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献反悔受法律约束? 专家:不应把道德义务转为法律义务

时间:2013-01-25 06:49:00作者:徐日丹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供体反悔,白血病大学生生命告急!”1月22日,一起骨髓捐献者反悔事件经微博传播受到多方关注。

  1月22日下午,北京空军总医院住院部15楼骨髓移植病房7号仓,白血病大学生吴志辉看起来乖巧、平静。他不知道,原定当天下午进行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由于供体反悔已紧急取消。更揪人心的是,由于术前准备,他体内免疫系统尽毁,未来两天他将错过最佳治疗时机,生命危在旦夕。医院紧急改变治疗方案,让吴志辉的母亲代为担任骨髓捐献者。

  记者采访了解到,患者亲属与患者的骨髓配型大多属于“半相合”型,过去这种情形一般不适宜做移植。与“全相合”的相比,“半相合”的骨髓和造血干细胞移植存在排斥反应大、恢复周期长、后期治疗费用高等问题。据悉,1月23日上午,医生已帮吴志辉顺利完成第一阶段骨髓移植。

  吴志辉的病情牵动着网友的心,也引发了他们的思考——“生命当前,供体可以反悔吗?”这一话题成为网友争论的焦点。

  北京大学慈善、体育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何远琼对骨髓移植以及相关法律问题有着深入研究。1月24日,她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保证捐献“自愿”、“无偿”一直是器官移植遵循的基本原则。美国国家骨髓捐献者资料库一再申明,骨髓捐献永远是自愿的,志愿者应该被告知在实施骨髓移植手术前的最后一分钟都可以撤销同意。世界骨髓捐献组织也声称捐献者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退出。

  何远琼指出,在我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献血法对骨髓捐献并无明确规定,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从事人体细胞和角膜、骨髓等人体组织移植,不适用本条例”。可以说,截至目前,有关骨髓移植的立法相对空白。

  近年来,我国已发生多起骨髓捐献志愿者“临阵脱逃”事件,甚至还曾出现过捐献者因临时反悔被患者告上法庭的案例。对此,何远琼分析说,由于骨髓捐献是一种公益行为,在捐献知情书、同意书上没有关于捐献者反悔行为应当承担什么责任的条款,因而无法追究志愿者的法律责任。

  “即使受捐者与捐献者签订合同明确权利义务,也因为我国合同法针对的是财产,而法律上并不把人体器官视为财产,不能说因此形成了一份赠与合同。由于没有有关骨髓移植的相应法律规定,这样的合同可能因没有法律保障被认定为无效。”何远琼进一步解释说。

  捐献者在患者因其同意捐献而“清髓”之前的反悔行为,目前普遍认为是一个道德问题而非法律问题。何远琼说:“捐献者在患者‘清髓’之后的拒捐行为,除非法律有明确规定,从行为的性质上无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尽管捐献者在患者‘清髓’后拒捐,给患者带来精神和财产上的损失,但为了激励更多人志愿捐献,在当下以及将来出台有关骨髓移植的法律规定时,法律应谨守自己的边界,尽量保护捐献者而不是过多地把道德上的义务转化为法律义务,增加捐献者的法律责任。”何远琼表达了这样的意见。

  有数据显示,全世界范围内,骨髓捐献志愿者最终“临阵脱逃”的概率非常高,美国媒体报道全美的拒捐率高达近50%,而日本学者统计亚洲志愿者中则有约60%最终拒绝捐献。而在我国,拒捐率在20%左右。由于联系方式变更,志愿者年龄以及身体状况已不适合捐献条件等原因,山东、广东、北京等地骨髓库的志愿者流失率达到30%。

  “骨髓捐献志愿者有‘拒捐’、‘反悔’的权利和自由。”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李斌律师与何远琼的意见一致。

  李斌说,志愿者捐献骨髓是一种无偿、公益的行为,不应当给志愿者施加过多的义务,而是应当鼓励与倡导。相关部门应当完善机制措施,在对志愿者服务的过程中,注重普及相关知识,给予其一定的心理预备期,令志愿者能够理性地认识捐献骨髓。此外,相关部门应当对志愿者的个人信息、身体健康状况进行及时跟踪,尊重和保障供体的捐献意愿,尽量减少志愿者流失。

  针对有网友提出对骨髓捐助志愿者给予一定的健康补偿,以鼓励其救助行为,李斌表示,捐献本是一种无偿行为,如果给予志愿者经济补助,可能令捐助行为变相成为有偿行为,“但是,针对生活困难的志愿者给予一定健康补助也未尝不可,这就要求建立一个科学的补偿机制,规定补助的对象、标准和方式”。

  “人都是有尊严的,捐献骨髓更多地需要全社会意识的觉醒,而不是需要法律硬性规定。”李斌说。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微观察:大家都来参加“光盘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