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期刊之最 《人民检察》走过57年

时间:2013-04-19 10:28:00作者:薛伟宏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新中国法学期刊之最几何

  三国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有云:“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因此,作为承载文章之大成者,并集图书、报纸优点于一身的期刊,其文献价值和作用自不待言。

  什么是世界上最早的期刊?一曰1593年创刊于德国的《MerouriuSGall》(《高卢比利其人信使年刊》);二曰1663年创刊于德国的《Er-bauliche MonatsS 一 Un 七 erl'e-dungen》(《陶冶评论月刊》或《启蒙月谈》);三曰1665年1月5日创刊于法国的《Le Journal des Scav-ans 》(《学者杂志》);四曰1665年3月6日创刊于英国的《Phi1osophical Transactions》(《哲学汇刊》)。当然,也有人认为,我国明代创制的《缙绅》,乃至乾隆壬子年(1792年)苏州府长洲人唐大烈纂辑的《吴医汇讲》,才是世界上最早的期刊。而目前普遍认为,1815年8月5日创刊于马六甲、由英国传教士马礼逊和米连主编的《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是世界上最早的中文期刊。

  什么又是我国最早的期刊?一般认为,1833年8月1日创刊于广州、由中国人麦都思和郭士立主编的《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是创刊于我国本土的首份期刊;1900年12月6日创刊于日本东京,由赴日留学生杨廷栋、杨荫杭、雷奋等人集资创办的《译书汇编》(月刊),是我国最早的法学期刊;1918年由国立北京法政专门学校创办的《法政学报》,则是我国最早的法学学报……

  而新中国法学期刊之最几何?通常认为,新中国最早创刊的不定期、不定篇幅的法学期刊,是《中央政府公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主办,1950年1月15日创刊);最早的公安部机关刊物,是《公安手册》(1952年11月15日创刊,1956年1月改为现名《人民公安》);最早的法学理论期刊,是《政法研究》(《法学研究》前身,中国政法学会主办,1954年1月创刊);最早的法学学报,是《华东政法学院学报》(华东政法学院主办,1956年1月创刊,该刊于1957年改名为《法学》,1958年停刊,1980年复刊);最早的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物,是《人民司法工作》(1957年1月创刊,1958年1月30日改为现名《人民司法》);最早的法学年刊,是《中国法律年鉴》(中国法学会主办,1987年创刊)……

  何谓检察期刊

  何谓检察期刊?见仁见智。窃以为,它是指具有一定篇幅(即16开或32开4的整数倍页数,因而实践中常见的期刊篇幅包括16或32开32页、48页、64页、80页、96页、112页、128页、144页、160页9种)、制成卷册、定页数或不定页数、定期或不定期、连续刊行、并以检察知识信息为主要承载内容的连续出版物。

  而我国检察期刊除具有期刊之共性外,还有以下特点:一是其刊名多含有“检察”一词(如《山东检察》、《北京检察》)或“检”字(如《东检沙龙》、《沙检之声》)。同时,诸如《反贪工作指导》、《反渎职侵权工作指导与参考》、《职务犯罪预防指引》、《人民监督(员)》、《方圆》、《清风苑》、《映山红》等刊名不含有“检察”或“检”字,但由检察机关主管(办)的期刊,也属于检察期刊范畴。二是具有鲜明的检察行业特点,栏目、内容涉及检察事业的方方面面,且理论和实务并重。三是种类繁多。既有高检院主管(办)的,也有地方各级和专门检察院主管(办)的检察期刊;既有公开出版发行的(如《中国检察官》),也有内部资料性(如《天津检察》)和其他检察期刊(如《中山检察》),并以后两者居多;既有检察核心期刊(仅有《人民检察》、《中国刑事法杂志》和《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3种),也有检察非核心期刊;既有检察周刊、半月刊、月刊、双月刊,也有检察季刊、半年刊、年刊;既有公报性(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报》)、法规性(如《检察工作应用法规选编》)、学术性(如《检察理论研究》)检察期刊,也有工作指导性(如《反贪工作指导》)、文学性(如《检察风云》)检察期刊。四是其中的栏目、内容,以针对综合性检察事务的居多,其次是针对预防和惩治职务犯罪的,再次是针对公诉的,最后是针对其他方面的(如《民事行政检察指导与研究》)。

  而旧中国有无检察期刊?由于当时实行审检合署机制、检方隶属于(司法)行政方———法务部、司法部或司法行政部。因此,当时鲜见严格意义上(或狭义)的检察期刊。而诸如《参议院公报》、《众议院公报》、《立法院公报》等法律公告类期刊,以及诸如《司法评论》、《司法杂志》、《司法季刊》等司法(审判)类期刊,以及《法学评论》、《北洋法政学报》等法学理论期刊,亦可视为广义的检察期刊。

  什么是最早的检察期刊

  我国最早创办的专门性检察期刊又是什么?多数人认为,是1953年10月20日创刊的《检察工作通讯》,亦即现今的《人民检察》(1956年6月由《检察工作通讯》更名而来)前身,但并不尽然。

  第一,由最高人民检察署西北分署1951年4月1日创办的《西北人民检察汇编》,早于其创刊。其中,《通知》(相当于发刊词)第二点指出:“本汇编系不定期的业务参考资料,出刊时间,视材料情况而定。”因此,《西北人民检察汇编》是我国最早创办的不定期、不定页数的检察内刊或机关刊物。

  第二,由最高人民检察署华东分署1951年2月创办的《人民检察工作学习资料》,早于其创刊。其中,《前言》(相当于发刊词)指出:“人民检察工作是新中国的新制度之一,分署为适应业务生疏,经验缺乏,及各地检察机构的建立,人民检察工作的逐渐扩展,特汇辑有关业务指导及参考的文件,陆续编印成册,分发各地作为检察干部业务学习及训练的资料。”

  第三,《检察汇编》(1951年5月,湖北省人民检察署主办)、《人民检察工作资料》(1953年4月,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署主办)、《人民检察工作材料汇集》(1954年6月8日,青海省人民检察署主办)、《检察工作参考资料》(1954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署办公厅主办)等检察期刊,也都早于《检察工作通讯》(1953年10月20日)或其增刊《检察工作参考资料》(1954年7月24日)或其后身《人民检察》(1956年6月)的创刊时间。

  另外,据最高人民检察署《关于各级人民检察署编印检察业务资料的几点暂行规定》(1954年1月27日,共9条)规定:“检察业务资料系指各大区分署、内蒙自治区署、省(市)人民检察署所编印的定期或不定期的《人民检察工作学习资料》(华东分署)、《西南检察工作资料》(西南分署)、《检察工作资料》(西北分署)、《人民检察工作业务文件汇编》(福建省人民检察署)、《检察通讯员学习资料》(山东省人民检察署)等,供检察干部业务学习的资料”(第一条);“为统一编印和节约起见,专、县级人民检察署不编印检察资料,如有需要编印的材料,可送省人民检察署统一编印”(第三条)。而这一规定表明,当时检察期刊数量不足10份。此外,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2年底,高检院以及地方各级和专门检察院创办的专门性检察期刊有253种之多,含诸如《楚天检察》(1993年1月创刊,现已停刊)、《检察理论研究》(1991年7月创刊,1998年1月更名为《中国刑事法杂志》)等停刊、更名的检察期刊。其中:创制最早的检察期刊增刊,是最高人民检察署办公厅主办的《检察工作参考资料》;而《检察工作通讯》则是最早出版、发行增刊的检察期刊。

  创制最早的检察周刊,是检察日报社正义网主办的《政法网络舆情》和《反贪倡廉网络舆情》(2008年7月);最早的检察半月刊,是《人民检察》(2005年1月);最早的检察月刊,是《人民检察》(1956年6月);最早的检察双月刊,是《北京检察通讯》(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主办,1982年4月创刊,1985年更名为现名《北京检察》);最早的检察季刊,是《青海检察通讯》(青海省人民检察院主办,1986年创刊,1987年更为现名《青海检察》);最早的检察半年刊,是《昌都检察园地》(西藏昌都地区人民检察院主办,2010年);最早的检察年刊,是《云南检察年鉴》(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主办,1985年)。

  创制最早的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检察期刊,是《人民检察》(1979年1月);最早的内部资料性检察期刊,是《广东检察通讯》(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主办,1980年1月创刊,1987年改称《广东检察》,1988年1月改为现名《当代检察官》,2002年2月国内公开发行)。

  创制最早的检察学报,是《检察函授》(湖北省检察干部学校主办,1985年9月);最早的检察公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报》(高检院主办,1989年4月);最早的检察理论期刊,是《检察理论研究》(中国检察理论研究所和中国检察学会主办,1991年7月);最早的检察学文摘,是《检察学文摘》(中央检察官管理学院主办,1993年9月季刊内部发行,1991年1月更名为《检察实践》公开发行双月刊,2006年1月更名为《中国检察官》月刊);最早的民行检察业务期刊,是高检院民事行政检察厅与法律出版社1999年1月创办的《民事行政检察指导与研究》;最早的公诉业务期刊,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主办的《公诉人》(2002年6月由《广西检察》更名而来);最早的反贪业务期刊,是高检院反贪污贿赂总局与中国检察出版社2000年1月创办的《反贪工作指导》(月刊);最早的反渎职侵权业务期刊,是高检院渎职侵权检察厅与民主法制出版社2003年创办的《惩治与预防渎职侵权犯罪指南》(季刊,2004年改为现名《反渎职侵权工作指导与参考》双月刊);最早的人民监督员业务期刊,是高检院人民监督员办公室与《方圆杂志》社2006年创办的《人民监督员》(2011年改为现名《人民监督》);最早的监所检察业务期刊,是高检院监所检察厅与中国检察出版社于2011年联合主办的《监所检察工作指导》。

  《人民检察》走过57年

  值得说明的是,一方面,尽管《检察工作通讯》及其增刊《检察工作参考资料》及其承继者《人民检察》,都不是我国最早创办的专门性检察期刊,但这丝毫也不会减损它们在新中国乃至我国检察事业上的不可或缺地位和贡献。诚如,《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出版“人民检察”的决定》(1956年5月)所云:“1953年10月创刊的‘检察工作通讯’,在交流检察工作经验、介绍检察业务知识、推动检察工作开展等方面,曾起了一定作用。目前,由于我国社会主义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国家的法制日趋健全,第三次全国检察工作会议提出了迅速地健全检察制度和检察组织的任务;在这一新的情况下,‘检察工作通讯’无论在内容上或篇幅上都已不能充分反映当前检察工作的活动情况,不能适应检察工作的发展和扩大检察干部的需要。为此,决定将‘检察工作通讯’改为‘人民检察’”(参见《人民检察》1956年6月创刊号);又诚如《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复刊的通知》(1962年12月30日)所说:“‘人民检察’的任务是:传达和解释党中央有关检察工作的指示,交流各项检察业务、特别是办案工作的经验,并做一些政治思想和政策法律的宣传工作”(参见《人民检察》1963年1月复刊号);再诚如《人民检察复刊词》(1979年6月20日)所言:“回顾检察工作和《人民检察》的战斗历程,在几经挫折之后,又能重新站立起来,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而斗争,这充分说明了检察工作的生命力,说明了党和人民需要检察工作,广大检察干部需要《人民检察》”(参见《人民检察》1979年复刊号)。而今年6月,恰是《人民检察》创刊57周年,数以万计的忠实读者满心期待,也再次验证了“时势造英雄”真理的颠扑不破。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吉林省检察机关要求发挥检察职能促进安全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