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政府项目被指暗含骗局 国资流失数亿元

时间:2013-02-07 09:42:00作者:范传贵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调查动机

  一年多前,重庆市万州区一个重点项目的项目经理自杀,留下一份悬疑重重的遗书——“想通过自己的死,来博得工程项目过程的种种骗局真相大白……”遗书所指的项目,是被当地官方寄予厚望的万州区“第一个超五星级酒店”,还将是“三峡旅游节”的指定接待场所,甚至还有材料将其表述为“万州区行政接待中心”。一个政府看重的重点工程,为何会被称为是骗局?《法制日报》记者赶赴实地进行了深入调查。

  特别调查

  本报记者范传贵

  2月2日,离周茂荣死在重庆市万州区一个重点项目的工地里,已经整整一年零1个月,刘先涛决定向重庆市纪委寄去一封实名举报信。

  周茂荣是自杀的。他死前的身份是重庆市伟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屿江国际大酒店项目经理。在一张短短的遗书里他写道:“2010年11月9日,项目部一行人员下万州,工程项目进行的过程,给人感觉是骗人的骗局一个接一个,害人的圈套一个接一个。”他想通过自己的死,来“博得工程项目过程的种种骗局真相大白……”

  这个被周茂荣认为骗局重重的项目,曾经被当地官方寄予厚望。它原本将是万州区“第一个超五星级酒店”,还将是“三峡旅游节”的指定接待场所,甚至还有材料将其表述为“万州区行政接待中心”,正因为此,它也享受了种种罕见的政策优惠。

  其中包括以远远低于同区域地价的5742.24万元,拿下了与万州区政府仅一路之隔的140亩“核心地块”。仅仅8个月后,该地块总价即被评估为4.7182亿元,比出让价翻了8倍多。

  然而,即便政策如此优惠,在计划的竣工营业期已经过去半年以后,这个备受瞩目的项目至今仍是一片停工的工地。

  周茂荣的死无声无息,没有改变任何结果。如今,曾经是项目部成员的刘先涛想帮老上司完成遗愿。在寄给重庆市纪委的举报信里,他坚称“重庆市万州区政府领导与个人勾结,严重侵占国有资产”。

  寄予厚望

  网上检索发现,重庆市万州区要建一个五星级酒店,早在2004年就已被列入计划。

  万州江南新区经济发展局在当年7月发出一份招商合作邀请函。函中项目的必要性被这样介绍:“三峡库区尚无五星级酒店,万州作为三峡黄金旅游通道和旅游胜地……建设江南大酒店是万州经济发展的需要。”

  同年,江南新区还以“三峡会议中心”的名称对外进行过招商,内容与“江南五星级酒店”基本一致,只是增加了“政务接待”一项内容。

  此后,这样的“需要”一再在万州官方语境中出现。2009年,“加强五星级宾馆项目招商”被写入了当年万州区的政府工作报告。

  万州区政府网站新闻显示,2009年6月25日,江南新区管委会与重庆港中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签订了江南五星级大酒店及配套商业设施开发项目投资意向性协议。区长李世奎,区委、区人大、区政协有关领导及区级部门负责人出席了签约仪式。

  2010年4月23日,重庆港中担保三名股东李汶泽、赵琪琳、胡大信一同成立了重庆泽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江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汶泽,登记地址就在江南新区管委会办公楼212号。

  此后,泽江公司成为与江南新区进一步合作的实体。在一份“万州区港中国际大酒店(暂定名)暨长江三峡旅游接待中心、旅游接待码头”项目简介中,泽江公司称:“该项目位于万州江南新区陈家坝中央,背靠万州区和江南新区两个行政中心,面临长江,作为长江旅游起点的超五星级酒店项目……计划总投资12亿元人民币,酒店总投资4.5亿元。”

  《法制日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获悉,2011年1月8日,江南新区管理委员会再次与中港国际(香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香港注册,股东同为李、赵、胡三人)签订两份内容大致相同的投资意向协议书。

  两份协议将双方的合作事宜进行了进一步明确,包括建设面积确定为140.1亩,项目总投资人民币6亿元等。并约定,如泽江公司依法取得土地后,五星级项目在2011年5月开工建设、在2011年年底前主体工程竣工,在2012年10月1日前竣工并试营业。

  江南新区管委会还要求泽江公司缴纳1000万元项目按期完成保证金。一个更为严苛的条件是,如果乙方未能在2012年10月1日前建成营业,甲方有权以17万元/亩的价格收回土地,且对乙方已建和在建的构筑物及设施设备不予补偿。

  另一边,泽江公司早在2010年5月就已启动了融资,并开始招引施工企业。

  一切看似准备就绪。2011年3月26日,屿江国际大酒店项目举行隆重的开工仪式。万州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能贤等多名官员出席开工奠基仪式,副区长赵昌辉在开工奠基仪式上讲话称:“重庆屿江国际大酒店的开工建设对万州、对江南都具有标志意义。”

  低价拿地

  在2011年1月8日中港公司与江南新区管委会签订的投资意向协议里,关于优惠政策的约定占了极大的篇幅。

  协议约定如乙方依法取得土地后,根据万州府纪【2008】127号《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政府第44次常务会议纪要》文件精神,为支持乙方五星级酒店项目,甲方将从上述地块招拍挂出让价款总额中按17万元/亩扣除后的余额返还给乙方用于酒店建设和经营,具体返还安排:如乙方五星级酒店项目在2011年5月开工建设,甲方向乙方一次性返还上述余额。

  此外,协议约定对于酒店建设应缴纳的诚实建设配套费,缴纳后10个工作日内返还50%;工程规划综合费等行政事业性费用即征即返。五星级酒店投入运营后,前5年上交税收实收部分全部安排(返还),第6至10年安排60%,用于支持酒店发展。

  而这一切优惠都建立在泽江公司通过合法手续取得土地的基础上。

  2010年5月28日,在与施工企业负责人签订的一份借款协议上,泽江公司称,已经与江南新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签订了JVS.095(2009)土销008号意向性供地协议,并支付了土地出让综合价金人民币5000万元。

  但在2011年的意向性协议中,双方约定对协议项下宗地带方案招拍挂出让,乙方需按土地部门公告的时间和其他要求参加招拍挂。

  2011年1月27日,万州区公共资源综合交易中心对外发布2011年2号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公告,江南新区核心区B04-1和B04-2号土地,面积为95704㎡(合143.556亩),起始价为5742.24万元。

  同年2月18日,万州区公共资源综合交易中心与泽江公司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泽江公司以5742.24万元的起始价拿下了该地块。

  按照出让公告规定,如竞买人不足3人的,则该宗地直接转入挂牌程序。2月4日,在万州区公共资源综合交易中心,曾任该中心主任的万州区公共资源综合交易管理办公室主任李毅在回答记者“为何会底价成交”的问题时,回答称应该是竞买人不足3人转入挂牌程序成交,但仍需查阅当时资料确认。

  2月5日,该中心土地交易科科长马育建在查阅资料后向记者确认,该地块并未进入挂牌程序,而是拍卖成交,竞买人共有3人,另两家均为万州本地企业,只参加但未叫价。

  按5742.24万元的总价核算,这一地块最终成交的单位价格约为40万元/亩左右。而在更早一些时候的2010年9月,规划用途同为商务金融用地的江南新区核心区C08-3地块,成交单价约为150万元/亩。

  仅隔不到8个月后,2011年10月10日,泽江公司委托重庆兴立信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该地块土地使用权抵押价值进行评估。评估结论显示,该地块单位低价约328.67万元/亩,宗地总价值达到4.7182亿元,是土地成交价的8倍多。

  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江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许盛军称:“现在这里的地价至少是300万元每亩了,但是当时可能有其他特殊原因,具体不清楚。”

  始终缺钱

  尽管优惠重重,但项目的进展却未能与意向性协议保持统一步调。

  泽江公司缺钱,早在项目之初就已埋下隐患。在诸多材料中,建设五星级酒店的总投资都被宣称为6个亿。然而《法制日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与江南新区管委会签下投资意向协议书的中港公司为香港注册企业,注册资本不详;而最初与江南新区管委会洽谈的港中担保,注册资本仅300万元;泽江公司虽然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但当时实到资金仅为1200万元,按规定,剩余资金将在2012年4月1日前补齐。

  2010年5月,在一切尚未启动的情况下,泽江公司找到重庆伟太建筑工程公司负责人刘某商谈合作,双方签下一份借款合同。合同中称,泽江公司已经支付土地出让综合价金5000万元,尚余人民币3000万元未付。而此时离招拍挂程序尚有一段时间。

  后泽江公司又主动将借款额度调整为1000万元。2010年6月24日,刘某将1000万元打入泽江公司账户;2011年2月,泽江公司再次向刘某借款600万元。

  作为回报,泽江公司最终将五星级酒店的工程总承包给伟太公司建设。周茂荣正是在此后被任命为该项目的项目经理。

  2010年11月9日,在泽江公司尚未拍得土地的情况下,周茂荣带领的项目部被要求进驻万州,开始施工前期准备。56岁的周茂荣做技术出身,在整整上百页的工作日记里,他记载了他带领的项目部从接触万州项目到自杀前一天的所有工作。

  记者仔细翻阅发现,两年多时间里,周茂荣提及最多的工作就是向泽江公司要钱,从要刘某的私人借款,到要项目进度款。而讨要项目款遇阻,成为周茂荣最终选择自杀的主要原因。

  他在遗书中称:“土石方工程分部结算是施工合同约定及9月20日完工后双方就明确的,三个多月了泽江公司有预谋的故意拖延不审核我方的分部结算,是为了迫使我方在关键时刻放弃原则,达到他对已做的工程少拿钱或不拿钱,以及推卸农民工工资责任的目的。”

  当时同为项目部成员的刘先涛、李和平也向记者反映了相同的情况。而另一个可以佐证泽江公司曾严重拖欠款项的事实是,2012年初,因农民工工资得不到支付,部分农民工封堵了工地和道路,江南新区管委会主要负责人曾召集泽江公司、伟太公司连续开过5次会议。

  2012年2月29日由管委会主任白波召开的会议纪要显示,双方达成协议,泽江公司于3月5日前将前期借款1000万元和180万元土石方工程余款打入伟太公司账户;伟太公司工程进度款按程序报审后,泽江公司应在3月10日前予以审核拨付……

  但这样的约定在此后并没有落实,以致时任江南新区建设环保局局长周弢在此后又连续召开了4次常务会议,协调上述欠款问题以及泽江公司提出要求伟太公司撤场问题。

  一个被广为传播的事例是,在农民工讨要工资声势最高的时候,泽江公司曾向农民共出具过一份假的付款凭证,称款项已经付给伟太公司,让工人们找伟太公司要钱。

  “后来我们查证这是一个假的付款凭证,这件事情让我们开始意识到这个公司的实力是有问题的。”许盛军说。

  难解困局

  伟太公司在不久后被要求撤场,开始了法律程序索赔之路。接替其的,是国有企业重庆建工集团九建。

  2012年7月13日,重庆九建进场施工。项目经理黄金国告诉记者,仅在不到半年以后,他们也面临了和伟太公司同样的问题,项目款迟迟拿不到,施工保证金也不按约定退还,现在公司已经垫资5000多万元,“这都是国有资产啊”。

  黄金国称,在参与这一项目的过程中,政府一直一路绿灯,原本不能办理下来的施工许可证,政府也在极短时间内就办理下来了。“所有的宣传里面都说这是政府的一个重点项目,我们怎么想到会被骗?”

  据他介绍,除了伟太公司、重庆九建以外,参与绿化等项目施工的另外两家企业也遭遇了同样的困境。不久前,农民工因拿不到工资,对万州区长江二桥进行封堵,在政府协调下泽江公司才支付了农民工的误工费,而工资款则由重庆九建垫付。

  《法制日报》记者在酒店的施工现场看到,工地已经全面停工,仅有数名人员留守。一名张姓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工地已经停工一两个月了,公司拿不到钱是不会开工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泽江公司驻万州的刘姓项目经理否认了这一说法:“工地没有停工,项目一切正常,工人是回家过年了。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之间欠一点点钱是正常的事,哪有施工单位不要垫款的?这都是正常的,情况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2012年底,泽江公司引入新股东程体明,占股80%。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一共支付了4800万股权转让款。最新的工商资料显示,程体明已为泽江公司法定代表人。

  “资金上,以前可能有点问题,但是现在不会了,我是在年底才接手的,过完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程体明说。

  许盛军向记者证实,目前项目已经全面停工。“管委会最初对泽江公司信心满满,但渐渐地也发现,这个开发商并不怎么样,资金上出了问题。据我们了解,他们现在正在找其他的合作伙伴,争取把这个项目转出去,具体怎么转,我们管不到。”

  “说实在的,其实我们现在也很担心他这个项目,我们担心的是,如果他真的是个骗子,也不能完全叫骗子,那这个工程还是很难完成,那对于我们这个新区的酒店方面影响还是很大。”许盛军坦言。

  对于意向协议中关于收回土地的约定,许盛军称,他们会找法律顾问来商量一下,“但是估计我们现在要收回也不可能了,他应该早就抵押出去了。”

  事实证明了许盛军的说法。《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在拍得该地块后,泽江公司将140亩土地分拆成5块,办理了5本土地使用证,根据相关司法文书显示,其中3块土地已被抵押贷款、借款8000万元,另有一块被法院冻结,一块刚刚解封。

  刘先涛认为,政府以极低的价格将土地卖给泽江公司,而泽江公司又未能按照协议完成项目,这事实上已经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极大流失。

  2月4日,如今已经改名为“屿江国际酒店”的项目工地上,项目办公室上贴着封条,钢筋上开始长出锈迹,从搭好的框架间向上望,江南新区管委会办公楼和万州区政府办公楼一左一右,像两片手掌一样。

  这个政府眼皮底下的重点项目,出路仍云雾缭绕。

[责任编辑:李邵鹏] 下一篇文章:南京煤气泄漏事故时隔1年 受伤工人仍未获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