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贪污百万获刑十三年 "财色"美梦终被妻子敲破

时间:2013-01-24 07:17:00作者:全海龙 金伶 范庆东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段振豪,曾入围中科院院士有效候选人,先是因为妻子的举报而名誉扫地,进而因贪污获刑—— 

  

  资料图片

  

  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段振豪等待进入法庭受审。2013年元旦前,该院以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    

  关于私生女的说法,段振豪回应:“对方在餐厅里看到我,可能认为我比较有文化,就请我帮忙,让我给他们捐精。” 

  2012年12月20日是玛雅人传说中的世界末日,然而预言并没有兑现,北京的一场大雪后天空放晴,年底的阳光依然灿烂。 

  但这天对于曾经的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中科院地球深部实验室主任段振豪来说,却似乎印证了玛雅人的毒咒,他拿着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他的刑事判决书一遍遍地看着,13年的有期徒刑,出狱后就是66岁的老头子了,贪污的130余万元一分不少地吐了出来,还被没收了个人财产27万余元,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一个海归博士为区区130余万元的钱财将付出13年的自由。 

  出身贫寒终成大器 

  1959年8月22日出生的段振豪从小生活在湖南省新宁县农村,家境贫寒。段振豪是家中读书成绩最好的一个,从武汉的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后,考进北京,成为了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生。 

  其间,他认识了北京姑娘刘小梅。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婚后不久刘小梅怀孕了。 

  1988年,在妻子怀孕三个月时,段振豪提出想出国深造,凭着他的聪明和刻苦,博士研究生毕业的他获得了美国加州大学博士后的录取通知书,刘小梅虽然心里有千般不舍,但为了丈夫的前途和一家人今后的美好生活她同意了,并从母亲手上借了4000元钱买了机票,亲自将丈夫送上了飞机。 

  刘小梅产后第二年也到了美国,一家人在国外待了十多年。2002年,段振豪听到一个消息,国家正在实行“百千万人才工程”,像他这种在国外多年搞研究的教授更是国家急需的高端人才,回国后待遇会很不错的。当时段振豪已在国际上发表论文多篇,在国际计算地球化学领域取得了不小成就,担当着国际地球化学学会“哥德斯密特”奖评委,国际重大科学计划(地球深部探测)共同主席等要职,在国内学术界有了很大名气,很多大学邀请他回国。 

  2002年前后,美国正好遭遇严重的经济危机,各大学的科研经费大幅度地削减,其中就包括段振豪的流质理论模型项目。经过再三权衡,同年,段振豪与中国科学院签订了合同,正式回国后负责科研和培养人才,他将妻子和儿子留在了美国。 

  独自一人回到国内的段振豪成为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2003年7月起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所聘任为计算地球化学及其运用学科组组长,2008年又当上了中科院地球深部重点实验室主任。他在北京的天通苑、立水桥和房山陆续购置了几处房产,他所带的博士生和博士后一直保持有十来人。 

  2002年到2011年间,段振豪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共七项,近十年间,段振豪获得的科研经费达到了1000余万元。 

  作为课题负责人的段振豪可以根据研究任务需要,支配科研经费,但须在国家有关政策法规或者研究所的规章制度监督下合理使用,而这个不懂法的科学家却为满足一己私欲随意套取科研经费,一步步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空窗寂寞时出轨 

  当段振豪在北京安顿下来后,2003年底,在北大医院一次看病过程中,他偶遇黑龙江大庆的女子艾红云。艾红云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但外向开朗的女人,她跟着当厨师的丈夫在北京打工,结婚三年一直没有怀上小孩。在候诊时她与段振豪坐在一起,两人聊起了天。艾红云觉得她这种北漂族有机会认识中科院的科学家真是三生有幸,言语中流露出惊喜和兴奋,分手时与段振豪互留了电话号码。 

  段振豪正是空窗寂寞时,巴不得有年轻女子跟自己套近乎。此后,段振豪经常请艾红云吃饭,到家中玩耍,两人关系变得暧昧。很快,艾红云背着丈夫与段振豪同居了。2006年,艾红云为段振豪诞下一个女孩。 

  段振豪很高兴,每月给艾红云2000元生活费,还不时带母女在北京城里玩,像一家人一样合影留念。艾红云后来带着女儿回到了大庆老家,段振豪工作不忙想念私生女时,就让艾红云带女儿到北京来看他。 

  在与艾红云交往的同时,段振豪与另外的女人也勾搭上了。2008年的秋天,段振豪在饭桌上认识了一个叫王爱丽的80后已婚女子,老家在银川的王爱丽正为钱财跟重庆籍丈夫三天一吵五天一闹,被段振豪趁虚而入:名义上是请到家里干家政,每月1500元工资,其实两人很快就成了情人。 

  王爱丽起初想跟自己的丈夫离异后嫁给段振豪,后来觉得两人差距太大,段振豪也根本不会娶她,于是就想方设法地找他要钱财。段振豪终于受不了,2010年6月与她签了一份分手协议,把自己在房山区的一套小产权房作价给了她。 

  后来,王爱丽觉得自己没有占到便宜,又继续找段振豪纠缠,还发邮件威胁,终于被刘小梅发现了。刘小梅打电话质问自己的丈夫,他却死不承认,赌咒发誓地撒谎,甚至说要召开记者招待会以证自己的清白。 

  此后,刘小梅特地回国,印发传单,到中科院地研所食堂散发,并称想找领导对话。段振豪迫于压力,悄悄给了妻子90万元,并到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买了份100万元的保险送给妻子。即使如此,段振豪却并没有要跟情人分手的意思。刘小梅感觉没法再与他维持下去了只想尽快离婚,让他兑现净身出户的诺言,但段振豪不愿意放弃财产。 

  在别人的指点下,刘小梅于2011年7月在新浪网上实名曝光了丈夫用科研经费包养情妇,生下私生女的丑行。段振豪称举报内容绝大多数系妻子编造,对他的名誉造成了较大影响,他已正式起诉离婚。 

  关于私生女的说法,段振豪回应:“对方在餐厅里看到我,可能认为我比较有文化,就请我帮忙,让我给他们捐精。” 

  刘小梅见过段振豪与艾红云及小女孩的亲密合影,提出质疑:捐精者怎么可能与受捐者见面?刘小梅追问段振豪捐精的医院和操作的医生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是多少?他却以忘记了加以搪塞。 

  此时正是段振豪人生的关键时刻,他被公示候选为中科院院士,而且排名在第二位,非常靠前,以他的声望和影响力来说,没有意外会当上院士。但是网络上关于他的丑闻传得沸沸扬扬,中科院纪委也开始调查此事,段振豪最终落选,想到在今后的几年内都不会成为院士了,他曾当着众人痛哭了一场。 

  不出差竟报大量差旅费 

  2011年7月15日深夜,段振豪给某学生打了个电话,让其帮着撒谎,说跟着他出过差,报过账。但第二日上午,段振豪又给学生发短信说:“老师对不起你,情急之下糊涂,一定要讲真话,切切。”当时,中科院纪委介入调查段振豪妻子反映的问题,段振豪交代了一小部分谎报差旅费的情况,并退出了29万元钱。他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2011年7月19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接到中科院纪委提交的“关于段振豪涉嫌犯罪的主要事实材料和相关证据”后,立即派出侦查人员将段振豪带回了检察院审讯。 

  作为科学家的段振豪,没觉得自己犯了罪,还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当侦查人员为他解释贪污罪的内涵,告诉他职务犯罪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后,他突然变得很沮丧。审讯室里的段振豪再没有了科学家的儒雅风度,他低垂着头,眼泪涌进了眼眶…… 

  段振豪供述了自2002年到2011年7月,自己以各种差旅费的名义报虚假发票,吃出差补助,还以劳务费、租车费及复印装订费等套取科研经费的事实。他曾以每张100元的价格买来旅游公司的假机票到单位报销;把自己回家探亲,弟弟到秦皇岛见女朋友,学生回葫芦岛、哈尔滨见家人,情人到银川、大庆等处的票都以自己出公差的名义予以报销;还假借建网站的名义报过5.85万元。 

  为了套取更多的差旅费,段振豪还常常虚报出差补助,光是“到大庆和湖南出差”他就报销了50多万元的出差费。而他的工作性质几乎不用出差。 

  等待判决的段振豪一度较为平静,他请求侦查人员和律师帮他把办公室的原版英文书带进去,要继续科学研究。因案件正在侦查,他所要的书籍没能带进去。段振豪说,一切风流都成往事,他只想用自己的知识为国家作些贡献。 

  贪污百万获刑十三年 

  2012年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段振豪涉嫌贪污科研经费案,法庭上,段振豪认罪态度很好,一再表示认罪,对其指控的贪污事实予以认可,但对部分数额提出异议。他辩称科研所对课题经费有零节余的制度规定,他对经费节余部分可以提成。段振豪还请求法庭看在其还可以用自己所学知识为国家作贡献的情形下,对其从轻判处。 

  法院审理认为,中科院地质与地球所确实有关于课题负责人可以获得结余金额提成的规定。但段振豪作为课题组负责人,在课题经费出现结余时只能依照既定程序提取课题提成,他使用课题项目无关的虚假票据虚报冒领科研经费的行为具有违法性,故他的相关辩解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同时,法院也没有采纳段振豪律师关于其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 

  2012年12月18日,法院以贪污罪判处段振豪有期徒刑13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7万余元。 

  判决后,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反贪局侦查一处的办案人员对记者说,段振豪贪污公款的手段极为简单,从他回国开始,他就贪污划拨给他的科研经费。从账面上看,段振豪去得最频繁的就是大庆、银川和湖南,这三个地方的票据多达66笔共计80余万元,而这三处正好是他包养的情人住地和自己的家乡。段振豪为了弄到假票据,亲自或让秘书与网络制作和复印公司联系,将科研经费打到上述公司,在这些公司扣除了15%至17%的手续费后,再将公司返回的现金占为己有。 

  时至今日,已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度过了一年半惶惑日子,曾经连坐地铁都认为是跟一帮臭哄哄的人挤在一起而受不了的段振豪,却在高墙铁网的看守所里与各色犯罪嫌疑人共处了500多个日夜。 

  面对如此结局,段振豪的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这个曾经在办案人员面前随口背诵岳飞的《满江红》,显示他的“愤慨”和好记性的科学家,再也没有了佯装的从容和笑眯眯的平和,内心巨大的压力使他变得疲惫不堪,面部表情僵硬颓丧。近日,段振豪连夜写出上诉书,盼望能得到改判。(文中除段振豪外均为化名) 

  案后点评 

  被妻子揭生活作风问题,后又牵出“贪污科研经费”,段振豪的故事从风流韵事转到严正主题。段振豪绝不是科研机构虚报冒领差旅费第一人,只是由于其没有处理好“后院”遭妻子举报而“中枪”。社会上针对整个科研经费管理体制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来自公共资金的科研经费究竟有多少被冒领、多领、挪用、浪费,又有多少被真正、有效地用在了学术研究上?公众期待答案。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治好“北京咳” 再唱“北京欢迎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