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会计沉溺于赌博挪用公款200余万获刑十四年半

时间:2012-12-27 07:22:00作者:廖勇勤 江雨洲 李春艳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八步区检察院反贪局干警发现教育局自查的古宝勇案账目有疑点

   

  长时间挪用公款不被发现,间接成就了一个“赌痴”。 

  广西贺州市八步区仁义镇中心学校会计古宝勇沉溺于赌博,挪用公款200多万元,并借了高利贷,顿时给家庭带来巨大的危险。前妻罗媛莉思前想后,没有叫前夫逃跑,而是含泪送其到检察院投案自首……2012年12月19日,八步区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值建光第二次到教育系统检查账务整顿情况,并给教育系统领导干部及账务人员上预防职务犯罪课。

  恩爱家庭突变幻

  2012年春节上班后的一天,家住广西贺州市区的八步区仁义镇中心学校会计古宝勇几天不去上班,妻子罗媛莉问:“你不用上班吗?”古宝勇说:“你不知道的,会计工作要在很安静的环境下才能做得好的,我一般都是晚上做的,况且我也要到市里办事啊!我想你和女儿就多住几天嘛!”

  罗媛莉听了丈夫关心自己和女儿的话,心里洋溢着幸福感,结婚近十年,丈夫都很疼爱她。但是,她总感觉到丈夫这些天有点怪,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这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吧。

  一天晚上2点多钟了,古宝勇的电话响了,古以为罗睡着了,压低嗓门:“快了,你不要催那么急,不就几万块钱吗,我有办法还给你。”

  “你欠别人的钱吗?”罗媛莉轻声的话语好像打雷一样惊动了古宝勇,吓得他跳起来。

  “没有,是单位一个同事说学校的事。”古宝勇搪塞着。古宝勇几天来电话诡异,她并没有睡着。

  问题比罗媛莉想象的还要严重。

  2012年3月下旬的一天,古宝勇学校的校长(原乡镇教委办主任,后教委办改为镇中心学校,履行原乡镇教委办职责)覃上华来到了她家。

  覃上华开门见山地对罗媛莉说:“小罗,我们怀疑古宝勇挪用单位的钱去赌博,你帮忙劝劝小古。”

  丈夫怪异的表现让她心里不祥的预兆终于应验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头脑立刻蒙了,这是犯罪呀!校长走后,罗媛莉急问:“挪用多少?”古宝勇低着头不答,罗媛莉焦躁道:“有30万吗?”古宝勇低声道:“差不多吧。”“有50万吗?”罗媛莉怒吼。“差不多吧。”她再问,古宝勇的回答还是“差不多吧。”

  随后,罗媛莉接到几个陌生的电话:“古宝勇不还我们的钱,就要砍他的手和脚,就要你女儿的命!”显然这是放高利贷的人打来的。整个家庭都处于危险之中,罗媛莉跌坐在地上……

  染上恶习难回头

  1998年,古宝勇从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仁义镇做老师,后调入当时的教委办当会计。2003年与罗媛莉结婚,婚后生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古宝勇在单位上班,罗媛莉则在当地开了一家饭店,由于罗美丽、大方、热情,善于经营,生意红红火火。夫妻幸福快乐。

  古宝勇平常下班回来时,看见妻子在饭店忙碌的身影,他就自觉地帮忙,罗媛莉总是心疼地对他说:“你累了一天了,还是去歇着吧。”

  罗媛莉对古宝勇过分疼爱反而让他感觉有点无所事事。学校旁边一个小卖部里面有麻将桌,有一次古宝勇被几个人拉进去凑数,那时他还不会打麻将,但是做会计的他天生对数字敏感,别人一说规则,古宝勇就学会,慢慢地古宝勇也常来这里打麻将。

  2009年夏天,罗媛莉觅到商机,搬到了贺州市区转行从事土特产买卖。罗媛莉离开仁义镇,一边做生意,一边带着女儿,起早贪黑,忙忙碌碌,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生意和照顾女儿上,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让古宝勇好好工作,趁着现在生意好做多赚些钱。

  生意正如罗媛莉想的那样非常顺利,一年后,她为了不让古宝勇经常挤班车回来,就买了一辆小汽车。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古宝勇驾上新车后,加速地把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拖入深渊。

  一个人在乡下的日子,古宝勇成了脱缰的野马,他经常一下班就跑去打麻将,周末则借口工作忙不回家。有时候回到市区也是到妻子的店里拿钱,一千两千,有时是三千五千。罗媛莉问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时,古宝勇总是有充分的理由让妻子放心给钱。赌博已经成了古宝勇的心魔,古宝勇刹不住车了。

  无计可施挪公款

  罗媛莉不是银行提款机,没有取之不尽的钱。2010年10月的一天,古宝勇把眼光投到自己掌握的公款上。

  他到学校办公室拿到了学校的公章,他有校长的印鉴。有了这两样东西后,古宝勇就在空白支票上写上金额,盖上印鉴,到银行取出公款。

  因为是第一次作案,古宝勇还有点害怕,他没有马上把钱取出来,而是存到自己的银行卡。第二天,他见没人过问,于是大胆地取出了几万元钱,马上飞奔赌场。

  古宝勇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挪用公款,一次比一次多……最多的一次一天就挪用20万元。

  学校的财务制度管理极为混乱。会计工作制度,出纳工作制度,领导审批制度都成了摆设。仁义镇中心学校管辖全镇的中小学生有7000多人,每年国家按学生人头数拨付给学校的经费加上上级拨付的基建费用以及各种费用约2000万元。然而,中心学校居然一年没有做出纳账,一年半没有做会计账。

  长时间挪用公款不被发现,间接成就了一个“赌痴”。

  古宝勇已不满足于打麻将的小打小闹,他开始跑到野外开设的赌场参赌。野外赌场人山人海,赌客来自四面八方,热闹刺激,有的人一天输赢达几十万,看着别人拿着皮箱装钱来赌,极大刺激了古宝勇的神经,每次都让他兴奋不已。有时候他还背着公款,窜到广东南丰县金庄镇等地赌场。

  “他是赢钱也赌,输钱也赌的,借高利贷也赌,他烂赌到怎么劝也不回头的地步了”,一个专门帮古宝勇开车的人这样描述。

  有时候单位的钱挪用次数太多、太频繁,遇上月底结账不好挪用时,古宝勇就向赌场上专门放高利贷的人借。赌场上的人都知道古宝勇是掌握学校几千万经费的会计,相信他有偿还能力,都大胆借给他赌,有的甚至专门拿着钱守候在古宝勇身边,一旦发现古宝勇输完钱了,就立刻掏出来借给他,连借条也不用写。

  高利贷就像毒酒,一旦呷了一口,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然而,丧失理智的古宝勇没有想那么多,只要有人借钱,他就敢要,得到钱就赌。

  古宝勇挪用公款一年多时间,竟然没有人发现,挪用多少钱也连自己都不知道了。

  2011年6月,学校领导见只有预算报表,问古宝勇怎么不做财务报表?古宝勇就推托说事情太多,马上补做。

  “马上做”成了古宝勇一个很好的借口,领导以为他真的马上做,所以不再追问。

  2012年3月,教育局财务部门的领导来到学校检查财务工作,古宝勇说:“还有一点没有做好,快了。”

  听了古宝勇解释,一名股长生气了:“你要尽快做好账,要不然就撤你的职。”

  撤职?教育局财务部门的领导哪里知道,这个时候对古宝勇来说,就是杀他的头他也做不出账了。后来检察院对古宝勇查账时发现,这时古宝勇已经挪用200多万元了。

  思前想后送夫投案

  2012年3月下旬,校长覃上华听说了古宝勇挪用公款去赌博的事,但是他又没有证据证明古宝勇挪用公款。因为长期不履行财务监督职责,到了这个时候覃上华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他内心希望古宝勇不出问题,于是他找到了古宝勇的妻子罗媛莉,希望她劝古宝勇说清楚问题。

  罗媛莉听校长一说,感觉到事情非常可怕,于是先打电话向公公说了。

  第二天她带着女儿回到古宝勇的老家,发现古宝勇父亲一夜愁白了头,古宝勇父亲无奈道:“把我和她妈的老骨头榨干也没有那么多钱。”说到最后古父说:“小罗,叫他去投案吧。”

  罗媛莉惊讶道:“那不是送他去坐牢吗?挪了那么多钱,被枪毙了孩子就没有父亲了啊!”

  罗媛莉回家路上满脑子里都是想着反贪局、投案、枪毙。

  回到家,她望着精神极度憔悴的丈夫又爱又恨,自言自语:“投案,投案!”

  古宝勇听到“投案”一词,惊吓得突然弹跳起来,恐惧道:“我不去投案,我被判刑被枪毙了,妮妮(女儿)怎么办?我的父母会被气死的!”

  是啊,这个家怎么办呀?罗媛莉也陷入了恐惧之中。

  2012年4月初的一天,古宝勇不见了。两天后,罗媛莉接到了一个放高利贷的人的电话,限古宝勇两天内还10万元,不然后果自负。

  罗媛莉万分焦急。第二天傍晚,她到学校接女儿回家,在学校旁边有几个瘦高个子,染着黄蓝两种颜色头发的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女儿看,眼神狠毒,吓得她赶快扯着女儿跑步离开了学校。

  古宝勇失踪的几天时间里,她甚至想,古宝勇是不是被人杀害了?最让罗媛莉痛苦的是,懂事的女儿受到惊吓,常常半夜三更在梦中哭喊:“爸爸,你在哪里,回家呀爸爸。”

  听到女儿可怜的叫喊,罗媛莉泪流满面。

  三天后,古宝勇姨夫终于找到了古宝勇,见到古宝勇活着回来,罗媛莉悲喜交加,女儿抱着古宝勇哭天抹泪:“爸爸,爸爸……”声声撕心裂肺。

  “去投案。”罗媛莉经过这几天的思考,觉得接受法律制裁远比一辈子担惊受怕强。古宝勇的父母也支持他去自首。

  2012年4月11日,古宝勇与罗媛莉办理离婚手续,在民政局大门,这对苦命夫妻抱头痛哭。好端端一个家就这样散了。

  2012年4月17日,古宝勇在罗媛莉的陪伴下来到八步区检察院反贪局投案自首,交代了挪用公款去赌博的犯罪事实。

  这天,检察官做完笔录,正值吃饭时间,古宝勇与检察官共同在反贪局吃工作餐,古宝勇一个人吃了三份快餐。

  自从3月份学校领导找他谈话开始到现在,古宝勇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没有安稳吃过一顿饭,整个人面黄肌瘦,一下子苍老得像一个瘦弱老人。目睹此景,罗媛莉泪如雨下。

  八步区检察院高度重视古宝勇挪用公款案。检察长谢廷富亲自指挥办案,反贪局长值建光任办案组组长,带领反贪局侦查人员彻夜清查学校账目。

  由于账目混乱,时间长久,值建光要求教育局派出财务人员协助查账。

  教育局初步查账得出的结论是古宝勇挪用公款100多万元。但是,反贪经验丰富的值建光发现有教辅资料的数目没有计算进来。值建光不动声色地说:“你们把账目原封不动,我们再看看。”

  随后,反贪干警重新查账,最后查清古宝勇挪用公款数额是201.3万元。之后法院审查认定的也是这个数额,一分不少,精确无误,古宝勇被八步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零六个月。

  仁义镇中心学校校长覃上华因玩忽职守,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后果严重,目前已被八步区检察院立案侦查。

  (本文罗媛莉为化名,未经《检察日报》及作者授权,禁止网络媒体转载)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出纳员嗜赌如命为筹赌资侵占公司5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