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当代司法者要克服"五怕"心理

时间:2012-11-22 06:47:00作者:方工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怕当事人缠诉、怕有关人员上访、怕有权人员关注、怕舆论媒体质疑、怕目标量化考核的“五怕”心理,导致出现削弱司法权威的思维和行为,当代司法者必须克服“五怕”心理。 

  法治社会一定是司法具有极高权威,能够赢得公众信任和服从的社会。为此,司法者必须信仰法治敬畏法律,在司法活动中坚持宪法和法律至上,不谋私利不惧外力,乐于、敢于、善于公正司法。以这种司法视角审视,多年来我国法治文明程度日益提高,社会法治精神和司法者法治理念愈趋进步,成就有目共睹。但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司法者在司法活动中存在“五怕”心理,即怕当事人缠诉、怕有关人员上访、怕有权人员关注、怕舆论媒体质疑、怕目标量化考核等,“五怕”心理,导致出现削弱司法权威的思维和行为。  

  由于“五怕”心理作祟,司法者在面对司法难题或敏感案件时,就表现出顾虑重重,畏首畏尾,模糊是非正误,违背司法规律的失当思维和举措。诸如,消耗宝贵司法资源对司法裁断评估社会风险,不是以法律为准绳,而是以造成风险最小安全系数最大为裁断标准;为平息缠诉缠访,对当事人不合法的诉求让步,改变司法终局结论;对敏感案件,在特定时间段内该收案不收案、该裁断不裁断,不但不敢及时甚至还不敢公正裁断;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领导干部,就具体案件表示的不当意见,不敢坚持独立行使职权的原则,依法拒绝或否定;利用审(检)委会集体讨论决定,或请示上级等工作机制,逃避应独立承担的责任;以责任制考核的标准为准绳,实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乃至直接在数字上弄虚作假,等等。  

  信仰法治,坚守“宪法和法律至上”原则是司法者应有的品格。在罗马法院的广场上,矗立的正义女神雕像背后,刻有古罗马法律格言“为了正义,哪怕它天崩地裂”,表示司法绝不向任何压力让步。在很多法治先进国家,这种理念不是口号,而确实是贯穿于司法过程。例如200多年前,英国曼斯菲尔德法官不怕触犯大批奴隶所有者的利益,对逃跑被抓回的黑人奴隶作出应该获得自由的判决。英国当代著名法官丹宁勋爵对此表示明确支持,铿锵有力地阐述:“宪法不允许以国家利益影响我们的判决:上帝不允许这样做!我们决不考虑政治后果;无论它们有多么可怕:如果这种后果是叛乱,那么我们不得不说:实现公正,即使天塌下来。”  

  常识和事实都说明,司法的功能既然是定分止争,在明确保护一些人的合法权益时,必然否定另一些人利益的合法性,案案双赢皆大欢喜的效果,在司法诉讼中不可能是普遍常态。如果发生判决虽然公正却不被理解和服从,还引起缠诉上访,甚至招致社会公众强烈不满的情况该怎么办,是司法实践中回避不了的问题。据《为废除死刑而战》一书介绍,在德国废除死刑的进程中,曾多次发生因重罪被告人没有被判处死刑而引起被害人亲属愤怒和社会不满,公众在法院门前聚众抗议,喊出“司法腐败”口号,以致辩护律师不得不从法院后门离开的情况。对此德国法院给的答案是,不能总是屈从压力,否则,不仅许多获生刑罪犯的生命会被剥夺,而且也难以达到废除死刑的目标。  

  “五怕”心理及其表现,有悖司法核心价值观,会冲淡对法治的信仰,对法律的敬畏。司法者一面殚精竭虑地思考复杂的案件,一面又心惊胆战于结论可能招致的社会风险,就不可能心无旁骛精力集中去正确履职。要求恐惧的心,颤抖的手写好司法公正的大文章极不现实,因为当司法者面对尖锐的矛盾和当事人执著的法律诉求,唯恐矛盾激化,不敢坚持法治原则,维护法律尊严,而是视对法律负责为畏途,一味追求四平八稳,失去了独立行使职权维护法律尊严的勇气时,也就丧失了实现司法公正的能力,司法的天平必然倾斜。于是,当事人会产生轻视法律和司法的心理,混淆合法与否的判断标准,自觉或不自觉地坚持不合法或不合理的诉求,增加司法工作和社会治理的困难。司法对社会风尚有保障和引领作用,“五怕”心理将司法这一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撕开了缺口,使依法治国、司法为民、公平正义、服务大局等理念沦为口号,恶性发展下去,会导致社会法治意识削弱、法律效力降低、权力滥用猖獗、道德失范加剧和秩序混乱加重的恶果,社会和谐无从谈起。  

  司法者产生“五怕”心理有多方面的原因。有司法者自身的原因:司法核心价值观树立不牢,时代使命感和社会责任心弱化,对政治与法治的关系、司法依法独立行使职权、司法功能任务与职业伦理等诸多重大问题,理解不深认识不清习非成是或虽心知其非却明哲保身,既不敢表达更不敢坚持等。有司法理念原因:表现在包括司法者在内,社会对司法功能存在一种误识,即司法不仅有定分止争的功能,还有“案结事了”、“化解矛盾”,既解法结又解心结的任务,为民司法必须做到裁断能使当事人双方都满意,不能出现缠诉上访、有权者批评和舆论质疑等,否则就是司法宗旨落实不力,司法质量低劣。有社会条件原因:表现在依法治国基本方略落实不到位;依然存在人治对法治的干扰,局部法治还有萎缩现象;司法在司法裁断后不得不承担(通过教育、疏导、治理)平息当事人缠诉缠访等理应由政府职能部门、社会组织等主体承担的任务。有制度设置的原因:表现在缺乏党委领导司法、人大代表等监督司法的具体法律规范,哪些可做如何做,哪些不可做的问题不明确,导致以领导或监督名义对司法办案不当干预的情况时有发生;出于严格规范司法行为、防止司法腐败和司法误差的目的实行司法工作目标量化考核,但某些考核内容不够科学、合理,有悖司法规律。  

  为了推进法治建设,司法者亟须克服“五怕”心理。应该明确,司法者必须怀着以人为本、司法为民和严格自律的良知,作出公正的司法裁断。因此,理当从实现最佳效果的角度,时时、案案审慎思考是否正确适用了法律、是否体现了公平正义、是否做好了释法说理。但是,审慎思考,只能是为了正确履行司法职责,不应是对严格依法裁断的犹豫,也不应是对自身利害得失的权衡,否则就是司法方向偏差。司法规律的辩证法是,司法者坚持只服从法律的果敢精神,司法权威就能得以树立,司法权威又为司法者顶住压力,不受是否属于重大案件、是否涉及重大利益、是否可能引起强烈不满、是否不受执政者欢迎等因素影响,坚持公正司法。司法权威与司法公正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形成良性循环,可以切实保证司法充分发挥职能,实现法治权威和长治久安。而一旦这种法治精神形成社会普遍的文化理念,就会教育和影响公众养成信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思维和生活习惯。  

  为此,身负重任的当代司法者必须树立司法核心价值观,培养和增强坚持真理,恪守道德,敬畏法律,主持正义,尊重常识,遵循规律的精神、胆略和智慧。应该做到在任何情况下,坚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法治原则不动摇,绝不屈服压力实施违法悖理行为,自觉维护司法权威。同时,全社会须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营造遵守宪法和法律,尊重司法程序,服从司法裁断,维护司法权威的法治环境。 

  (作者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河北省大名县检察院今年来刑事和解15起轻微刑事案件