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控"杀手锏"如何避免伤及无辜?--代表委员热议"国五条"

时间:2013-03-02 19:10:00作者:张辛欣 林晖 孙铁翔 叶锋新闻来源:新华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新华网北京3月2日电 (两会新华视点)题:调控“杀手锏”如何避免伤及无辜?——代表委员热议“国五条”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二手房个调税按差额20%征收,部分城市上调二套房首付和贷款利率,限购进一步推开……3月1日公布的“国五条”细则“重手”出去。

  搜房网当晚的调查显示,六成网民认为二手房按利差征税“杀伤力”最大,近五成网民仍看涨未来房价。

  最犀利调控会否让楼市“速冻”?调控又如何避免伤及无辜?出席两会的代表委员围绕四大焦点问题各抒己见。

  20%交易税,打“七寸”能否不伤及无辜?

  个人售房征20%交易税,是“国五条”细则中最受关注也是最具争议的条款。

  “二手房交易作为抑制重点,将直接增加投资客转让房产的成本。”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邱立成说,收紧信贷政策,对以短期买卖为目的的炒房客们无疑是“当头一棒”。

  调查显示,2012年上海二手存量住房成交面积1503万平方米,是新建商品住房成交面积的1.74倍。这表明,不少热点城市的房地产成交是以二手房为主。

  目前二套房首付是60%,利率是基准利率的1.1倍,新政明确二套房的交易成本进一步提升,会造成两种可能,要么将负担转嫁给买房人,要么房主惜售使市场供应量减少,间接推升二手房价。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泽民说。

  全国人大代表巨力集团董事长杨建忠认为,卖房征收交易税,彰显了中央严控房价的决心,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房价不是加重个税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最终买单者还是购房人,就难免伤及无辜。

  房产税扩容:房叔房婶、普通购房人谁害怕?

  “总结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城市经验,加快推进扩大试点工作,引导住房合理消费。”房产税扩容大幕拉开,人们期盼着通过税收使得楼市逐步回归理性,又担心住房需求没解决,反而挨了房产税的板子,平添负担。

  从2011年1月底启动试点以来,房产税对房价并未起到杀手锏的作用。2012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累计环比上涨0.1%,同比下降1.2%;重庆房价亦显环比上涨态势。

  “房产税导致交易成本上涨,指望用它拽下高房价是不现实的。”黄泽民委员说。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房产税改革应坚持只调节高端,要考虑社会大众的利益。

  既然对市场“痛感”较轻,那房产税的板子会打到谁?

  “有几十套房子的人如不买房,就不会征税。而新买房的人却要把新账旧账一起算。”黄泽民委员说,“在板子落下之前,首先要明确征收对象,谨而慎之。”

  邱立成委员认为,房产税改革应以打击投机为主,针对多套以上住房的炒房客和捂盘不售的开发商,而非对准普通百姓的普通住房,特别是第一套刚需住房和第二套改善型住房。

  不少代表委员表示,房产税改革坚持“保护首套、调节高端”,当务之急加紧住房联网,让“房多多家族”无处遁形。在倡导官员财产公开的契机下,适时推进“以人查房”,让税收更加公平,效果落到实处。

  保障房迎入市高峰,刚需释放能否平抑房价?

  经过五年紧锣密鼓的推进,各地保障房将在今年迎来交付、入住高峰。

  2013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将基本建成470万套、新开工630万套的消息,对于亟待解决住房问题的中低收入人群,无疑是个利好。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大学法学系教授何悦说,通过保障房的大量建设可以释放房地产市场刚性需求,缓解房价上涨压力。

  2008年下半年北京曾爆发过一波保障性住房的成交高峰,保障性住房的成交比例一度接近50%,当时北京住房成交均价也一度有所走低。

  “但短期内,这一政策对商品房市场的冲击更多是停留在心理层面上。”何悦委员认为,保障房建设的投入能否起到平抑房价的作用,有赖于公平分配和配套政策的完善。保障房计划不能如期覆盖到相应住房需求群体的话,平抑房价只可能是纸上谈兵。

  稳定预期,限价令如何避免成涨价推手?

  “房价控制目标”,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而言并非一个新名词。在2011年房价高涨时首次提出,2012年楼市冷清下又悄悄隐退。

  国家统计局报告显示,1月份,70个大中城市房价环比上涨的城市超过七成,其中一线城市连续5月领涨全国。

  房价控制目标列为五大措施之首,说明国家已意识到如果调控不加强,房价可能迅速上升,房地产市场的稳定格局将被破坏,好不容易得到的调控成效再次失去。

  许多地方开始动起来。深圳、武汉等地表示,将于近期出台年度新建商品住房价格控制目标。但也有不少网友担心限价令成涨价推手。

  全国政协委员赵东科认为,在目前的实际操作中,出台房价调控目标的城市,大都只考虑当地经济发展目标,宽松的目标,除了避免被问责,还保持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限购政策并非长久之计。一些代表委员表示,在土地财政压力之下,地方政府变相放松调控的冲动仍存。切实执行房价控制目标和问责机制,将是对地方政府的一种约束,确保调控政策有效落实。

  房价控制旨在稳定预期。杨建忠代表呼吁,楼市调控亟待从根本上打破“调控-观望-升温-调控”的怪圈,将市场导入良性循环。(记者张辛欣、林晖、孙铁翔、叶锋)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代表委员回首“民生五年” 期待交出更靓丽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