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邳州最大"带车黄牛"案宣判 检察长:根治需多管齐下

时间:2012-12-03 07:03:00作者:唐颖员 谢磊 王成艳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带车黄牛”给路政人员发“工资”

  超限超载货车成群结队在公路上飞驰而过,路政执法人员却视而不见——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玄机?江苏省徐州市检察机关调查发现,一个被称为“带车黄牛”的群体在其中起着关键性作用。这些人在超限超载车车主与路政执法人员之间“穿针引线”,向车主收取“带路费”,帮他们“打点”、“搞定”路政执法人员,自己则从中谋取利益,目前已形成一个特殊“行业”。

  近日,徐州下辖邳州市最大的“带车黄牛”李方经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提起公诉,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与李方同时被判刑的,还有邳州市公路管理系统的两名路政工作人员。

  这仅是徐州市检察机关开展查处路政执法系统贿赂犯罪专项行动的一个缩影。

  一条信息引发一场专项行动

  去年11月,徐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鹰收到一条信息:一名在押犯检举,他曾经帮“带车黄牛”给路政人员送过钱。“当时我们收到的举报信仅两行字。”陈海鹰说。

  陈海鹰随后带领反贪局干警对相关信息进行了搜集整理,并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对路政执法系统进行行业初查。

  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路政人员与“带车黄牛”之间的黑色利益链逐渐浮出水面:“带车黄牛”向过往超限超载车司机收取“带路费”,从中拿出一部分定期给路政执法人员“进贡”、发“工资”,路政人员则对超限超载车辆大开绿灯,直接放行。

  摸清路政系统“潜规则”后,徐州市检察院制订了详细周密的方案,一场在全市范围内查处路政执法系统贿赂犯罪的专项行动拉开了序幕。

  2011年12月,该市鼓楼区检察院根据线索,对徐州市公路超限治理检测站一中队原队长张某立案侦查,打响了路政反腐的第一枪;随后又以张某为突破口,立案查处涉及路政系统的犯罪7件10人,其中受贿犯罪4件4人,行贿犯罪3件6人。

  铜山区检察院以铜山公路站路政科原副科长孙某为中心布点撒网,一举查处涉及路政系统的犯罪12件13人。

  邳州市检察院以行贿罪对“黄牛”李方立案查处,挖窝带串,共查处涉及路政系统的犯罪4件4人。

  睢宁县检察院以行贿人徐某为突破口,一举查获涉及路政系统的犯罪案件5件5人。

  ……

  截至目前,徐州市两级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此类案件28件36人,涉案金额500多万元,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在目前已判决的24件31人中,刑期最高的为有期徒刑十一年。

  路政腐败背后的黑色利益链

  随着路政腐败系列案件的查处,一条黑色利益链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检察官面前。

  邳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王林告诉记者,在取证时,一名司机对他说:“说老实话,我们全凭超限赚钱。国家如今对超限车的处罚很重,抓住一次少则处罚一两千,多则上万元。找‘黄牛’带路,送些钱出去,真的很管用……”

  正是黑色的利益需要催生了“带车黄牛”职业的产生。一些脑筋活络、会“办事”的人,逐渐成为活跃在超限超载车辆和路政人员之间的“黄牛”。他们帮助超限超载车辆“打点”路政关系,或者为司机提供“治超信息”服务,并从中收取佣金,逐渐形成一个颇有气候的行业群体。

  徐州市鼓楼区双鹰停车场老板李广涛,就是这样一个“黄牛”。因为李广涛与路政人员走得很近,他受托为安徽一家运输公司的超限超载车辆“打点”相关路政执法人员。

  徐州市公路检测站负责超限车辆的检测,检测站的每个中队乃至每个执法人员都有独立的执法权,可以决定是否罚款及罚款额度。手中的权力,使他们成了以李广涛为代表的“黄牛”们腐蚀拉拢的对象。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李广涛一人就向该超限检测站多名执法人员行贿,共计16万余元。

  李广涛“麾下”的超限超载车辆,统一悬挂“海鸥”标志。这个标志,就是李广涛与路政人员之间的暗号。看到“海鸥”标志,路政人员便对超限超载车辆放行。

  “黄牛”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也逐渐形成了产业化。邳州市最大的“黄牛”李方注册的公司,就是“黄牛”产业化的标志。为了方便带车,他干脆注册了“康源”等四家运输公司,以掩人耳目。

  李方每月以每辆超限超载车3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价格收取“保护费”,然后,拿出其中一部分,堂而皇之地给邳州市公路管理站路政科科长周某等人发放“工资”。根据关系和职务的不同,“工资”标准也从300元至1万元不等。

  于是,这些超限超载车辆路过邳州时,只要在驾驶室前方放上“康源公司”等标志,就能一路畅通。

  由于“黄牛”的“穿针引线”,超限超载车辆在公路上横行无阻,极大地危害着道路和交通安全。

  徐州市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发现,该市的一个公路治超站,多数公路执法人员都有收受他人贿赂的情况,人均收受5个以上行贿人贿赂,只是数额有所差别。而该案中的行贿人则先后向20多人行贿。

  “每月给一中队副队长2000元;每月给一中队队员每人500元;每月给二中队队长1000元……”这段摘自一名“带车黄牛”行贿账目的文字,令人触目惊心。

  “路政腐败看似零敲碎打,其实‘含金量’绝对不低。”陈海鹰拿出一本统计台账向记者介绍说,在徐州市检察机关立案查处的受贿案件中,涉案路政人员受贿3次以上的占100%,涉案金额5万元以上大案率为100%。

  “我刚开始对黄牛的行贿还能够拒绝,但时间长了就在中队里成了另类,你不收,别人就没法收,你就会被大家疏远甚至怨恨,年底的民主测评也有可能最差。”一位中队长“满腹委屈”地交代。

  更有一些“黄牛”明目张胆地对严格执法的路政人员打击报复。此次检察机关查处的一名犯罪嫌疑人,就是连续两次遭到“黄牛”殴打后,心灰意冷,逐渐与“黄牛”沆瀣一气的。

  遏制“花钱买路”须多管齐下

  有关研究发现,当汽车轴载超过标准轴载一倍时,在公路上行驶一次,相当于标准车辆行驶沥青路面256次,行驶水泥混凝土路面65536次,而且超限超载车对公路造成的结构性破坏是永久性的。据专家介绍,1条设计使用15年的公路,如果行驶车辆超载1倍,其使用年限将缩短90%,即只能使用一年半。

  “‘带车黄牛’和路政执法人员联合上演‘猫鼠一家亲’的游戏,不仅造成本应上缴给国家的罚款大量流失,更为严重的是导致路面受到严重破坏,恶性交通事故频发,公路维修费用也大量增加,最终损害的是人民群众的利益。”徐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孙光永说。

  目前,徐州市检察机关在全省率先开展的查处路政执法系统贿赂犯罪案件专项行动已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花钱买路”的不正之风得到有效遏制。

  而查办案件仅仅是手段,预防职务犯罪的发生才是最终目的。徐州市检察机关边办案边总结,深挖原因,寻求对症下药的良方。

  今年9月6日,徐州市检察院、市交通局联合召开规范执法座谈会,对此类案件的发案原因进行了深入分析。检察机关还向公路管理部门发出加强廉政教育、强化内部监督、铲除“带车黄牛”的检察建议,并编发《情况反映》上报,引起市委领导高度重视。10月26日,徐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朱民对徐州市检察机关的《情况反映》作出批示,要求相关领导、部门阅看研究,提出意见,抓好落实。

  徐州市检察院检察长杨其江指出,要从根本上治理超限超载现象,需要多方联动、多管齐下。

  据悉,徐州市检察机关下一步将在路政执法领域深入开展各项预防工作,结合办案督促路政管理部门加强治超站点执法队伍的纪律、作风建设,运用案例评析、廉政报告、检察建议等预防措施堵漏建制,推动路政执法部门完善各项工作制度和措施,促进依法管理和规范管理。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领导自掏腰包填肚子引热议 专家:形成监督有力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