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名女子涉外婚介被骗 均离异携子望举家移民

时间:2013-02-27 18:39:00作者:张蕾 李晓娟新闻来源:北京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梦想嫁给老外,举家移民,19名女性花重金委托一中介公司介绍涉外婚姻,未料竹篮打水一场空,87万介绍费也打了水漂。近日,朝阳检察院以诈骗罪对涉外婚姻介绍机构的负责人刘晓鹏提起公诉。19名受害人闻讯后特向朝阳检察院寄来感谢信,直言“大快人心”。

  靠诈骗维持经营

  刘晓鹏所在的公司是加拿大一家公司在北京的派出机构,成立于1999年,所办业务就是介绍涉外婚姻,成功后为客户办理美国K类签证或加拿大家庭团聚移民签证。

  2006年7、8月份,刘晓鹏接手办事处,招揽客户,不做广告,不宣传,均是老客户介绍新客户。在征得客户同意后,以客户的名字在美国match和美国单身两个网站上进行注册。

  注册成功后,刘晓鹏便代客户寻找合适的对象,给对方发邮件、聊天,促成外国人来中国见面,双方满意后在国内登记结婚。之后,刘晓鹏再协助客户组织签证材料,由客户自己到大使馆递交办理签证。

  但是到了2008年,该办事处因未年检被吊销了营业资格。据刘晓鹏讲,因总公司的材料不齐,不能给他提供相关材料,所以一直没有再注册。由于公司需要经费支持,他只能再发展新客户。当时他只想挺过金融危机,于是又签了大约20个新客户。

  撇下公司悄悄逃离

  客户交来的款项除了支付公司的日常开销外,还有一部分用来归还之前客户的欠款。就这样,刘晓鹏采取不断招揽新客户的方式维持办事处的运作,拆东墙补西墙。

  “2009年初生意越来越难做,到了2010年和2011年更是每况愈下,办成的越来越少,最后公司终于经营不下去了。”

  刘晓鹏说,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金融危机。老外的年收入下降,大部分没有担保能力,导致成功率下降,签证率也越来越低,使公司进入了恶性循环。

  刘晓鹏想靠新签客户继续维持公司运转,于是在明知已无力办成移民业务的情况下,又与13名女性签订了合同,收取了数十万元款项。

  2011年6月29日,刘晓鹏再无力支撑公司经营,于是悄悄离开公司躲回原籍。“当时我实在是没钱了,我的中国银行信用卡里欠了2万多。”刘晓鹏离开公司没有通知任何客户,事后也再没联系过他们谈还钱的事,更没再帮哪个客户开展业务。

  收费多少根据长相

  据了解,刘晓鹏的办事处在办理涉外婚姻介绍及移民签证业务时,要求每人支付1万元至7万元不等的款项。

  对于如此大的收费跨度,刘晓鹏解释说,是根据客户个人的条件来决定的。如果客户年龄小,长得漂亮,容易介绍成功,收的钱就少;如果客户年龄大,长得也不好看,这样的客户不容易介绍,收的钱就多。具体收多少钱全由刘晓鹏来决定。

  但实际上,19名被害人中绝大多数从未见过刘晓鹏安排的外国人,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看到过。她们却在刘晓鹏不停的催促下,一次又一次地交钱。

  经查,19名被害人向刘晓鹏所属的办事处共计支付了87万余元。

  逃离当天再骗2万

  52岁的王女士是黑龙江人,离异多年,没有高学历,没有稳定工作,没有英语基础。

  2010年5月,她听朋友说刘晓鹏能够介绍与外国人结婚出国定居,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和刘晓鹏接触。刘承诺1年到1年半能办成,费用是5万元,最后如果没办成会退还三分之二费用,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美国K类签证和加拿大家庭团聚咨询服务合同》,王女士先行交付1万元后签署了合同,之后她迎来的便是长达近一年的漫长等待。

  直到2011年6月20日,王女士才收到刘晓鹏发来的一张外国男人的照片,但是和外国男子见面的前提便是支付余款4万元。

  王女士在6月29日又电汇给刘晓鹏2万元;而就在这一天,刘晓鹏拉着行李、家当逃离了位于北京市西坝河英特公寓的办公地点,将数十名办理涉外婚姻人员的资料如同垃圾般散落在办公室内。

  受骗女子梦想出国

  据统计,办案人员到目前为止查找到的19名受害人,全部是黑龙江籍和辽宁籍女性,年龄介于38岁至60岁之间,均为离异携子。

  这些中年女性为何会选择跨国婚姻,并为此支付巨额款项?在办案过程中,本案承办人经与多名被害人接触了解到,她们虽然文化水平不高,更谈不上什么英语沟通能力,但她们之所以愿意背井离乡、忍受语言不通的苦楚,并支付对于她们来说价格不菲的介绍费,与一个陌生外籍男人生活在一起,只是为了能获得美国或加拿大的国籍,并把孩子移民出国,作为母亲尽全力为孩子在国外寻找一片天。

  检察官提醒:目前我国对涉外婚姻介绍没有明文的禁止性规定,但市民在接受涉外婚姻介绍服务时,要注意审查中介机构资质,避免财产受损。( 记者张蕾 通讯员李晓娟)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两男子在涉日游行活动中打砸日本料理店被判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