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厉害为养弃婴把亲儿寄养别家

时间:2013-01-08 08:55:00作者:刘志浩 梁斌新闻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见到最疼爱的养女“快乐”(右),袁厉害忍不住大哭起来。 本报记者 王鸿光 摄

  袁厉害次子:“我妈”照顾不过来,“我娘”领养了我

  本报特派记者 刘志浩 梁斌 发自河南兰考

  1月7日下午4点半,兰考县人民医院四楼,当袁厉害和从河北匆匆赶来的养女“快乐”抱头痛哭时,一直守在病房内的小儿子杜鸣轻轻带上门,默默地走到楼道远处,点着一支烟抽了起来。

  对于母亲袁厉害,杜鸣的感情相当复杂。被问及如何看待母亲领养弃婴一事时,杜鸣只是轻轻回了一句:“能怎么样,挺好的吧。”

  从小到大,杜鸣对袁厉害的记忆,只停留在每年从河北老家回来的有限次数上。因为生下来没几个月,他就被袁厉害送到了河北。

  “我妈照顾不过来我。”杜鸣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语调平缓,“我也是被领养的,还有一个妈。”

  杜鸣所说的另一个“妈”,是袁厉害的大嫂,杜鸣说,他从小在大伯家长大,管大娘叫“娘”。

  一字之差,意义截然不同。

  “待我跟亲儿子差不多。”杜鸣说,尽管河北老家那边的亲戚对亲母袁厉害的作为颇有微词,但另一个“娘”对自己非常好,这让他心存感激。

  “我很小就知道自己的情况。”吐出一个烟圈,杜鸣又简短地说了一句。

  虽然会想家,但杜鸣回家见亲妈的次数却有限。除了路途遥远外,更多的是因为每次回来,他都只是看到袁厉害照顾弃婴,根本没时间照顾他,也没时间跟他多说几句话,“她太忙了!”

  这样的次数一多,杜鸣也就习惯了。

  “小时候会想,后来慢慢也就不想了,因为知道想也没有用。”说这话时,杜鸣的嘴角似乎无意识地闪过一丝苦笑,转瞬即逝。

  杜鸣说,每次回家,他几乎不去袁厉害收养弃婴的地方,也从来不想要帮母亲做点什么。

  “那是她的事。”仍是很简短的回答。

  当有人问他是否希望母亲继续收养弃婴时,杜鸣长出一口气:“别再这样,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吧。”

[责任编辑:全森] 上一篇文章:网传重庆共28家单位员工月收入过万 统计局否认
下一篇文章:员工年会上喝醉回家途中摔瘫痪 公司被判赔1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