成骑车人左下肢中段截肢。事故发生后,李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交警部门经勘察后认定,被告人李某与被害人对该起事故负同等责任,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将李某移送普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审查起诉期间,被害人及其家属、诉讼代理人对事故责任认定提出质疑,认为李某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应当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针对这一问题,承办检察官在全面审查案卷的基础上,更为深入地向被告人和办案民警了解了案件事实和侦查活动取证情况,对审查中发现的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事实和证据问题,进一步要求侦查机关补充移送相关必要证据。同时,该院公诉科积极启动执法办案风险及社会效果评估程序,耐心做好被害人家属的情绪安抚等工作。

  为进一步解开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疑问,该院向区法院申请本案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并与法院共同组织区信访等部门旁听庭审。今年2月,该案庭审过程中,该案承办民警出庭,对案件的查处过程、执法行为的合法性和规范性等问题作出详细说明,并接受了公诉人、辩护人和法官的交叉询问。针对诉讼代理人质疑的事故责任认定问题,侦查人员从认定事实和法律依据等角度作了解答。最终,法庭全部采信了侦查人员的证言,并依法作出上述一审判决。被害人及其家属也对这一判决结果表示满意,被告人李某也当庭表示不上诉。目前,双方已就民事赔偿部分达成协议。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苹果风波对维权的启示 专家:消费者应增强证据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