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最大网络非法买卖枪支案被公诉 9人买卖千余枪支

时间:2013-02-28 11:33:00作者:范跃红 翁简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浙江2月28电(记者范跃红 通讯员翁简) 今天,浙江省温州市检察院依法向温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一起特大网络非法买卖枪支案件,涉案9人,涉及买卖枪支共计1000余支,除被警方缴获89支外,其余枪支均被贩卖至全国29个省市。据悉,这也是迄今浙江省破获的最大一起网络非法买卖枪支案。  

  案件介绍 

  “9条大鱼”,1000多把枪支的非法交易 

  高育蓬,26岁,广东汕头人,小学文化。2011年7月份,他开始从他处购买气动枪支,并且通过网络转售给其他人。 

  芮扬武,31岁,也是广东汕头人,小学文化。2011年初,他本在网上老老实实地卖玩具,同年7月却卖起了“真枪”。他主要从高育蓬那里买入枪支,然后转售给林某(另案处理)等人。 

  28岁的四川人易松龄便是从林某处买入气动枪支,再转卖给曹盛霜和周菲等人。他买入的枪支达到500多支。 

  今年26岁的曹盛霜和比自己小两岁的周菲是一对情侣,前者是四川人,后者是安徽人。去年国庆节前,他们本来准备拍婚纱照结婚,但喜事未到,他们都已锒铛入狱。 

  而28岁的瓯海人白长长、24岁的江苏女子邵海平、25岁的江苏人刘主建都是曹盛霜的“代理商”,均在淘宝网上进行枪支买卖。 

  38岁的杭州人周晓东则称买枪是为了给儿子玩,而后自己也喜欢上了收藏枪支。 

  去年4月5日,温州市公安局龙湾区分局网警大队根据线索,发现了网名为“低调”的曹盛霜通过网络非法贩卖枪支。办案民警顺藤摸瓜,终于破获该案。 

  检察机关指控:2011年7、8月份起,高育蓬买入枪支后分别向芮扬武、林某(另案处理)出售96支、59支。芮扬武向林某出售枪支96支。易松龄则购入枪支534支,向曹盛霜及周菲出售。曹盛霜通过淘宝网进行枪支买卖,周菲协助,两人共买卖枪支404支。作为曹盛霜非法贩卖枪支的下级“代理商”,白长长买卖枪支59支,刘主建协助邵海平等买卖枪支10支。周晓东从白长长等人处购买枪支13支。 

  该案涉案枪支达1000多支,警方缴获89支,目前暂未造成社会危害。 

  据了解,今天起诉的这9人是该案的“9条大鱼”,带着众多“小鱼”,将这1000多支枪支贩卖至全国29个省份。去年11月,公安机关对此案开展全国集中收网行动,共抓获“枪贩”180多人。 

  网络贩枪 

  披着“玩具”外衣的危险买卖 

  “你们有气狗吗?” 

  “有沙漠之鹰、M008、M119……什么样的气动枪都有!你要什么型号的?要多少?” 

  …… 

  在枪支买卖的行业内,他们都知道“狗”、“气狗”等都是气动枪支或者电动枪支的代名词,而外行人未必听得懂。该案中,卖方都是在网络上进行销售,淘宝网、QQ等等,他们挂出来卖的往往是玩具手枪,而以上对话就如“通关密语”,直接促成枪支的非法交易。 

  其实,他们9人中有的在卖枪支以前都是卖玩具枪的。就如曹盛霜,他在卖玩具枪的时候,网店生意不好,反而经常有买家询问“有没有威力大的、有子弹的枪”。在找到货源后,曹盛霜开始买卖枪支,并且销售“BB弹”、“玻璃弹”等。 

  当买卖双方谈好价格后,卖家会让买家拍下一个“一元链接”,如一支780元的枪支,卖家便让买家拍下780份“一元链接”。或者,直接让买家拍下“定金链接”或玩具枪、菜刀等链接后,卖家再改价格。  

  他们之间的货品运送基本靠快递,卖家把枪支包装好,让快递员前去取货。然而,交易1000多支枪支,快递公司从未发现自己运送的是如此危险品。 

  更让人惊讶的是,被诉9人中交易量最大的易松龄原是一名快递公司经理,在承接快递业务时认识了曹盛霜,并且开始了枪支买卖。 

  而买家多为痴迷枪支的军迷。 

  不懂法律 

  天真以为贩卖枪支处罚很轻 

  “检察官,我是不是坐个两三年牢就能出去了?”  

  在该案审查起诉阶段,温州市检察院经办检察官前去提审时,好几个枪贩都提了这个问题。 

  由于枪支是杀伤力极大的危险物品,一旦落入犯罪分子手中,就会对公共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因此,我国对于枪支实行非常严格的管理,严厉打击非法制造、贩卖、持有各类枪支、弹药等涉枪案件,确保从源头上加以遏制。 

  根据我国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买卖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以非法买卖枪支罪定罪处罚,依法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非法买卖枪支数量达到前款标准五倍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在交易中,从买入到卖出,他们一般每把枪支赚几十元的差价。曹盛霜在供述中称,有的枪支甚至一支才赚10元钱。 

  该案被起诉9人中,多为小学或初中文化。在提审中,他们称,只知道贩卖毒品的刑罚很重,以为贩卖枪支处罚比较轻的。也因为这样的认识,他们才为了利益把自己推向犯罪深渊。 

  反思 

  要加强监管网络及物流运输  

  温州市检察院相关人员称,从这起案件中,我们更应该进行反思,为何网络买卖枪支会有这么大的交易量而不被发现?网络及物流发达,但监管相对滞后,这为涉枪犯罪提供便利条件,犯罪嫌疑人在网上交易后通过物流将枪支直接寄至收买人手中,整个过程呈无人监管状态,且因网络交易非实名制,也为案件的调查取证增加难度。 

  “物流公司对违禁物品把关不严,运输不设限,这也是发案的一个重要原因。”办案检察官指出,目前非法贩枪案件基本上是通过物流、快递公司运输的。虽然物流公司承运货物时会问客户发的是什么货,但只要不是违禁品就承运。有些物流公司没有专门的安检机器,也没有认真落实开箱验货规定,客户说什么就是什么,给了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因此呼吁,要严格规范物流公司、快递公司对邮寄物品的查验制度,落实岗位责任,加大处罚力度,切断枪支等违法物品流通的渠道。

[责任编辑:闫慧萍] 下一篇文章:我国老龄人口达1.94亿 "未富先老"日益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