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120"敛财乱象亟待治理 检察官呼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

时间:2013-02-07 06:46:00作者:徐伯黎 白磊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法庭上,胡天生流下悔恨的泪水。

胡天生等人的“黑120”急救车长期盘踞、隐藏在各大医院周围。

放置在胡天生“黑120”急救车车窗前的非法小广告。

  2013年1月16日上午,盘踞京城医院参与经营“黑120”急救车,为敛财抢病人纠集多人殴打竞争对手的胡天生被法警带进海淀区法院法庭,海淀区检察院对其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1月17日,海淀区法院认为,胡天生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情节恶劣,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判处胡天生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胡天生当庭认罪,痛哭流涕地说:“我非常后悔,再也不干了。”

  外出打工,步入歧途

  1987年6月1日,胡天生出生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大同区一个普通农家,家境贫寒,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他们省吃俭用供儿子上学读书。然而,这个个头不高,白白胖胖的聪明小子,对学习不感兴趣,整天在外与不三不四的哥们儿混在一起,打架斗殴更是常事。无奈之下,胡天生父母花钱把儿子送到大庆卫校学医。

  大庆卫校毕业后,胡天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看到别人有房有车、花天酒地,胡天生羡慕不已。不甘心做一辈子农民的他心里做起了发财梦。2009年春节刚过,胡天生筹足路费,决定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2009年3月,胡天生来到北京,开始他的打工生涯。刚开始,人生地不熟的胡天生只能靠打些零工勉强糊口,这让怀揣发财梦想的他开始有些绝望。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一天,胡天生路过一家医院时,看到不少挂着外地牌照的120急救车生意红火,学过医的胡天生很快嗅到了“发财商机”。

  经过打听,胡天生了解到,拥有上千万人口的北京市大医院医疗设备先进、专家众多,其医疗范围已辐射全国大部分地区。近几年,到北京市就医的外地患者成倍增加,而北京市各医院急救中心拥有的正规120急救车等资源相对稀缺,客观上为“黑120”急救车提供了生存空间。长期以来,在一些大大小小医院周围,盘踞着一些私人“黑120”急救车,这些“黑120”急救车大都用私家车进行改装,非常简陋,他们没有专门的救护人员,却从事着运送病人,尤其是长途转运的活儿。很多时候,他们还与正规120急救车争抢“生意”。也有一些小型医院,擅自在医院的车辆上安装警灯和警报器,高价外租给个人牟取私利。另外,一些外省市的救护车也长期在北京市揽活儿,他们还将“黑120”急救车进行乔装打扮,外观可与人们熟悉的急救中心正规120急救车“媲美”,令患者和家属真假难辨。

  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胡天生很快取得一位“黑120”急救车车主的信任,成为一名“黑120”急救车的司机。为了招揽到更多的生意,胡天生一边开车一边在北京市朝阳区各医院散发“黑120”急救车小广告。转眼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尽管跑车起早贪黑很辛苦,尽管挣的是黑心钱,但对于胡天生来说总算有了不菲的固定收入,并且在京城立住了脚。此后,胡天生开始梦想着自己的“好日子”,盘算每个月能挣多少钱,几年能成暴发户,仿佛自己离成为百万富翁越来越近。

  抢夺生意,大打出手

  真是天不遂人愿,胡天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发财计划被无情击碎。

  2010年5月24日,胡天生照例外出散发、张贴“黑120”急救车小广告。无意间,他发现一个秘密,一名董姓男子把胡天生刚刚贴在墙上的小广告一一撕掉,然后换成自己手中的“黑120”急救车小广告。胡天生马上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竞争对手,他怒火中烧,为了彻底独占在朝阳医院的“黑120”急救车生意,决定教训这个狂妄的“同行”。于是,胡天生“设计”把董某骗到朝阳医院新病房楼二层洗手间里。

  “你为什么把我贴的广告撕了?”胡天生攥着董某的衣领恶狠狠地问。“管得着吗!你不是也撕了我的广告吗?”董某也理直气壮。“抢我生意,还不服气,欠揍!”胡天生挥起拳头向董某打了过去。17岁的董某顿时血流满面,牙齿折断2枚,造成轻度伤害。

  当天,公安机关将胡天生抓获。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胡天生有期徒刑六个月。胡天生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监狱的大门。

  2010年12月23日,胡天生服刑期满被释放出来。生活毫无着落的他决定重操旧业、东山再起。凭着自己曾经在卫校学习过病人护理的背景,经人介绍,胡天生来到河北省平山县红十字医院,在医院急诊部当起了急救员。不久,他发现这里的120急救车被人承包了,成了专门往返河北、北京两地拉病人的“黑120”急救车。胡天生心中窃喜,主动与“黑120”急救车承包人套近乎,与其狼狈为奸、合伙牟利。

  2012年5月3日,胡天生从平山县医院送一名要做心脏搭桥手术的女病人到北京阜外医院就医。第二天下午,经某医院内部联系人介绍,有一个在北京香山某医院的病人要坐120急救车回平山县,让他们去接人。有了挣钱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胡天生与合伙人开车来到香山某医院。

  刚到医院门口,车辆被两个陌生男人迎头拦住:“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来接病人的。”胡天生回答。“这个医院是我们的,不许你们接病人!”两个男人不依不饶。之后双方的争吵更加激烈,争执过程中胡天生还被对方打了一拳。“你们等着。”恼羞成怒的胡天生恶狠狠地撂下一句话,开车离去。

  时间不长,一辆悬挂河北牌照的120急救车驶进香山某医院,后面跟着一辆北京牌照的黑色轿车。同时,一辆外地牌照的120急救车此时正从医院内向外开,两车直直地顶头互不相让。僵持约一分钟后,从河北牌照的120急救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几乎同时,从北京牌照黑色轿车里下来三个人。“医生”与黑色轿车下来的三个人嘀咕一阵后,四个人开始殴打对面外地牌照120急救车一方的两个男子。在混乱中,黑色轿车上下来的男子甚至从羽毛球拍袋中抽出了一把大砍刀,所幸整个过程中并未发生更为严重的后果,被打一方仅受了轻微伤。

  原来,被害人毕某和吕某就是起初拦阻胡天生“黑120”急救车的陌生男子,他们是某外地牌照的“黑120”急救车非法经营者,并长期盘踞在香山某医院,与闯入自己地盘拉生意的河北牌照的“黑120”急救车车主发生冲突,而带头打人的白大褂“医生”就是胡天生。

  乘人之危,坐地起价

  胡天生再次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依法逮捕。在海淀区检察院提讯室,“二进宫”的胡天生对检察官的讯问显得十分“老练”,很快把自己掌握的“黑120”急救车黑幕全盘托出。

  胡天生供认:“刚开始给别人打工,知道运营‘黑120’急救车的利润很大,当老板很赚钱。在三年之前,一个月经常可以挣二三十万元,现在一个月也能挣十多万元钱。”

  当检察官问胡天生“黑120”急救车医疗设备是否符合有关部门要求时,胡天生摇着头说,正规的120急救车,每辆车上都配备有标准完整的医疗设备,仅一副担架就几万元,车辆大概需要100万元左右,同时配有医护人员。

  在送医院途中,车上的医护人员也会随时监护病人情况并进行医治。随车的医护人员都是经过严格培训,并且取得了医疗急救资格证书的人员,途中遇有紧急情况会立即采取措施或与最近的医疗机构联系进行抢救。

  以上这些都是“黑120”急救车无法做到的。胡天生交代:“黑120”急救车一般由五菱之光、金杯等牌的面包车改装的,只是将后排座椅拆卸,配有氧气罐、推床等简易设备,即使有所谓配备的“医疗仪器”也只是摆设,都是淘汰的老旧设备。除了车辆和车上的急救设备不规范外,这些“急救车”的医护人员也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有的没有执业证。

  “黑120”急救车车主们在黑心敛财的同时也“制定”了自己的“行规”。胡天生说:“一般说这个急救车多少钱走,大家都按规矩来,近距离是10元钱1公里,如果是从北京拉病人去河北、河南这些较近的省份,往返收费20元1公里;如果拉病人去四川、西藏这些较远的省份,‘黑120’急救车的收费则每公里双倍计费;要是跑一趟新疆就能赚取近18万元之多的租车费。”

  除了高得离谱的路费外,在“黑120”急救车上给病人使用的药品价格更是远远高于市场价。胡天生拿正规120急救车常用药多巴胺升压药举例说:“一支多巴胺升压药正常价大概是两角多钱一支,但在‘黑120’急救车上可卖到五六十元一支,有时可以卖到一百多元一支。”

  胡天生还供述:如果病人在运送途中死亡,“黑120”急救车不但不负责任还要停车要价,要求病人家属额外赔偿。以“黑120”急救车拉病人不拉死人为由要求加钱,有加几千元的,也有加几万元的。

  内外勾结,黑心敛财

  有关资料显示,在北京市每天流动的“黑120”急救车高达300多辆。那么,如此多的黑车,他们的业务从何而来呢?

  记者从胡天生案笔录材料中发现,北京市大大小小医院院内的这些“黑120”急救车已经存在多年,能力强的老板还拥有多达四五辆,他们长期在北京市各医院揽活儿,与这些医院的工作人员建立了“友好关系”,有的病人需要找专家或者联系病床,他们都能给办。这些车主分割了各个医院的120急救车的“垄断经营权”,他们之间为抢生意时常发生冲突。

  据胡天生交代:“黑120”急救车招揽生意除了在医院周围散发小广告外,大部分的生意是由医院的医生、护士或者清洁工、护工和保安给介绍的。“黑120”急救车的车主跟他们搞好关系后,他们就会给车主介绍病人,做成一笔生意后,会给介绍人一定的提成,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

  胡天生称:“有些医院的头儿比‘黑120’急救车车主挣得还多,比如说医院相关科室的主任吧,他们给病人介绍‘黑120’急救车时要30元钱一公里,但他只给车老板10元钱一公里的钱。”

  至于“黑120”急救车为何能长期存在而无人监管?为什么危重病人坚持使用“黑120”急救车,甘心成为“黑心人”敛财的工具?胡天生也一一给出答案:目前对黑救护车市场存在着监管空白,“黑120”急救车车主改装的是车厢内的设施,车辆的外观基本没有改动,在路面上行驶时,公安交管部门极难发现,即使交管部门发现转送病人,车主说其运送的是自己的亲友,交管也奈何不得。而黑救护车虽然都没有运营证,但他们一般在医院院内或者在偏僻的居民小区内交易,交易双方都心知肚明,客运管理部门也很难发现。至于为何病人甘心成为“黑心人”敛财的手段,胡天生交代:“第一个是北京的120急救车不够用;第二个是病人排队时间很长;第三个是北京的120急救车它的价位比较高。”

  参与办案的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告诉记者,胡天生交代的情况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北京医疗机构多,外地进京看病的患者络绎不绝,胡天生这些运营“黑120”急救车的人正是看中了病人进出北京的运输市场,长期盘踞霸占各大医院,甚至不惜动用暴力手段争抢生意。

  案后说法

  检察官提醒各位来京就医的病人及家属不要搭乘“黑120”急救车,以防发生意外和产生不必要纠纷,成为不法分子的敛财对象。同时,检察官还建议政府相关单位与部门:一是对没有任何证照的黑急救车要坚决取缔,同时发挥社会车辆转送病人的职能,缓解120急救车辆资源不足的问题,支持民营资本投入到这个领域,纳入市120急救中心统一管理,以解决120急救车转运不足问题;二是要加大公共卫生投入,增加正规的120急救车辆以缓解供需矛盾;三是各大医疗机构和卫生管理部门,应针对120急救车的私人承包、异地营运的问题加强管理,让120急救车真正起到救命车的作用。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贵州检察机关将今年定为"转变作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