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景点假期大幅提价 专家:成立国家遗产局统一管理

时间:2013-04-04 09:04:00作者:新闻来源:央视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央视《新闻1+1》2013年4月3日播出《景区票价 不能这么涨!》,以下为内容实录: 

  (节目导视) 

  解说: 

  瘦西湖上涨23%,德夯上涨67%,旅游旺季来临,一些著名景区票价再现疯狂上涨。 

  游客: 

  工资就拿了这么多,一个月工资你能来几趟啊。 

  工作人员: 

  旺季应该可以调到60%,那就是180(元)的我们只调到150(元)。 

  字幕提示:2007年1月新闻 

  解说: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同一门票价格调整间隔不得少于三年。 

  解说: 

  三年内不涨,三年后再涨,这个产业正常吗? 

  游客: 

  我们不晓得他们这个涨价的根据是什么。 

  字幕提示:2013年1月13日新闻 

  解说: 

  科普工作不到位,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莲池被黄牌警告。 

  解说: 

  票价不断上涨,保护与发展却屡被警告,面对宝贵的自然与文化遗产,《新闻1+1》今日关注:景区票价,不能这么涨!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假期马上就要来临了,这个时候全国的一些有名的景点又到了一轮新的涨价风波里面去。本来在放假之前,涨门票就让人心里不舒服了,而说不出来为什么要涨价的这个门票更是让人觉得涨的毫无道理。那今天我们关注的目光就放在假期之前要涨价的门票上。 

  解说: 

  四川海螺沟90元,婺源景区210元,江苏扬州瘦西湖景区150元,云南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258元,随着旅游旺季的到来,各地一些著名景区已经开始纷纷调高门票价格,而且涨幅惊人。 

  字幕提示:2013年4月2日新闻 

  解说: 

  湖南、四川、湖北、浙江、山东等旅游景区纷纷上调了门票价格,一些景区甚至从免费直接变成收费148元,且涨价幅度之大是令人咋舌的。 

  解说: 

  事实上,今年元旦一过景区涨价潮就拉开大幕并一直延续到如今,初步统计,已经有十余省份的数十家旅游景点都相继提高了价格,其中四川峨嵋山的旺季门票价格从150(元)调整到了185(元),扬州瘦西湖从120元涨到了150元,云南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从190(元)涨至258(元),其中涨幅最高的要属山东崂山巨峰游览区的旅游观光车票价从15元涨至40元,涨幅高达167%,对比国内其它产业,今年旅游业的大幅涨价真是有些惊人。 

  成都市民: 

  我不晓得他们涨价的根据是什么,为什么要涨价?它是想多赚钱呢,还是因为物价因素,还是因为它服务跟上了,投入更大了?如果它是一厢情愿想多赚钱来涨价,这个消费者心里是比较抵触的。 

  解说: 

  门票涨价似乎不大会考虑消费者的考虑,有媒体分析后,今年之所以会出现这么高的涨幅恰逢全国景区涨价第二个解禁年。目前很多景区在度过三年限涨期之后,陆续加入了新一轮的涨价潮。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像扬州瘦西湖景区已是连续两年都在涨价,2012年4月他们的门票已经从60(元)涨到120元,但是在今年3月1日再次将门票涨到150元,不到一年涨幅高达150%。 

  声音来源:中国之声: 

  至于为什么要调价主要是由于旅游旺季到来游客过多,所以希望能采用价格杠杆来调节游客的数量,同时扬州物价局其实也做出回应,他说这次价格调整严格意义上说,并不能说是调价,因为他仅仅是执行旺季票价而已,所以并没有开听证会,而执行这个票价也是符合江苏省物价局的要求的。 

  解说: 

  在所有涨价景区中争议最大的要属湖南的凤凰古城,从今年4月10日起,游客进入凤凰古城,由原来的免费变成凭票进入,票价为148元。 

  (电话采访) 

  湖南凤凰旅游局工作人员: 

  从4月10日以后就不是免费得了,148元进来以后可看两个4A景区,就是148元包括以前的九个景点,还包括南华山,这都是4A景区。 

  解说: 

  之前在凤凰古城多个景点都是单独收费,而4月10日后他们将整合为一个旅游产品,这意味着只要进入到古城,不管看不看那些景点都要收取148元。对此,景区表示说,“这样游客来凤凰旅游花相同或更少的钱,将得到更多和更优的旅游体验。”但是谁都明白,这样的捆绑销售并不那么简单。纵观此次国内景区高涨的票价似乎都经过了当地旅游部门的同意,也经过物价部门的允许,但是动辄百分之三四十,甚至160%多的涨幅反映出的这个行业正常吗?票价真的应该这么涨吗? 

  董倩: 

  虽然我们看上去是景区的门票都在涨,但是景区的性质却在涨价之下是各不相同的。我们不妨来看一张我们收集出来的表格。我们先来说,第一种它是由自然,还有人文在历史形成的过程中逐渐衍生出来变成名胜的,我们这代人对这种名胜的形成,应当说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比如说湖南的这四个景区,凤凰古城、黄龙洞、宝峰湖。四川的峨嵋山,还有江苏的瘦西湖,江西的婺源,这就属于这种情况,是老天爷加上老祖宗共同给我们留下的。再有一种,就是我们这代人,也就是今人通过我们自己的创新来无中生有,利用市场经济的一种方式,来形成的一种景区,比如说像浙江的杭州宋城景区,还有烂苹果乐园。要知道浙江两个景区和我们刚才所说到的那种老祖宗还有老天爷形成的景区性质是完全不同的。那么在这次涨价的浪潮里面,我们还发现,像山东的崂山巨峰观光车它跟其它的,刚才我们说到的两类性质也不完全一样,它属于一种半公共产品。那么面对这种种种性质不同的涨价,我们怎么看? 

  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的吴必虎主任。吴主任,我刚才简单把它分了几个类,您怎么看待这次涨价?你怎么去定性三种涨价? 

  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 吴必虎: 

  那么景区,我们刚才知道公益型景区和商业性景区,在涨价潮过程当中,这两种景区都在涨。我们认为,第一种公益型景区涨价可以说是不符合世界潮流的,因为大家知道,公益型景区,国民不管穷、富都有机会到公益型景区去看,那么这是户外教育。所以公益型景区拼命涨价,可以说是政府性质经营单位没有承担社会责任这样一种办法。 

  董倩: 

  那我理解您讲公益型景区,就是我刚才概括出来的老祖宗和老天爷一块给我们留下来这些东西,就叫公益型景区? 

  吴必虎: 

  对,中国风景名胜区、文物保护单位、历史文化名城都是公益型景区,它不应该拼命涨价,它涨价太过了就没有承担社会责任。 

  董倩: 

  您觉得像在这些公益型景区里面,是什么样一种冲动,是谁在主导这种涨价呢? 

  吴必虎: 

  公益型景区实际上往往是景区管委会,往往它是代表政府对景区进行管理的。那么他涨价冲动基于一种大的社会背景,比如现在地方政府都非常强调地方GDP的增长,景区的收入可以说是政府收入的来源。另外,景区分成九龙之水还不止,风景名胜区归住建部门管,自然保护区又是林业部门管,文物保护单位是文物部门管,水利景区是水利部门管,所以这样很多部门虽然说是公共的景区,但是实际上管理的时候由很多部门分头来管。因此,这些部门也有一定的寻租的行为,所以这样进行收费的冲动。 

  董倩: 

  吴教授,假如这个景区的人也许会站出来说,现在什么都涨价,水电气你说什么都不涨价,那为什么这些东西都涨价,我就不可以涨价呢? 

  吴必虎: 

  实际上我们刚才说景区本身,特别是公益型景区并不是这代人或者这个地方政府自己投入,而是老祖宗或者说是大自然老天爷给我们留下来的,因此这个景区的开放,收取门票跟政府投入并不是成正比的。另外,假如说这个景区的运营管理或者是人力资本,随着物价的增长也有增加,但是一个景区可以采取多种经营的方法,不要仅仅依赖于门票收入,如果光靠门票收入,说明这个景区的管理或者是产品非常落后、非常原始,没有进行综合开发。 

  董倩: 

  刚才您说的是公益性质的景区,比如刚才我们提到浙江两个像宋城还有烂苹果乐园完全是无中生有,人们营造出来的创意产品,您觉得对这种涨价,您是什么态度? 

  吴必虎: 

  这种我认为,不管它是政府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它投入这样的景区,我们称为商业性景区,包括宋城,包括华侨城集团做的很多欢乐谷。这些景区我认为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它涨多少门票由市场来调节进行供需关系。 

  董倩: 

  谢谢吴教授。那么对于这种门票价格的涨,人们当然是不太满意,不太舒服,但是我们再看这些涨价的景区,他们似乎有一个特别过硬的可以依靠的文件,这就是发改委几年前的一个公布,说是三年之内不许涨价。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文件?为什么一开始是不让涨价的文件,现在却成为这些景区涨价的一个依据呢?我们继续看。 

  解说: 

  各地景区为什么会在今年涨声一片,很多评论都指向了国家发改委出台的这份文件。早在2007年为了抑制国内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过快上涨,国家发改委专门出台文件,其中明确规定:同一门票价格上调频率不得低于三年。然而两个三年过去了,景区门票也迎来了两轮的三年一涨。三年内不涨,三年后暴涨,而且都经过了各地价格部门的审批,但是旅游行业这种以三年为一个周期的价格上涨,真的是有利于发展的必需吗? 

  字幕提示:2012年3月9日 

  邵琪伟 国家旅游局局长: 

  国家旅游局有几个职能,一个呢,对旅游进行总体规划,推动全国旅游业的整体发展。第二个是吸引海内外的游客。第三个是搞市场管理。第四个搞人才培训。这是我们的主要职能。 

  主持人 崔永元: 

  那我能不能这么总结呢,它是国家财政拨款,负责旅游,总而言之四个字就是“公款旅游”? 

  解说: 

  在去年的一场国家旅游局的新闻通气会上,就景区门票涨价,国家旅游局曾经进行过回应。 

  字幕提示:2012年5月17日 

  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副司长 张吉林: 

  我们从来都是反对景区涨价过快,反对重复收费和乱收费。我们在制度设计里已经涉及到了,在对A级景区评定里面,对这些方面都有严格要求的。 

  解说: 

  不过这位副司长也说,从职能分工来讲,国家旅游局主要负责景区服务质量的管理,在价格问题上主要是配合国家发改委来进行工作。 

  张吉林: 

  在它涨价过快的时候,在社会反响比较大的时候,我们也会约谈这些景区进行个别谈话。因为毕竟价格跟质量要成正比发展的,你不能说价格涨得过快,服务质量跟不上去,这样也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解说: 

  皮球又踢回到了发改委,然而国家发改委也有苦衷,因为由社会投资建设的景点门票价格不属于政府价格主管部门的定价范围,而是由景区自行制定,国家发改委只是宏观指导和监督管理。现在看,发改委当初的“县长令”一到期更像一个涨价的发令枪,但是景区票价这么涨真的没有问题吗? 

  董倩: 

  那我们来仔细看一下他们涨价依据的是什么文件,这是发改委在2007年制定的一个规定。那么其中有一句话说到,“要合理确定门票价格调整期限和调整幅度”,说是“价格上调的频率不得低于三年”。那接下来我们就要请教一下吴教授,这样一个文件能不能作为,本来是一个限价文件,现在他们作为一个涨价的依据,能不能拿这个文件做依据? 

  吴必虎: 

  我看是不能的。因为实际上所谓门票价格它是有一个法律基础,就是《物价法》,那么属于公共产品,特别是特别重要的产品才有政府来限价,那么发改委为什么发这个文件?就是说明公益型景区是个公共产品,每个人都享有这种权利。因此它进行限价,限价相对于前几年涨价的这种高潮,政府作为一个限定,三年内不要涨价,但是它并不能作为三年以后可以涨价的一个理由。 

  董倩: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看这份文件,这份文件里同样也说到门票价格充当体现公益性,但问题是我们在这次涨价里面并没有看到相关的景区在执行这个文件的意思。同样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您,对于景区的门票到底是怎么生成的?是谁在定价?是发改委在定价还是说谁在定价? 

  吴必虎: 

  影响公益型景区的门票价格可以说是非常多的要素,但最关键的还是当地政府。那么当地政府当把它景区作为一个产生经济收益来源的时候,这个时候他这种涨价的冲动会很强,他往往采取各种理由,比如说要保护,然后通过涨价来限定人的进入,来保护环境容量等等,这些都是借口。那么政府当地为什么想涨价,实际上跟国际上潮流是背道而驰的,国家公园一类的景区,也就是公益型景区应该说免费或者低成本的提供给所有国民进行户外环境和文化遗产教育这样一个公共产品。那么公共产品就应该由政府来提供这样一个服务,因为纳税人已经通过纳税的办法提供了这样一个对政府的一种支持。那么这种时候呢,根据国际上流行的一种做法,中央政府应该给公益型景区每年有财政上的拨款来支持它的保护。另外,地方政府不仅不应该涨价,而且也应该对这个景区的保护和利用提供一个支持,但是我们中国很多地方政府正好相反,不仅仅不投入,而且想从它当中收到经济收益,这是我们不断涨价的基本原因,跟国际潮流是不对应的。 

  董倩: 

  谢吴教授,刚刚吴教授说的这句话很有意思,它是背国际潮流而驰的,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看一下,到底旅游景区它的收入到底由什么组成,我看到一个统计,说下游产业链综合效应是门票本身的脊背,那为什么有些地方他不算大账,偏偏要把目光就算这笔小账,到底什么原因?继续往下看。 

  解说: 

  现在看国家发改委关于经景区票价三年调整期的规定,使得每三年一个周期,我们总能看到各地景区票价的大幅上涨,这也成了他们增加收入的一个最有效方式。 

  字幕提示:2012年10月3日新闻 

  主持人: 

  昨天到故宫的旅游人数达到了18万人次。 

  字幕提示:2012年10月3日新闻 

  解说: 

  挪动一米得花上五分钟,这坎比蜗牛时速的场景发生在厦门著名著名景点鼓浪屿的日光岩上。 

  字幕提示:2012年10月3日新闻 

  解说: 

  昨天三万多名全国各地的游客在欣赏崂山美景的同时,也着实体验了一把等待的滋味。 

  解说: 

  去年“十·一”,国内各大名山都成为了人山,游客数量也都刷新了历史纪录,票价不断上涨,游客不断增加,这真的代表了国内旅游市场的繁荣吗? 

  字幕提示:2012年10月3日新闻 

  记者: 

  根据管委会的初步统计,截止到今天中午的12点钟,来泰山旅游的游客数量已经是达到了8.7万人次。 

  解说: 

  去年“十·一”,在陕西华山甚至发生了游客大量滞留山上的事件,当时面对无处住宿以及深夜山区骤降的气温,很多游客不得不选择冒险徒步下山。 

  字幕提示:2012年10月3日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江先生: 

  我们还买的往返路车费,我听说三点钟就没有车了,这些人就喊找景区的人,也没有景区的人给我们解释。 

  解说: 

  让旅游业发展转型,社会各界已经呼吁多年,但是寄托于票价的上涨,依然是各个景区最重要的选择。今年1月,湖南的张家界、江西庐山和黑龙江五大莲池都收到了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警告,要求他们在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等方面做出整改,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这些著名景区在发展与保护上存在的问题。 

  字幕是:2013年1月13日新闻 

  解说: 

  按要求必须设标志牌、解说牌,承担普及地球科学知识的任务,但是不少地区以地质公园文化遗产做招牌,只顾揽客创收。 

  解说: 

  以湖南张家界为例,它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警告。早在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认为,其作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却旅游设施泛滥,城市化破坏了自然界,并且在评价中言词激烈地指出,其大部分景区更像是郊区公园。今年它再次被警告,但是张家界的票价却一直在涨。今年1月他们发布公告说,十里画廊观光电车单程普通票价要从每人次30元涨到38元。宝峰湖景区票价要从每人次74元涨到96元,涨价的理由还是成本和运营综合考虑。有评论认为,像张家界这样本身就是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但是它却被交给了上市公司经营,是赚钱还是保护?或者赚钱与保护怎么做到和谐统一?我们是否需要更为长远的政策制定?除此之外,景区涨价,收入去了哪儿?怎样才能更公开透明?一系列的问题就隐藏在景区这一张小小的门票里。 

  董倩: 

  现在国际上的潮流是呼吁景区纷纷降价甚至免费,但是我们却在背道而驰。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顺应国际上的这种潮流,这个问题吴教授怎么看? 

  吴必虎: 

  我现在看,为了解决这样普遍涨价的问题,要通过两个办法,第一个体制改革。把所有不同类型的公共景区,成立一个国家遗产局进行统一管理。第二个要通过立法,通过对法律来界定如何控制这样的价格在上涨。 

  董倩: 

  吴教授刚才有两个支招,一个是要成立一个国家遗产局。再有一个是立法。这两个虽然是治本之道,但是从目前来看这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那还有什么一些具体的办法,接下来我们不妨再连线一下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的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先生,刘先生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您觉得近期有办法吗? 

  (电话连线)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刘思敏: 

  我觉得未来来讲肯定要实行国家公园制度,那么现阶段它的应对之道应该实行国家公园预备清单制度。具体的办法,就是说由全国人大应该更快的制定国家公园法,确定实行国家公园制度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然后也确定一个过渡期。在过渡期之内实行国家公园预备清单制度,那也就是说在现有景区里头选择五十个到一百个最具价值的景区进入预备清单。进入预备清单以后,这些景区就明确中央授权给地方进行委托管理,然后给他制定一个合理利润加合理成本的定价门票形成机制,同时可以要求这些景区按年度仿效上市公司公布他的财务数据,可以把这些列入预备清单制度的景区,比方它的经济运行纳入全民监督之下,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讨论它的门票高了还是低就一目了然了,听证会才比较有利益。这样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中央就着重去抓理论上应该成为公益型景区的这部分,那么现阶段用国家公园预备清单制度来加以保障。 

  董倩: 

  好的,谢谢刘先生。 

  在节目的最后,我们不妨看一下在我们涨价的时候,而美国、西班牙一些国家他们是怎么回事。我们看美国的黄石公园,有一个国家公园叫大烟雾山国家公园,是免费的。西班牙的古艾尔宫是免费的等等等等,我们最后要说,公益的就是公益,公益的要归公益,市场的归市场,那么公益的景点就是让穷人和富人能够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能够去接受这个国民的教育。博物馆都可以强制去免费,为什么我们的公益景点就不可以呢? 

  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我国盗窃入罪门槛由500元提高至1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